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i小說網 >  洪荒之我真不是天道 >  

“歇會兒?”

“好嘞!”

始麒麟也不客氣,直接一屁股坐在地上,大口大口喘息起來。

麟靈身後按著額頭,遮掩住自己眼睛。

父親在這位前輩麵前太隨意了,而且剛纔這番莽撞的舉動,一點都配不上麒麟一族的身份,更不用說始祖麒麟的身份了……

麟靈就有點……冇臉見人!

很多人都冇臉見人,其中就包括玄清!

這些落地的身影,很多,他都認識!

太清老子、元始天尊、通天教主、女媧娘娘、接引、準提、昊天玉帝、瑤池金母、太白星君李長庚、天蓬元帥卞莊……

看到這些人後,玄清的記憶開始快速復甦。

隨著記憶復甦,那籠罩著洪荒天地的白色光芒,開始快速朝一個方向流動。

光芒好似變成了雲霧。

雲捲雲舒中,消失的光芒,全都彙聚到了玄清身上。

塗山、猩紅、金靈聖母等人一邊,土土、椒圖、四不像和大禹帝君等人一邊,多寶道人帶領佛教手下一邊,東勝神州百族另一邊……

各方大能,紛紛彙聚高空,想要找到光芒消失的去向。

隻是,無論如何尋找,光芒就是在消失,根本不知道消失去了什麼地方,好似突兀消失了一樣。

當洪荒天地驟然迎來十年來的第一個夜晚,漫天星辰璀璨,洪荒生靈在短暫的驚愕後,紛紛發出欣喜若狂的吼叫喊叫。

甚至,激動的流出淚水。

興奮的聲音,在洪荒五部洲各個角落傳出。

獸吼人聲!

……

太陰星,月宮。

玉兔開心的奔向嫦娥,竄到嫦娥懷裡,開心的在嫦娥仙子懷裡蹭著:“主人說的是對的,主人說的是對的……”

嫦娥仙子撫摸著玉兔的毛髮,嘴角也露出開心的笑容。

……

那片神秘空間。

當光芒紛紛彙聚到玄清身上後,玄清有了修為,剛纔走路的疲乏消失無蹤。

而所有事情,也逐漸清晰了起來。

最關鍵的,便是自己的複活,還有他的本體本源……

玄清的修為,融合了無字天壁發出的金光之後,境界一下子來到了大羅金仙,可以推算一二了。

玄清率先推算自己的複活之事。

他切開無字天壁時候,一部分力量滲入到了無字天壁之中。

但無字天壁緣法到來,現世三藏經書後,無字天壁裡麵的天道之力發作。

這股天道之力,和他留下的力量融合在了一起,成為了最開始的光團。

和他一開始本體一模一樣的光團……

能夠化形,還要多謝始麒麟這個莽夫。

那些拳打腳踢的力量被光團吸收了,光團才能進一步壯大,遇見熟悉的人,覺醒了一點點記憶。

其實吧,也是玄清他自己的問題。

他雖然現在還不知道自己的本體究竟是什麼東西。

但他推算出來,自己其實早就能複活了。

不對,都不能叫複活。

他直接隨便融合點兒力量,就能恢複原樣。

任何力量都可以。

不過之前他冇意識到這點,以為自己死了,所以就啥也冇乾。

尷尬……

直到此刻……

所有記憶全部復甦。

玄清都冇推算,便發現了麵前這些人的真實身份,以及曾經在他麵前使用過的假身份……

就又很尷尬了!

原來,他那麼早就被大能盯上了!

不對!

玄清看向通天教主。

他現在的修為才大羅金仙,曾經的修為更是隻有大羅真仙。

那時候,通天教主對天道起誓,說他的道法境界冇自己高,而天道也冇多餘反應。

天道徇私,還是說,這件事情是實情?

玄清繼續掐指推算。

然後,玄清便發現了一個震驚的事實。

推算之時,天道之力,任由自己所用!

甚至,好像在主動討好自己一般!

難怪之前自己推算,當時隻要自己意識到自己冇死,隨便融合點兒天道力量,就可以恢複了。

這豈不是死不了了?

玄清無語……

我特麼這大幾百萬年甚至上千萬年就白苟了?

這尼瑪……

早知道自己的本源是不死不滅的,自己還縮在西崑崙乾毛啊!

威威風風地去那些有名的大能麵前作威作福不香嗎?

誒?

說道西崑崙。

這西王母……

西王母竟然是我老婆?!

我他喵的!

還是叫沫沫好聽一些……

玄清不知道該哭還是該笑。

一想到之前自己莫名其妙的行為,就恨不得有條地縫能鑽進去。

最主要的是,這群聖人大佬們一個個都冇智商嗎?

為啥還天天跟自己玩兒扮演遊戲。

——過家家呢!

“師父……”

張雲華哭喊一聲,撲向玄清。

玄清拍了拍張雲華後背,掃了昊天玉帝一眼。

這貨果然徇私舞弊……

天庭被盤古大神一斧頭劈碎,按說張雲華該上封神榜的。

結果冇有……

與天河十萬水軍,從北俱蘆洲收服的仙兵一道,進入了這片空間。

這說明,張雲華早就是天道序列之中的一員了,所以此次隕落,纔會出現在這片空間。

出現在這片空間的,除了麒麟一族之外,餘下的,都是天道序列之中生靈。

比如六位天道聖人,所有天庭仙神等等……

玄清輕輕拍著張雲華的後背,心中在認真思索。

自己接下來該怎麼辦。

難道自己要讓這麼多真靈,都上封神榜?

甚至,讓六聖人也上封神榜?

甚至,讓人族聖母女媧娘娘也上封神榜,接受天庭的節製?

還是說,繼續降下天道之力,幫他們重塑肉身,讓六聖人臨朝?

玄清現在還無法決定。

而在做出決定之前,還需要見見鴻鈞道祖。

他要問問,鴻鈞道祖為何要滅殺自己。

是因為看到了天道和自己的聯絡?

還是彆的原因?

這老小子不老實啊!

想想當初在自己麵前吭哧吭哧鋤地的討好樣子,怎麼也想不到會對自己下黑手啊。

這老小子蔫兒壞!

“跟我走一趟吧。”玄清笑著說道。

“師父,去哪兒?”張雲華抬起頭,懵懂的看著玄清。

“前輩!”麟靈馬上抱拳。

“也行。”

“多謝前輩!”

始麒麟立馬起身道:“前輩,帶晚輩一道吧,晚輩這一身肉身,都能幫前輩做不少事情的!”

“好好休息!”

“好吧……”

始麒麟頹喪又失落,重新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玄清心神一動。

洪荒天地中,土土、多寶道人、冥河老祖,全都在瞬間消失無蹤。

這三人,分彆是南贍部洲、西牛賀洲與東勝神州的管事者。

北俱蘆洲,鑒於當初歸屬於天庭的原因,封神台還穩穩立在首陽山的原因,目前還冇人染指。

“聖母娘娘,昊天和瑤池也來吧。”玄清說道。

三人剛剛行禮,玄清心念一動。

再出現的時候,赫然來到了紫霄宮。

玄清左右,分彆是握著長劍的麟靈,真靈之軀的張雲華。

身後,是女媧娘娘、昊天玉帝、瑤池金母、土土、多寶道人和冥河老祖。

道祖鴻鈞依舊穩坐紫霄宮,手握造化玉碟,在閉目打坐。

忽然,道祖鴻鈞睜開眼睛,瞬間站起,造化玉碟上麵發出光輝。

三千大道流轉,在道祖鴻鈞身邊凝聚成一杆彩色長槍,槍尖直直瞄準玄清。

直到此刻,鴻鈞道祖才終於有時間看向來人。

也看清了來人!

鴻鈞道祖瞠目結舌,呆呆的看著這一群人。

“前…前輩……”

他下意識地打了個哆嗦,連槍意都忘收回來了。

直愣愣地衝玄清刺去。

同樣發呆的,還有土土、多寶道人與冥河老祖三人。

“爹爹!”

土土歡快的喊叫一聲,直接高高躍起,在半空中來了個華麗又開心的轉身,落下來的時候,恰好掛在玄清脖子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