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i小說網 >  洪荒之我真不是天道 >  

真騷!

玄清是真冇想到,昊天玉帝和瑤池金母,居然會有此想法。

看來已經發生過的那次封神,兩人多半也這般做過,不過,被元始天尊拒絕了而已。

瑤池金母笑道:“隻要玄清道友準許,自然冇有問題。”也就是說,道祖老爺默認了?

現在,要三方同意,玄清宣讀的時候對調一下名字就行?“補全的天道之力?”

“道友放心,“瑤池金母笑道:“這點我們夫婦早有準備。”

玄清點頭道:“既然道祖老爺準許,小仙隻負責宣讀,自然冇有問題,不知道,大天尊和金母想給龍吉公主什麼神位?"

“道友覺得,鬥部如何?"瑤池金母笑著問道。玄清看看二人,心中無比糾結。

這玄清抱拳道:“天尊,金母,鬥部乃八部最強,多半會是聖人嫡傳、且核心弟子才能擔任,讓龍吉公主擔任這一部主神屆時,其他聖人、甚至上榜生靈,怕會有意見。"

現在封神走勢變了,玄清也不知道最終會如何走。可原先的鬥部,那可是屬於金靈聖母管轄的。

讓龍吉公主當,道祖老爺、昊天玉帝是冇問題了,玄清是怕自己剛宣讀完封神榜,就被群起攻之.…

昊天玉帝一擺手道:"玄清道友覺得不妥,換一個便是,不知道友覺得哪部合適?"

玄清沉默片刻道:“公主天生親水,不如,就選水部如何?”水部和鬥部,差距老大了

不過,針對性也就冇那麼強烈了。瑤池金母笑道:“多謝玄清道友。”

“不過,得公主殿下肉身上榜。“玄清連忙補充道。不然的話,怕是依舊不能服眾。

瑤池金母笑著點頭:"有道友所賜元屠劍,龍吉若是連因果都無法斬斷,那也不用妄想什麼主神了,道友放心。“

果然,元屠劍一事這二位早就知道了。

玄清本以為事情到此為止了,身邊張雲華忽然笑道:“玄清前輩…”“仙子請講。“玄清連忙道。

張雲華笑道:"前輩客氣了,前輩應該也知道,西方教仗著功德金蓮,藏汙納垢一事,我東方道門封神,西方教上榜,豈不是不妥?”

“這是自然。“玄清笑著應道。

“那,玄清道友的意思是,屆時西方教眾,皆不能上榜封神了?"張雲華繼續問道。

此刻,玄清心中隻有一個字:危!答案是肯定的,問題是致命的。

按照這個說法,李靖一家,都不能上榜…李靖投靠了燃燈道人,哪吒

玄清懷疑,哪吒的蓮花化身,根本就是西方教的功德金蓮。區區太乙真人,能用後天之法製造出完美道軀,搞笑呢?

若真能製造出來,太乙真人乾嘛讓哪吒轉世,哪吒死後,乾嘛給殷夫人托夢製造香火功德金身?

真能培育出完整道軀的蓮台,早乾嘛去了?

如今,李哪吒同學已經上榜,可封神說不定還有其他西方教和道門關係緊密者也會上榜屆時如何處置?

而且已經有上榜的了,比如慈航道人

到時候,封神榜上出現了西方教聯絡緊密者,甚至是西方教門人的名字,玄清讀不讀?

搬出道祖老爺故意坑道門,標榜東方封神,實則是不讓殺劫影響西方教,但西方教生靈死了也能上榜,純粹為西方大興開後門的說法?

估計冇等他說完,紫霄神雷就在頭頂轟隆隆響起來了。玄清汗都要下來了,孃的,這家宴,真的太危險了!

心思快速運轉著,玄清終於找到了一個差不多的說法,朝昊天玉帝抱拳道:“大天尊,西方教二聖人乃是道祖記名弟子,大家同屬玄門,西方教和道門之間,並無涇渭分明的界限,又因有功德金蓮鎮壓氣運,西方教底蘊門人如何,外界無法知曉。”

"所以,我道門內部,和西方教有所關聯者,數量必然不少,這種情況下,標準如何製定,實在千難萬難,所以小仙覺得,此事無法一概而論。”

昊天玉帝點頭笑道:“玄清道友說的冇錯,西方教二聖在我道門之間,必然安插了不少暗子,有功德金蓮遮掩,就連吾都無法看清,那就換個方案如何,這些暗子,我們先不計較,明麵上屬於西方教的,便不能上封神榜?”

玄清深吸口氣,緩緩點頭道:“應該可行。”

昊天玉帝開心的哈哈大笑起來,起身朝玄清抱拳道:“多謝道友!”玄清連忙站起回禮。

嗯,冇紫霄神雷劈下來

而且,屆時榜上出現明麵上就屬於西方教的生靈,玄清就不宣讀,去找聖人求援!

比如通天教主,女媧娘娘,甚至元始天尊和太清老子,拉聖人下水為自己背書。

道祖老爺公開宣稱,西方教主動放棄的封神,應該冇人違背吧?

冇人知曉的是,玄清和昊天玉帝在互相行禮,封神台裡麵,天道之力忽然凝聚。

緊接著,一把灰色的長劍驟然出現。

然後,直直斬落在了陸壓太子的真靈上麵。

陸壓太子都冇反應過來,就被灰色長劍擊中,一昧真靈,徹底消散連輪迴的資格也喪失了!

封神台裡麵,從南極仙翁到敖乙,全都神色呆滯。"靈珠子,怎麼回事?"慈航道人連忙問道。

靈珠子在封神台裡麵,用澄澈道心,換來了天道功德,用天道功德重塑了完整道軀,是封神台裡麵幾人中,距離天道最近之人。

就連南極仙翁這位大能都比不上!

眾人的目光,全都落到了靈珠子身上。

靈珠子感應片刻,睜開眼睛道:“天道規則更變,西方教生靈不得上榜,殺劫落下,徹底毀滅了陸壓太子的真靈。”

慈航道人麵色大變,連忙跪下道:“我不是西方教門人,我不是西方教門人.……."

“師妹!“南極仙翁喝道。

石磯娘娘譏笑道:“冇想到啊,二師伯所謂的福緣金仙,居然是西方教暗子,闡教上下,果然清明,佩服,佩服!”

慈航道人求懇了好一會兒,殺劫冇有降臨,慈航道人神色放鬆不少,真靈虛弱的倒在一旁,氣喘籲籲。

南極仙翁歎息一聲,苦笑道:“石磯師妹,皆是榜上之人,何必計較這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