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i小說網 >  洪荒之我真不是天道 >  

高階局!飛舟是從首陽山後麵飛走的。雖然前往火雲洞,穿越戰場那邊速度更快.......但,玄清害怕自己剛剛過去,就被那邊的大能直接當大鳥給打下來。戰局落幕,作為動輒活了幾百年的前線仙人來說,生死早就是家常便飯了。再者,此次戰局也不算輸了。己方隕落掉了趙公明大爺,可對方損失的大能是孔宣。趙公明大書.......名氣很大,很強很厲害,但真正厲害的,還是名頭,截教聖人外門大弟子。可孔宣,那可是百族大戰就成名了的大能,一手五色神光,無物不刷的啊......真正算下來的話,其實並不虧。何況,冇必要、也冇時間計較得失,大家都要為接下來的戰鬥做準備,繼續邀請大能。至於彌勒.......西方教參與封神,當然不敢大張旗鼓的宣揚。所以,某位已經形神俱滅的未來佛,徹底化作了劫灰,也徹底冇有了姓名,著實冤枉。大多仙人根本不知道內幕。知道的道門仙人,更多的反而在慶幸,在喜悅。尤其對於闡教!尤其是燃燈道人。比如此刻,燃燈道人打量著手中晶瑩剔透的尺子,臉上都是滿足的表情。“燃燈老師。”薑尚朝燃燈道人抱拳行禮。“子牙啊...…\"燃燈道人笑眯眯的,將乾坤尺收了起來。失而複得不說,趙公明還因此身死,燃燈道人很滿足,那一點點道心魔障都不見了。至於彌勒身死,燃燈道人雖然心想著西方教,心中還是愉悅的。-切都在朝他嚮往的最好方向發展。陸壓太子冇了,彌勒道人冇了.....他日他要是真的前往西方教的話,這位三教主和赫赫有名的聖人大弟子,肯定會是他上位的關鍵阻礙。反觀現在.....-前途一路暢通!燃燈道人很有自知之明,冇想過和聖人平起平坐,但,聖人之下,也不能有人超越了他。比如此刻,他在闡教是副教主。他日前往西方教的話,那三教主之位,同樣妥妥的,獨屬於他。廣成子淡淡的說道:\"這種法寶,燃燈副教主還是不要在人前顯露了。”燃燈道人心頭有一丁點怒意,馬上就哈哈大笑起來:“廣成子道友說的是,子牙師侄,接下來可有什麼安排?”薑尚笑著抱拳應道:“自然聽燃燈老師安排。“薑子牙修為境界不行,但作為劫運之子,心智謀略方麵自然不是傻子,甚至膽識方麵更加過人。準提聖人都不敢對身具王者氣運的士土出手,薑子牙卻敢直接劍斬紂王,自己被氣運反噬了,還能說是妖怪作亂..…....此次薑尚和廣成子一道進來,妥妥的,是以廣成子為尊。燃燈副教主這樣說,顯然是在打壓廣成子了。燃燈道人哈哈大笑道:“怎麼能聽我安排呢,掌教老爺早就吩咐過,此次無量殺劫,闡教上下皆聽從你調遣,有什麼策略直接說,要是誰不服氣,就告訴貧道,貧道替你出頭!”果然是在打壓廣成子師兄,這語言,都和薑尚推測的差不多。薑尚笑著應道:“弟子拜謝燃燈老師,不過,薑尚才德淺薄,修為不足,怎麼敢輕易做主呢,還是請燃燈老師示下。”燃燈道人麪皮抽動了一下,示下,怎麼個示下法?燃燈道人自然明白,廣成子纔是名義上的闡教統率。再者.......燃燈道人就算有什麼想法,也不會說出來施行。要是失敗了,可是要擔責任的,西方教必將大興,將來他要去西方教享福,乾嘛在道門這邊擔責任?薑子牙將皮球踢了回來,燃燈道人不動聲色,樂嗬嗬道:\"薑尚倒是懂得謙讓,廣成子,接下來如何做,就交由你負責了。”廣成子忍住給燃燈道人一番天印的衝動,抱拳道:“弟子遵命!”燃燈道人這是什麼意思?薑尚懂得謙讓,他廣成子就不懂了?關鍵是,他謙讓給燃燈道人,燃燈道人敢不敢擔責任做決定?爭吵無濟於事,隻會對闡教造成內耗。為了闡教,為了老師,廣成子隻能忍辱負重。兩人告彆燃燈道人,出了蘆棚後,廣成子這才冷哼一聲。自然瞞不過裡麵的燃燈道人,當然,廣成子也冇想瞞著。“師兄息怒。\"薑尚連忙道。廣成子淡淡笑道:“貧道本就冇有怒,何來息怒?”薑尚愣怔了一下,笑道:“師兄說的是!”“有些人,本就冇資格讓貧道動怒,走吧。\"廣成子拍了拍薑尚肩膀,笑著說道。蘆棚裡麵,燃燈道人氣的差點衝出去廝殺一通,夾在中間的薑子牙,則是兩麵不討好,隻能訕訕苦笑,跟著廣成子離開。\"師兄,趙公明師兄之事,就由師弟前往碧遊宮請罪吧?”薑尚道。廣成子緩緩搖了搖頭:“趙公明師弟身隕,你一個入門不到半百年月的弟子前往,讓通天師叔如何看,我去碧遊宮便是。\"薑尚低聲道:“師兄,燃燈老師那邊..……”\"廣成子看著天空,心中怒意深重,片刻後,拍了拍薑尚肩膀道:\"此事就你我知曉,去做事吧。\"薑尚抱拳行禮,廣成子已然破開乾坤,朝碧遊宮飛去。燃燈道人對趙公明的這一記背刺,來的太不是時候。以後,但凡燃燈道人拿出乾坤尺來,截教上下瞬間就能明白髮生了什麼事情。那麼眼下這聯盟,會直接破裂。甚至,截教會和對麵的華夏聯手,直接攻擊闡教也說不定.....廣成子手中攥著番天印,掌心用力,發泄著自己心中憤怒。若是真的有那麼一天..…...他就算身死道消,也要砸死燃燈這個賊道。幫三師叔清理門戶,廣成子自然冇意見。可冇等戰局明朗就對自己人出手,還留下可作為罪證之物炫耀,愚不可及!燃燈副教主不是愚不可及之輩,隻能說明,此人心腸壞透了,說不定想著暗害闡教。廣成子深吸口氣,驅除心中雜念,醞釀情緒。然後,廣成子從乾坤遁法之中脫離,降落到碧遊宮外麵。在打哈欠的童子看到忽然落地的廣成子,連忙站起:“廣成子師兄.……”隻是,廣成子冇有說話,朝童子淒慘的笑了笑,直接雙膝跪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