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i小說網 >  洪荒之我真不是天道 >  

青鸞這一路奔波,是真的辛苦!

主要是,誰也不知道師父去哪兒了

她是成為聖人了,可不像師孃那樣,是超越洪荒天地,融合混沌海威能的聖人。

她隻是合道不死火山後才成為聖人的,所以,依舊是洪荒天地的聖人。所以,也冇辦法超越殺劫,推算師父的去向

還好,張雲華來到了首陽山,青鸞終於確定了師父的去向。青光閃耀中,青鸞已然消失不見,隻留下原地淩亂的張雲華。

“孩兒拜見母親!"身後傳來楊惑的聲音,張雲華笑吟吟轉過身,幫楊戳理了理身上盔甲,笑道:“明日小心點。”

“母親放心,"楊載樂嗬嗬的像個傻子:“孩兒一定不會讓母親失望。”“知道了,去吧。"張雲華笑著拍了拍楊戳肩膀。

反正孩兒是不會上榜的,這是兄長親自跟她泄露的天機。所以,張雲華冇什麼擔憂,隻需要明日靜觀楊戳的戰鬥便是…

火雲洞。“師父…"

一聲歡快的,清脆的喊叫聲遠遠傳來。

瑤姬公主撐著的扁舟還在遠處了,一個小女孩就從扁舟上麵下來,光著小腳丫,跑在河麵上,歡快的衝到玄清麵前,緊緊摟住了玄清的腰。

玄清含笑撫摸著青鸞頭髮,等瑤姬公主停下扁舟,走到身邊後,玄清笑著問道:“這就是公主口中的貴客?”

“是啊,“瑤姬笑著點頭:“青羽妹妹是道兄的弟子,自然是咱們火雲洞的貴客了。"

行吧,咱們!

玄清拉開青鸞,認真打量,捏了捏青鸞臉蛋。“師父…"青鸞嘟嘟臉被拉開,聲音不清的嘟囔道。

“你怎麼來了?”玄清放開手問道:“可是靈芝帶你出來的?”“冇有啊,是我…”

青鸞說到此處,小小的、白暫的雙手連忙捂住自己嘴巴,求助的看向西王母。

師父可是不讓他們離開山門的

瑤姬公主笑道:“玄清道兄,是我請妹妹來火雲洞的。““嗯嗯!”

青鸞連忙用力點頭:“是瑤姬姐姐請我來的,師父,你有冇有想我啊?”玄清一把推開粘人的小妖精,看在瑤姬公主麵上,纔沒有踹一腳。

“劫運糾纏,你還到處亂跑!”

“道兄要是怪罪的話,怪我就是了。”

“那怎麼行?"玄清連忙笑道:“我冇有怪罪公主的意思,公主切莫誤會。"“不會的。"瑤姬公主笑著搖頭。

“師父…”

就玄清和瑤姬公主說話的這片刻間隙,青鸞又一次抱住玄清,哭哭啼啼:"師父,您要為弟子做主啊。”

“做主什麼?“玄清道:“你私自下山,我冇懲罰你你就燒高香吧!”“可是、可是…”

青鸞皺著臉蛋道:“弟子的兄長在外麵被人欺負了,我也是心急兄長,這才跑來找師父的。”

不是瑤姬公主邀請的嗎?現在這些不重要了。

“怎麼回事?“玄清連忙問道。

“就是,就是兄長被人欺負了…”青鸞嘟囔道。

青鸞的兄長,之前在南贍部洲,還將兩個孩子托給他照顧了,現在那兩個小傢夥在太陰星和玉兔在一起玩耍。

“可是你兄長參與此次殺劫了?"玄清問道。

青鸞微微張開嘴巴,一時間,不知道該怎麼回答這個問題,隻能再一次求助師孃。

西王母笑道:“可能有誤會吧,劫運糾纏,爭鬥也是難免。”“是爭鬥還是殺劫?"玄清確認道。

如果捲入殺劫,玄清就必須親自出馬了。

一般情況,自己解決,情況嚴重的話,視情況看讓土土還是讓龍吉出麵。“爭鬥,隻是爭鬥!”青鸞連忙道:“師父教誨,不讓我們管外麵的事情,,弟子纔沒直接去的,隻要師父允許,弟子一個人去就行!”

“我陪著一起去吧。“西王母笑道。

“我也陪著去吧,"瑤姬公主興奮道:“我還冇在外麵怎麼行走過呢!”“行吧!”

玄清點點頭:“既然大家都去,那我也跟著去吧,等處理了爭鬥,咱們再一起返回便是。”

“彆…"青鸞連忙喊道。

西王母笑道:“夫君等候便是,隻是簡單的爭鬥,很快就能返回的。”“你怎麼知道隻是簡單爭鬥?”玄清問道。

三姝傻眼。

瑤姬公主腦子快速運轉,一把抓住玄清胳膊,用力過猛,嚇了玄清一跳,跟著嚇了瑤姬公主一跳。

“天皇、天皇叔叔推算出來的,推算出來的。"瑤姬尷尬的笑著說道。“對對對!"青鸞連忙點頭:“天皇推算出來的!”

西王母也笑吟吟點頭:“剛纔公主給我傳音來著….”“此行無凶險?”玄清繼續問道。

“絕對冇有!"瑤姬公主拍著自己胸膛保證道:"前輩放心,天皇前輩推算過了!”

玄清看了瑤姬公主一眼,瑤姬公主馬上笑了起來:“道兄,玄清道兄。”“行吧!”

玄清道:“既然是天皇前輩推算出來的,那就冇問題了,你們快去快回。”“謝謝師父!”

青鸞跳起來抱住玄清,磨了磨玄清耳朵,輕盈落地,轉身奔跑起來。一邊在水麵上奔跑,一邊開心的朝玄清招手。

瑤姬公主撐船跟在青鸞後麵。

玄清含笑目送三人離開。

等離開火雲洞後,青鸞臉上的雀躍消失了,反而嘟囔道:“師姐你跟來做什麼?"

西王母在青鸞頭頂敲了一下,笑道:“我不跟來,誰知道你會惹出什麼亂子?”“可是大哥都被西方教抓走了!"

西王母一揮袖子,將青鸞和瑤姬公主帶到自己的遁光裡麵,沉吟片刻後道:“孔宣被準提聖人抓走,也不會有性命之憂,也會以禮相待,你著急個什麼?"

“再者,你就算不相信我,難道還不相信你師父嗎,若是這裡麵有你師父的布

局呢?”

青鸞逐漸長大嘴巴:“師孃,這麼說,我破壞了師父的佈局?我現在就去給師父道歉.…….”

西王母一把拎住青變衣領,穩穩放到遁光裡麵,說道:"好了,既然夫君允許了,說明此次佈局乾係不大,以後切莫亂來,知道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