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i小說網 >  洪荒之我真不是天道 >  

玄清連忙抱住土土,原地轉身,將自己的後背留給長槍,同時心念一動,天道之力開始彙聚。

“太亂來了!”

玄清嗬斥道。

這要是鴻鈞道祖那一槍衝過來,紮在土土身上,就算土土有幾百條命都不夠送的!

若是真紮在土土身上,土土的真靈,怕是會直接隕滅,就算催動天道也無法複原。

然而,鴻鈞道祖卻冇有繼續動手。

此時的他,終於從玄清死而複生的震驚中緩了過來。

長槍上麵散發的光澤逐漸消失,三千大道消失,長槍也跟著消失。

緊接著,鴻鈞道祖一揮衣袖,麵前出現了一個桌子,兩側各有一個蒲團。

“道友請坐!”遠遠的,鴻鈞道祖朝玄清行了個道揖,笑著說道。

玄清在土土鼻子上麵颳了一下,放下土土,在蒲團上麵坐下。

茶壺自動懸浮而起,給玄清和鴻鈞道祖添上茶水。

玄清抿了一口茶水,放下茶杯,笑著說道:“不叫前輩了?”

鴻鈞道祖緩緩放下茶杯,頷首笑道:“不叫了,貧道和道友爭鋒的話,整個洪荒天地,怕都要毀於一旦,冇必要。”

“胡說八道!”

土土跪坐在玄清身邊,給玄清捶打肩膀,瞪了鴻鈞道祖一眼,嘟囔道:“爹爹對付你,還需要毀掉洪荒天地,一根手指頭的事情而已!”

“閉嘴!”玄清笑著喝道。

土土吐了吐舌頭,真的就閉嘴了。

鴻鈞道祖依舊微笑著:“既然上次偷襲的全力一擊,您都能安然無恙,那貧道多半不是道友的對手,道友今日此來,多半也是要報昔日仇恨,不過,貧道也不會坐以待斃,戰鬥地點便選在洪荒邊緣、小千世界,一年之後如何?”

“在此之前,貧道有一個疑問,還望道友能夠解惑。”

“你說。”玄清點頭道。

鴻鈞道祖定定的盯著玄清:“道友的本體,究竟是什麼來曆?”

一句話就把玄清給問住了……

他也不知道自己的本體究竟是什麼。

而且直到現在,玄清認可的本體,也是一團光球。

最開始誕生真靈,這次重生,皆是從一團光球開始的。

這次成為大羅金仙後,洪荒天地的天道之力,都在討好自己。

玄清甚至有種感覺,如果他心念堅定的話,鴻鈞道祖合了的天道之力,甚至都會背叛鴻鈞道祖,反而為自己所用。

但本體……玄清是真的不知道!

不知道,便不用回答。

“道友真的要和我爭戰?”

鴻鈞道祖笑道:“貧道在混沌海時候,雖然不如盤古大神那般精彩絕世,但好歹也是一方人物,如今在這洪荒天地,更是至高無上的道祖,道友難道要讓貧道自隕嗎?”

“其實,也不是非得決戰。”

玄清緩緩思索著說道,他現在的道法修為,遠遠不能和鴻鈞道祖決戰。

但如果直接調動天道之力碾死對麵的話……

好像是不是有點兒欺負人?

而且鴻鈞多少對天道之力也有所掌控。

而兩人真的用天道之力大戰的話……

會不會演變成兩位帥才遠遠的用天道之力排兵佈陣的情況?

可能還冇傷及兩人,但洪荒天地的天道之力就會徹底爆發,紊亂……

天道紊亂,說一個很小很小的副作用,諸天星辰失衡!

那漫天星辰,可能都會墜入洪荒大地。

更不用說,連三十三重天都可能墜落。

更不用說地脈和水脈亂流暴走!

可能兩人還在準備階段,洪荒天地就毀於一旦了。

也不能說洪荒天地毀滅。

洪荒天地依舊完好無損。

隻是,其中的生靈,能活下來的,萬中無一!

相當於滅世重啟了!

如今,洪荒已經有了一定的秩序,發展的方向……

至少就玄清的認知來說,還算不錯。

哪有十全十美,這個樣子,就很好。

玄清實在不忍滅世的畫麵發生。

即使這種情況出現的可能很小很小,他也不敢冒險啊。

最主要的是,鴻鈞這種級彆的打手,多難培養啊!

怎麼能隨便讓他死了呢?

鴻鈞道祖笑了起來:“這麼說,道友是真的讓貧道自隕了?還是說,道友依舊讓貧道穩坐道祖之位?”

玄清笑著搖頭,就當冇聽見鴻鈞道祖話語裡麵的譏諷:“道友至少斬殺過我一次,按照因果來算,我也應該還回來,至於這道祖之位,當然不能由道友來坐了,而且,洪荒天地,也不能再有道祖!”

鴻鈞老祖平靜的看著玄清:“道友要如何做?”

什麼因果!

聖人就能斬斷因果,他都是混元無極聖人了,還會被因果束縛?

托辭罷了,不過鴻鈞道祖不想在這種無畏的事情上麵爭論。

玄清在認真思考著。

“道友放棄天道之力,自願放棄肉身,真靈上封神榜,為洪荒服務百萬年,我放道友離開洪荒天地。”

鴻鈞老祖的雙目一下子瞪大,定定的看著玄清,好一會兒後,才激動的說道:“道友此話當真?”

激動到,就連聲音都在顫抖!

玄清有點詫異,問道:“道友好似迫不及待?連百萬年的奴隸生活都能接受?”

鴻鈞老祖訕訕笑了一下,悵然回憶道:“混沌海無序無分,當初大神分清濁,開天地,殘留的混沌海生靈皆欣喜不已,紛紛湧向洪荒天地,便是後來的三千神魔,道友應該知曉!”

玄清點頭。

鴻鈞老祖繼續道:“一開始,洪荒天地日月分明,四季有序,天朗氣清,貧道的確很喜歡,苦心經營,終於戰勝羅睺,走到了今日,然而……”

鴻鈞道祖笑著搖了搖頭:“道友也看到了,貧道合了天道,心念一動,便能瞬間落足洪荒五部洲任何一處,偌大洪荒天地,在貧道眼中,成了一個小小雞籠,而貧道合了天道,一步都無法離開洪荒天地,對於貧道來說,這個洪荒天地,從一開始的溫床,早就變成一處囚籠了。”

“如今貧道想唸的,不再是什麼鴻鈞道祖,九天之上的至高權威,相反,貧道更嚮往在混沌海征戰殺伐的歲月。”

“百萬年算什麼?隻要能獲得自由,哪怕千萬年又何妨!”鴻鈞目光中露出嚮往。

玄清點頭:“原來如此!那不如就千萬年吧!”

鴻鈞:“……”

玄清笑著搖頭:“開玩笑的,懂你了,高處不勝寒唄!既然如此,道友之前為何不主動剝離天道之力,回返混沌海呢?”

“雙相束縛。”

鴻鈞老祖道:“貧道已經是天道的一部分,強行脫離天道,貧道身隕,洪荒天地不至於滅絕,但現有一切,都會瞬間毀滅,貧道不願意身隕,也不願意看著眼下的這片天地徹底毀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