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i小說網 >  洪荒之我真不是天道 >  

彌勒的法相金身和大巫後羿纏鬥在了一起。拳頭不斷落下,彌勒的法相越來越無法支援。孔宣的五色神光,卻朝彌勒本體當頭刷下!關鍵時刻,彌勒伸出手掌,大聲喊道.....不是西方教標準的道友和我西方教有緣,而是:“老師救我!“寶光浮現,一名胖道人出現在彌勒麵前,破掉了孔宣的五色神光,含笑道:“孔宣道友,貧道觀你和我西方教有緣。\"“有緣你媽?”孔宣罵了一聲,五色神光不斷刷下,準提道人輕揮手中七寶妙樹,一直笑吟吟的..…地麵上,已經看不見空中戰鬥情形了。所見者,唯有七寶妙樹和五色神光發出的光芒。這種蘊含著至強道韻,至純法則的光芒,讓人看的心嚮往之,渾然忘記了這是一場你死我活的戰鬥。玄清站在封神台旁邊,遠望著戰鬥方向。戰鬥的波動,不可能波及這麼遠的地方。隻是,戰鬥的規模,還是超出了玄清的想象。果然,冇了凡俗人族限製,大能不怕誤傷人族,揹負業障,出手更加犀利,規模也越來越大了。空中,彌勒心中叫苦。大巫後羿已經不射箭了,而是用肉身拳頭,密集的轟隆隆轟擊彌勒法相。法相和本體連接,轟擊來的太快太密,彌勒根本來不及切斷法相遠遁。孔宣的五色神光,依舊不斷刷落。準提聖人依舊笑吟吟的,全然冇任何壓力。準聖和聖人,一步之遙,天差地彆!接連刷了幾十下後,清脆的鳳鳴聲中,孔宣驟然化作本體,最強大的五色神光刷下。這一擊超越了準聖極限,在半聖和聖人之間!準提聖人大驚,連忙揮動七寶妙樹。當收回七寶妙樹的時候,準提聖人的太陽穴部位,滲出一滴冷汗,青筋更是凸顯而出,憤怒的咆哮一聲,再也冇了聖人的寶相莊嚴,七寶妙樹從防禦變成進攻,不斷刷出。孔宣被一路壓著刷,直到轟隆一聲巨響,五彩孔雀,直接被七寶妙樹刷到了地上,孔宣直接昏暈了過去。準提聖人再度一刷,直接將孔宣封印收走。就在此刻,一直不射箭的大巫後界,終於射出了一箭。衝著彌勒本體的一箭。“老師救我!”彌勒再一次喊道。“豎子爾敢?\"準提聖人咆哮一聲,便要刷到彌勒身邊。“哈哈哈哈.…”\"大笑聲中,劍光率先破空而來。緊接著,血光浮現而出。準提聖人刷掉了劍光,怒道:“阿鼻?”長劍飛到血光之中,現出了冥河老祖。接著,土土和大禹帝君分彆現身。土土居中戰力,冥河老祖和大禹帝君分立左右。土土身上金光浮現,拳頭上麵金光瀰漫。大禹帝君身上氣霧繚繞,水龍盤旋。冥河老祖手握阿鼻長劍,煞氣逼人。雙方瞬間衝向彼此.....又一波光芒在天地之間閃現而出.....隻是,當雙方再一次分離的時候,彌勒早就身死,大巫後界,也來到了後土娘娘身邊。土土、冥河老祖、大禹帝君,全都氣喘籲籲,麵色蒼白。準提聖人也不好受,抓著七寶妙樹的手臂在顫抖。“來日再戰!”準提聖人拋下一句狠話,七寶妙樹刷出,直接原地消失。“怎麼回事,怎麼就跑了?\"大禹帝君不解的問道。“哈哈哈哈,戰走了聖人,爽快!\"冥河老祖大笑道。“準提全力出手的話,是能斬殺我們三人的啊....…\"大禹帝君兒自不解道。“你懂什麼?\"土土好似看著自己傻大哥:“這位聖人怕業障,,懂嗎?”大禹帝君撓了撓腦袋,懂了!然後不屑的嗤笑道:“堂堂聖人,居然怕業力侵蝕,真是懦弱!”“他乾嘛為了你一個螻蟻沾染業障?\"土土撤嘴道:“走了,回去!”洪荒顛撲不破的真理,聖人之下,皆是螻蚊。準提聖人本來最弱,被孔宣這位聖人之下第一人刷掉了一根枝丫,殺掉土土三人,估計還要再掉一兩根枝丫,再加上業障反噬…...這位在退群邊緣的聖人,可能就真的要退群了!堂堂聖人,怎麼可能為了一個彌勒拚得自己退群?更何況,彌勒那時候已經隕落掉了.....-這次能收穫一個孔宣,不算虧!但也不算賺!準提聖人非常懊惱,恨不得現在就拉起所有聖人,直接過去殺一波。可......冇有聖人會聽他的,而且聖人都不願意業障纏身!反正截教還有那麼多人,接下來,讓截教去填便是!西方教二聖人和元始天尊定下的計謀,本來就是讓截教先去填。這次是死了一個趙公明,可是,弟子彌勒也死了......闡教到現在,還是絲毫無損。想到此處,準提聖人就更加憋屈了。必須收孔宣為自己的弟子!……戰鬥就此告一段落。這場戰鬥的規模,遠遠超出了雙方的想象。彌勒、後界,皆在雙方計算之中。隻是,出動了聖人,是誰也冇想到的。玄清同樣冇想到。玄清還不知道,彌勒這位未來佛進入封神台的一瞬,殺劫揮劍而落,直接泯滅了彌勒的真靈。慈航道人又是嚇的一陣顫抖,反覆自我安慰,她是闡教門人,是闡教門人...玄清此刻唯一的感覺是.....要跑!必須跑!仙人嘩啦啦隕落,辛辛苦苦修煉千年萬年的仙人投進去,就隻是一個小雨點而已.….…冇凡俗人族牽扯的封神大戰,誰也不知道會爆發到什麼程度。所以,必須跑!免得波及其中。就算為了妻子也要跑!嗯,就去火雲洞拜見聖皇,順便求個神農蘊靈丹?這場戰鬥,讓玄清見識到了生命的脆弱。大羅金仙撞進去,也是以卵擊石,更何況他隻是一名大羅真仙!當柏鑒言說聖人準提參與其中,掠走了孔宣之時,玄清本來還有些猶疑的心,馬上堅定了下來。聖人他孃的都出動了,再不跑,真的就是找死了。讓土土不要輕易犯險,不敵了記得喊願上封神榜......叮囑幾句後,玄清撫摸著緊緊抱著自己的傻閨女秀髮,隻能無奈歎息。他冇辦法幫忙了!蕭升和曹寶是他唯一的底牌,已經動用了,還死了.....吩咐土土無論如何儲存好定海神珠後,在土土不捨的目光中,玄清催動飛舟,選擇了遁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