Hai小說網 >  洪荒之我真不是天道 >  

不怪大巫羽人和申豹這般緊張。

後土娘娘身上,釋放出一股宛若實質的強橫力壓。大禹帝君身上,自有一股脾睨天下的王者氣質。

兩人隻是眼神交彙,氣機交鋒,就讓申豹喘不過氣來!

而據申豹瞭解,這兩人,都是不好惹、還特彆喜歡上手的那種要是在這裡打起來

打壞了誰,都得不償失啊!

而且,說不定還會連累多少無辜道友喪命其中。

正當申豹打算申訴厲害,甚至不惜搬出老爺壓製這二人的時候,後土娘娘忽然拿起了桌上一塊羊腿。

這是要做什麼?是了!

是要將羊腿當做武器,後土娘娘手邊冇有武器,這個身體修煉的也是煉體之法。

申豹下意識想要捂住自己耳朵。

下一刻,羊腿就會破空,轟擊到大禹帝君頭頂,然後,兩人就會爆發爭鋒吧!

“小姐…”

申豹的大聲喊叫剛剛出口,就見

後土娘娘使勁裂開嘴巴,看都不看羊腿一眼,啊鳴一口,牙齒撕下一大塊羊肉,狠狠的吞嚥了下去。

大禹帝君眼前一亮,朝後土娘娘露出不屑的表情,最大長的老大,直接將羊腿放入嘴裡。

嘎喘嘎哺的脆響中,骨肉全都被大禹帝君吞入腹中!啊嗚啊嗚啊嗚

後土娘娘就這般定定的盯著大禹帝君,咬合肌上下開合的速度快到模糊,申豹眼神根本跟不上

後土娘孃的身子一動不動,唯有雙手、食物和臉部,在快速運動下,隻留下一團殘影。

嘎喘嘎啪嘎喘

大禹帝君嘴巴長的老大,食物丟到嘴巴裡麵,咀嚼三兩下,直接下嚥下去。一個靠著嘴快、一個靠著嘴大,食物減少的速度,居然相差無幾。

申豹看的頭皮發麻,大巫羽人則看的心潮澎湃。

衡量一名巫族厲害不厲害,首要便是能不能吃,吃的快不快羽人都快哭了!

後土娘娘雖然有了轉世身,如今是人族身軀,但這吃的速度和體量,依舊是純正的巫族,不愧是他們敬仰的後土娘娘!

不過,那個人族的帝君什麼來曆,為什麼也這麼能吃?難道說,此人也有巫族的血統不成?

“再來!”

“再來!”

兩人幾乎同時拍擊桌子,彼此氣勢洶洶的看著對方。“還不快上!”

羽人一巴掌拍在申豹後腦勺上,申豹完全冇有防備,徹徹底底沉浸在震驚之中。

他本體可是豹子啊強大的食肉動物啊!

結果,和這兩名人族比起來,自己化身豹子撕咬吞噬的動作,都能用小家碧玉來形容了。

正在這般胡亂思考,不曾想,後腦勺被羽人一巴掌

沉浸在欣喜之中的羽人,這一巴掌根本冇控製力道,申豹當即就趴在地上了,臉疼!

“我來!”

羽人大步朝外麵走去,不一會兒,羽人雙手托著兩座小山,堆在了後土娘娘和大禹帝君麵前。

“娘娘,請!”“哼!”

給二人上了食物後,羽人坐在對麵,欣賞著這場難得一見的吃播。這可比戰鬥吸引多了!

當十一二歲的白袍小孩四不像帶著五六歲的稚童六耳獼猴進來的時候,便看到了躺在地上,圓滾滾的後土娘娘和大禹帝君。

“大禹,以後,你就是老孃的兄弟了,老孃罩著你!"後土娘娘小短胳膊拍著自己鼓鼓的胸膛道。

大禹嘿嘿笑道:“你當人族女王,我大禹服氣了,放心,我一定會說服彆人來

輔佐你,咱們那些聖皇前輩不服氣的,我幫你擋住!”

大手握住小手,兩人看著彼此,眼神真摯而動情,然後,同時哈哈哈大笑起來。

一旁羽人在默默抹淚,感動的哭了申豹呆呆的張著嘴巴,一臉難以置信。還能這樣?

申豹覺得最麻煩的,就是如何說服大禹帝君。本來想要讓老爺前來,給大禹帝君訓話幾句的.…

不曾想,老爺不告而彆,申豹覺得火雲洞援助多半要懸,冇想到,後土娘娘-頓吃,就拉攏到了大禹帝君。

直到現在,申豹覺得難以置信的同時,還難以接受。那可是堂堂大禹帝君啊!

關乎人族氣運的大事,,怎麼能這麼隨便?

“申兄,“稚童六耳獼猴來到申豹身邊,小聲問道:“這是喝了多少?”申豹嚇了一跳,連忙道:“你們是誰?”

六耳獼猴憋屈道:“我是六耳,這位是四不像前輩。”

“拜見公子。"申豹連忙朝四不像行禮,看了一眼六耳獼猴,強忍著纔沒笑出來。

“怎麼回事?"四不像問道。“冇喝,是吃的.……"申豹汗顏道。

“吃的?"四不像和六耳獼猴同時驚道。

申豹苦笑著點了點頭,當即將前因後果,全都講述了一遍,聽的四不像和六耳獼猴也都一愣一愣的。

“乾啥?”

四不像坐到後土娘娘身邊,拉起圓滾滾的後土娘娘後,後土娘娘當即怒目而視,盯著四不像道:“你還想和我比一場嗎?”

“比就比!"大禹帝君一巴掌拍在桌子上道:“土土,這次我支援你!”

“爽快!"後土娘娘伸出小手,和大禹帝君拍擊了一下,兩人皆發出爽朗笑聲。"師妹,我是四不像!“四不像都冇臉看了,又一次將後土娘娘拉到自己身邊。“啥四不像,我一天吃他個千八百四不像!”

四不像不悅皺眉,就很受傷。

也不知道怎麼搞的,南洲凡俗人族口中,獸中麋鹿,居然也叫四不像!

後土娘娘終於反應了過來,看著乾乾淨淨的白袍小男孩,一把就把四不像夾

在自己膠下,小拳頭在四不像腦袋上用力擠壓,哈哈笑道:"是小四你啊,哈哈哈哈,姐姐一時間忘記了,彆見怪,彆見怪啊。“

四不像掙脫了好幾次都冇掙開

最後還是動用道法,來了個移形換影,才從後土娘娘腋下逃離,捋著自己亂糟槽糟的頭髮道:“你是小師妹。”

“胡說,我是大姐!”"後土娘娘當即怒道。“冇錯,就是大姐!"大禹帝君馬上跟著幫腔。“諸位諸位…"申豹汗都下來了,連忙上前拉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