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i小說網 >  洪荒之我真不是天道 >  

玄清看向道祖鴻鈞。

鴻鈞老祖道:“就讓他們轉世吧,在北俱蘆洲重開仙門,道友覺得如何?”

“可以!”

玄清點頭:“但不能再搞有緣那一套了!”

鴻鈞老祖哈哈大笑起來:“轉世後,他們豈會記得這些,到時候若連轉世身都競爭不過,那冥河道友豈不是麵子上下不來?”

還是青少年模樣的冥河老祖就很尷尬。

“好了,就這樣吧,大家也都歸位。”

“爹,我想跟著你!”土土連忙道。

女媧娘娘、張雲華和瑤池金母,全都大眼睛緊緊盯著玄清,就連多寶道人這廝,也定定的看著玄清。

玄清思考片刻:“雲華和土土跟著吧,其他人都去忙自己的事情。”

玄清大袖一揮,剛纔突兀出現在紫霄宮的眾人,一時間又突兀消失。

原地隻留下玄清、鴻鈞老祖、土土和張雲華四人。

“道友,封神台裡麵眾人?”

“等著吧。”

玄清笑道:“讓昊天玉帝挑幾人,肉身上榜的,等多寶搞出陰神和陽神體係後再放出來,真靈上榜的,送去輪迴便是。”

鴻鈞老祖點點頭:“就按照道友說的辦!”

然後,鴻鈞老祖一點手中造化玉碟,紫光包裹住了四人。

下一刻,四人出現在了洪荒天地邊緣,鴻鈞老祖伸手一招,地書大地胎膜瞬間出現手中。

某個不知名道觀中,某個不知名道人頓時怒氣,在人蔘果樹下麵站起,憤怒吼道:“誰乾的!”

道祖鴻鈞微微一笑,一道紫霄神雷,劈在了某位不知名道人身上。

“原來是鴻鈞道祖,失敬,失敬!”道人全身劈的一身黑,連忙嘿嘿笑著,朝空中抱拳行禮。

鴻鈞道祖翻動大地胎膜,麵前洪荒天地,出現了一處缺口。

道祖笑道:“貧道無法離開洪荒天地,西王母幾位道友,便在不遠處。”

道祖再一伸手,太極圖和盤古幡飄到了玄清麵前。

“有此二物在手,道友應該能分清濁了,迴歸的路線,都在太極圖之中。”

玄清笑著接過太極圖和盤古幡。

“道祖,你不會趁著我們離開了,然後直接關閉吧?”土土盯著鴻鈞老祖道。

鴻鈞老祖哈哈大笑起來,朝玄清抱拳道:“道友請!”

“有勞道友。”

玄清笑著朝鴻鈞老祖抱了抱拳,頭頂太極圖緩緩旋轉中,從打開的大地胎膜中走了出去。

……

混沌海,漂浮的道韻上麵。

西王母、青鸞、孔宣、聖皇伏羲、炎帝神農和瑤姬公主,全都定定的盯著大地胎膜。

西王母分清濁了一片區域,恰好能看到大地胎膜。

“天黑了?”青鸞道。

伏羲緩緩點頭:“十年來,洪荒天地第一次天黑吧?”

看起來,大地胎膜凝厚無比,肉眼看不出任何東西。

但六人催動道法,卻能隱約透過大地胎膜,看清楚裡麵一些事情。

比如,過去十年,透過大地胎膜看到的,皆是一片白茫茫。

如今,卻第一次出現了黑夜。

“師孃,要不要動手?”青鸞問道。

西王母依舊緊緊盯著大地胎膜,眉頭微蹙。

她的修為恢複了,洪荒天地也生出變化了。

再進去殺一波?

應該還不是道祖鴻鈞的對手,但一定要搞清楚是怎麼回事。

“孔宣,你留在此處照顧火雲洞三位道友,我和青鸞回去!”西王母吩咐道。

“師孃……”

“不用多說了!”

西王母喝了一聲,崑崙鏡祭出,手中出現一柄這十年來煉製出來的長劍,長劍上麵光芒閃耀著。

西王母催動巔峰聖人,距離混元無極僅僅一步的聖人修為,便要揮下長劍,在大地胎膜上麵劃開一個口子。

“娘……”

忽然,一聲興奮的喊叫傳來。

西王母舉著長劍,愣怔了一下,左右觀瞧。

青鸞等人,和西王母一樣迷糊。

隻是,混沌海一片混亂,神識探查不遠,他們根本不知道聲音來自何方。

但六人還是警惕的防禦起來,西王母也不急著劃開大地胎膜了。

灰濛濛的混沌海中,土土好似一枚發射的炮彈,劃開混沌海灰霧,直接朝西王母衝來。

青鸞身上都開始燃燒火焰。

合了不死火山的強盛火焰,便要燒死來人。

“住手!”

西王母連忙按住青鸞手掌。

緊接著,這枚這十年吃的圓滾滾的炮彈,就撞擊在了西王母身上。

抱著西王母翻滾了起來,撞擊的整個懸浮小島都在顫抖。

西王母催動聖人修為才穩住身子,連忙站起。

土土掉在西王母脖子上,開心的笑著,在西王母臉蛋上用力親了一下。

西王母看著土土,現在腦子還有些迷糊。

“土土,你……”

“我和爹一起來的啊。”土土開心的說道。

“你爹?”

“師父?”

西王母和孔宣先後道,然後連忙打量四周。

便在此刻,頭頂出現緩緩旋轉的陰陽魚。

陰陽魚分開清濁,玄清手握盤古幡,緩緩降落而下。

西王母臉頰頓時流下淚水,呆呆的看著玄清。

玄清同樣深情的看著西王母。

實際上,玄清隻感覺自己昏迷了一瞬,醒來便在那片獨屬於天道的空間了。

因為他以為自己死了。

但對西王母來說,卻分開了整整十年!

而且,還是在無序混亂的混沌海漂流,看不見一絲希望的十年。

說度日如年也不為過!

玄清一揮盤古幡,直接將土土掃了出去,然後落到西王母麵前,含笑摟住西王母。

直到玄清身上溫暖的氣息傳來,熟悉的味道傳來,西王母才終於確定,眼前這一切不是幻象,而是真正發生的事情!

“師父……”

青鸞開心的奔跑過來。

一旁瑤姬公主和張雲華,也都在感動落淚。

然而,土土速度更快,直接擋在青鸞麵前:“乾啥?”

青鸞生生停下,盯著這個美貌卻肥胖的女孩子:“你乾啥?”

“爹和娘要辦事,還要生小弟弟,你過去不是打擾是什麼?”

青鸞氣的牙癢癢,恨不得和土土大戰一場。

玄清直接揮動盤古幡,再一次將土土掃了出去,笑道:“彆胡說,過來我看看。”

青鸞開心的跑到玄清身邊站住,怯生生道:“師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