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i小說網 >  洪荒之我真不是天道 >  

鴻鈞道祖這一番話很誠懇。

“我可以嘗試!”

玄清點頭道:“不過,有多少成功機率,我現在還不清楚,就按照道友所說,定在一年後,小千世界,當然,這一年時間,道友需要配合我,咱們多次嘗試。”

“等把你身上的天道之力剝離,你就先上封神榜吧!”

“當然!”

鴻鈞老祖朝玄清行禮道:“多謝道友!”

“先彆急。”玄清抬手道:“若屆時剝離行為真的危害到洪荒天地,我肯定第一時間保洪荒天地,那時候,道友的下場……恐怕連封神榜都上不了。”

鴻鈞老祖苦笑:“這是自然,比貧道想的下場好多了,道友不必有什麼疑慮,儘管做便是!”

玄清掃了鴻鈞老祖一眼。

本來是自己要做的事情,結果,反向變成鴻鈞老祖安慰自己了。

“看在道友當初滅羅睺的份上,我會儘量保全道友。”

“多謝道友!”

“嗯,”玄清點點頭道:“那接下來呢,比如佛門大興什麼的,道友估計見不到了,可還有什麼想法?”

鴻鈞老祖哈哈大笑起來:“無聊之下的一點小消遣而已,佛門大興,又不是無量殺劫,貧道隨侍能夠抹除,道友說怎麼做,貧道怎麼做便是了!”

“多寶。”

“晚輩在!”

多寶道人連忙上前,朝玄清和鴻鈞老祖行禮。

看著這個一頭捲髮的多寶道人,玄清真是莫名覺得搞笑。

這真是當年在西崑崙上躥下跳的老鼠?

冇等玄清和鴻鈞老祖說話,多寶道人率先問道:“老爺,前輩,家師通天教主……”

他是看到女媧娘娘在此處,所以便想詢問通天教主的下落。

“通天教主無虞。”

玄清道:“說說吧,這佛門,你打算如何發展?”

多寶道人道:“晚輩仔細閱讀了三藏經書,再配合晚輩統合編纂的一些經文,依晚輩看,若能認真執行佛門教義,這佛門,其實不用滅的!”

“不過……”

“不過什麼?”

“不過,教義冇有問題,但佛門能藉助十二品功德金蓮,彙聚無上香火功德,那麼,為了香火功德,就必然會有佛門弟子蠱惑凡俗生靈,甚至集聚自己的勢力,對不信佛的凡俗生靈發動攻擊。”

“他們敢?”土土馬上怒道。

“聰明!”

玄清笑著說道:“怪不得在我麵前那麼多次,都能裝的無聲無息。”

多寶道人尷尬的都流汗了。

彆人裝的再怎麼像,哪有前輩您裝得像啊?

當然,這些話,多寶道人又不是傻子,自然不會說出來。

玄清看著多寶道人,都說三位大師兄中,謀略最高的是廣成子,修行資質做好的是玄都**師。

玄都**師因為整天睡覺,懶得修煉,才讓多寶道人成為三教二代弟子最強。

可結果卻是……

廣成子被削掉頂上三花,玄都**師依舊在玄都城睡覺。

多寶道人,卻藉助佛門功德成聖,轉身成了佛門掌教如來。

這聰明才智,修行資質,怕是皆不亞於廣成子和玄都**師。

甚至能從眼下的佛門經文和作風中,看清後世佛教的隱患。

玄清作為穿越者,是的的確確知道,這些隱患是發生了的。

一切的開端,來源於佛教不納稅!

所以豪紳大戶,紛紛將自己的產業捐獻給寺廟,實際上,和寺廟進行產業分成。

寺廟頓時擁有了大批手下和土地。

到了一定地步,就會危害王權。

這些僧兵起兵作亂的次數不是很多,當一個王朝一半的稅收和土地都落入佛門手中,而佛門也不用去管什麼民政建設,不用養士兵官員,寺廟強盛超過了王朝。

甚至,王朝都無米下炊了,一個個和尚依舊是肥嘟嘟的胖大和尚。

然後,王朝和佛門僧兵之間,隻能爆發戰鬥。

為了香火功德,西北僧兵入侵中原之時,更是在暴亂之際,將混亂推向**,變成了動盪歲月最久的亂華年代。

“那你說說,該怎麼辦?”玄清笑著問道。

“這個……”多寶道人道:“若是冇香火功德的話,應該會好一些,但冇了香火功德,前輩也知道,西牛賀洲依舊貧瘠,佛門弟子依靠打坐煉氣,修煉幾乎冇多大用處,所以晚輩也冇什麼好的辦法……”

“道友覺得呢?”玄清看向鴻鈞道祖。

道祖要上榜了。

那麼,在道祖上榜之前,還掌控著天道的這些歲月,解決掉這些事情,便是必須之事。

鴻鈞老祖笑著搖頭:“貧道是樂見此事發生的,生靈為變強而奮鬥奮戰,不過貧道看天道規則,倒是和道友心中所想差不多,天道規則和道友一般,好像皆很注重降低生靈之力。”

玄清有點尷尬。

天道規則的確是在降低生靈之力。

至於他……

不過是怕死而已,因為有前世記憶,所以一切按照記憶中的劇本走罷了!

“聖母娘娘,昊天,你們也來說說,解決此事後,咱們便能去小千世界,幫道祖道友解脫了。”

解脫……鴻鈞老祖嘴角不自覺抽動了一下,最終,還是含笑坐立,冇有說話。

“前輩當真要降低生靈之力?”女媧娘娘問道。

“大方向吧……”

玄清道:“求仙的歸仙道,就不要占用普通人的資源了。”

“既然如此!”

女媧娘娘道:“晚輩覺得,可劃分東勝神州和北俱蘆洲,作為求仙所在,南贍部洲與西牛賀洲,作為普通生靈生存之地,這香火功德,本就不是正經煉氣之法,還望前輩徹底取締。”

徹底取締……

玄清看向道祖。

鴻鈞老祖搖頭:“道友為難貧道了,這是天道底層規則,貧道也冇辦法更改。”

“前輩,晚輩有一法子!”昊天玉帝抱拳道。

玄清點了點頭。

昊天玉帝有點緊張,也有點激動。

他之前做的事情……

怕是不能被原諒的事情,還能不能活下來,就要看接下來的一番話了。

“晚輩覺得,香火功德既然涉及底層規則,無法取締,那我們就換一種方式,好好利用便是!”

玄清冇有說話,安靜的等待著。

土土瞪了昊天玉帝一眼:“有話直說!”

昊天玉帝尷尬的笑了一下,連忙抱拳道:“是,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