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i小說網 >  洪荒之我真不是天道 >  

玄清是在海麵上收到這則訊息的。

送信的,自然還是敖乙這位二太子。

玄清端著茶杯,呆呆的.....太生猛了吧?人皇哎!人族氣運集大成者!和昊天玉帝地位等同,聖人出手,都無法不沾因果的大人物!雖然如今商朝氣運在流失,可這纔剛開始流失,薑子牙就敢這樣做?真的不怕死啊!薑子牙的下場,玄清已經能預料到了。

即便此次薑子牙冇主管封神,但等封神落幕,劫運之子失去用處,今日殺人皇之事,必然會在來日反噬,徹底爆發開來。

也不知道薑子牙明不明白這一點。

但元始天尊肯定知曉了薑尚劫運之子的身份,不然的話,不可能讓薑尚這樣一個金仙去殺紂王。

大羅金仙,也會被人皇氣運給反震而死,玄清絕對能肯定,冇半點疑問!“真生猛!”敖乙感慨道:“王城之內,當著王城百姓,當麵刺殺紂王,前輩,當日天雷降臨了,可為何冇劈死此人?”“還有用。

\"玄清模糊的說道。

即便這件事已經落幕了,玄清還是佩服不已。

薑子牙要是不知道人皇反噬......這不太可能。

隻能用生猛來形容,簡直不要自己的命。

這和那個隻知道求助各處師兄,速速迎接自己師侄的老道人,形象完全重合不上啊。

天道運轉,薑子牙的命格迎來了改變?隻能,也隻會是這個結果了。

留給哪吒、留給四海的時間不多了。

薑子牙在朝歌城這一波秀,不到一年時間,就傳遍了三界道門煉氣士。

某個自調不入劫的度厄真人,開始到處亂跑,宣揚此事,大肆言說,都在表達對薑尚的佩服之情。

一名道人點頭道:“這位薑尚道友,實在是我等楷模,而且還是玉清聖人門下,他日成就,必然不可限量,度厄道友,要不我們投奔此人如何,一起參與封神,說不定能瓜分一些人族氣運。

”“冇錯!\"另一名道人道:\"薑尚連人皇都敢斬殺,此等胸襟參與殺劫,還會失敗不成,咱們就這樣說定了,全都投奔薑尚如何?”“善!”“冇錯!”“應該如此!”—群大能,皆各自應和,神色慷慨的看著度厄真人。

都是遠古而來的散仙,三界自由仙,連昊天玉帝的天庭都嫌約束,都不願意去的大能,對後麵崛起的人族,自然冇什麼好感。

說是羨慕嫉妒恨都不為過。

度厄真人一揮拂塵,笑著說道:\"諸位道友應該清楚,貧道乃是人教弟子,不入封神,不過諸位道友打算投奔的話,貧道可以手書一封,讓這位薑尚師弟好好接待諸位道友。

”“多謝度厄道友!”一群大能,紛紛感激的朝度厄真人行禮。

本來對濕化卵生懷有排斥、甚至厭惡之心的闡教,就這樣聚集了一群濕化卵生的大能之輩。

度厄道人每次宣揚一波,那些大能最後都拜謝度厄真人不說,對度厄道人道門人教身份,更是大為豔羨。

度厄真人很享受這樣的感覺,都徹底不修煉了,主動成為了薑尚行事的宣傳器,到處亂飛,甚至,這一日,跑到了十天君所在的金鼇島。

然後,度厄真人就被十天君扔到了改良完畢的大陣裡麵,直到一年之後,玄清船隻隨著海浪漂流路過,十天君發現玄清,才停下了大陣,度厄真人才麵色蒼白的跑了出來,當即便大怒喊道:“你們等著,貧道現在就去找大師兄,一定滅了你們!”“度厄真人?\"玄清隻是詫異了一瞬,便見金鼇島上麵一道光芒飛出,金光聖母朝度厄真人怒道:“好,今日我們便斬殺了你,親自去大師伯麵前賠罪!”這......截教和人教怎麼先打起來了?“住手!”玄清連忙喊道,同時飛舟之中,一隻傀儡快速飛出變大,攔在了金光聖母和度厄真人中間。

片刻後,度厄真人、十天君,全都登上了玄清的船隻。

船隻再度變大了一些,玄清起身迎接這些大能。

頭大!度厄真人、十天君朝玄清回禮後,目光頓時落到了冇頭腦和不高興身上。

鳳族血脈?!然後,皆驚愕的看著玄清。

玄清前輩,居然複活了鳳族血脈?玄清還在低頭抱拳,冇看見這些人驚愕的眼神,笑著說道:“諸位前輩坐吧。

“船隻甲板蠕動,光芒彙聚成蒲團之後,度厄真人和十天君,皆在蒲團上麵盤膝坐下。

“玄清道友。

“金光聖母率先道:“玄清道友執掌封神榜,今日便幫我們評評理!”氣沖沖的,金光聖母將度厄真人這些年來所作所為,全都講述了一遍。

“玄清道友。

”度厄真人連忙道:“道友是咱們道門衛護,貧道並冇幫助任何人,隻是在宣揚咱們道門的厲害,貧道那些道友聽聞此事後,都對咱們道門大為佩服,還望玄清道友明鑒!”玄清掃了眼度厄真人,真是哭笑不得。

這樣的貨,都能修煉到大羅金仙,為何自己才大羅真仙?天道,當真太不公平!原先的封神中,度厄真人就早早下場參與封神....如今,下場的更早了!可惜了太清聖人的太極圖,幫這種傢夥鎮壓氣運。

度厄道人人不壞,就是......卻蠢......-玄清現在總算確認了,這是真蠢,無可救藥的蠢!玄清朝度厄真人抱拳道:\"前輩,可還記得自己出身?”“當然!\"度厄真人當即傲然道:\"貧道乃是道門人教,太清老爺的記名弟子....…”說到這兒,連度厄真人都覺得不對了。

玄清正色道:“前輩看來也知道,太清聖人,也是通過立教成聖,人族天地主角,也是道門認可、甚至推動之事,前輩不尊人皇、不尊人教,還和那些業障之輩相交..….…”\"玄清搖頭道:“前輩還打算這樣下去的話,不如放開心神,大喊自己願上封神榜,免得打了人教、玄都**師、甚至給清聖人的麪皮。

”秦完連忙道:“玄清道友,道門三教是一家,倒是冇必要這麼嚴肅吧?”玄清笑道:“當然,晚輩隻是警醒一下度厄前輩,度厄前輩不主動參與殺劫,人教不入劫,自然不會有劫運找上度厄前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