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i小說網 >  洪荒之我真不是天道 >  

\"碾壓?“

幼息們全都興奮無比,青鸞和猩星扯住了西王母的圍裙:“師姐,快說說,快點說說具體怎麼回事?”

西王母開心的笑著,在茶鋪門檻上麵坐下。

幼惠們全都席地而坐,雙手托著腮幫子,一臉期待興奮。

西方、須彌山。

\"終於完成了。“

接引和準提懸浮在空中,看著金碧輝煌,祥雲繚繞的須彌山。

\"果醬搗好了,蜂箱製成了,接下來,就等蜜蜂了!”準提道人開心的說道:\"師兄,叫須彌山的話,其他生靈第一時間就會想到羅喉,要不咱們改個名字?”

接引道人愣了一下,大喜道:\"冇錯,師弟這個提議很好。““那就叫,西方極樂世界,如何?”

“西方極樂世界..…\"接引道人最裡麵唸叨著這個名字,片刻後,開心道:“不錯,就叫西方極樂世界!”

“如此一來,冇人會想到此地原本是羅喉的地盤,方今天地,也唯有我們的道場,能配得上這個稱呼!”

兩人互望一眼,全都哈哈大笑起來。

東海、蓬萊仙山。

女媧娘娘雙手平舉,盯著手中的兩樣寶物:九色息壤、三光神水。那位前輩說的真準啊!

這等寶物,居然真的在蓬萊仙島,居然真的落到了她的手中。三光神水,蘊含著至強的攻擊性。

甚至可以和祖龍催動的重水一拚高低。但九色息壤的防禦能力更強!

女媧娘娘用各種方式嘗試過,都無法破開九色息壤分毫。一件殺伐至寶,一件尖端防禦至寶。

可寶物,怎麼能是機緣呢?

大兄從那位前輩那兒,得到的是大道機緣,我得到的隻是寶物。

手握這兩件寶物,已然不知道參悟多少年了,還是冇任何頭緒,也找不到大道機緣。哎.....

女媧歎息一聲,重新閉上眼睛。

可能是機緣冇到,再繼續參悟一千年,要是還冇所得,就去找那位前輩!

...-.

崑崙山,三友小院。

“敗了?“通天教主緊張的問道。

\"不清楚。\"老道平靜的看了一眼通天:\"聖人前輩,是這片天地的支柱。切莫妄議,再說,為何要分出勝敗?~

\"大兄,我知錯了。“通天低下了頭:“我隻是好奇而已。”老道冇有再說話,閉上了自己老邁的眼睛。

忽然,金光一下子照耀了大地。

\"貧道鴻鈞,今得悟聖人大道,將於百年後在紫霄宮開壇講道,講道為期三千年...…”\"紫霄宮中,鴻鈞老祖手握造化玉碟,催動聖人修為。

如此,但凡對道境有所領悟,太乙真仙之上境界者,都能通過造化玉碟蘊含的大道法則,清楚聽到他的聖人言。

再加上天空金雲,自然能明白這不是囈語,而是真真切切的事實。間隔一個時辰,重複三次後,鴻鈞老祖睜開眼睛。

金雲消失,聲音消失。

六小時的傳音,願意聽講者,應該不會有人錯過。\"希望,那位可以滿意吧。”

鴻鈞老祖說著,目光從紫霄宮投向茶鋪方向。

洪荒大地每一處,鴻鈞老祖都能清晰看到,唯有茶鋪方向,隱匿在雲霧之中,什麼都看不到。

按照他本來想法,講道三五年也就是了,閉關掌握天道纔是要事。

但是,那位前輩預言了龍、鳳、麒麟和三族結局,收下了三族幼患,卻冇乾涉三族大戰。

很顯然,那位前輩在維護天道意誌。

此次講道維繫三千年時間,出自鴻鈞對那位前輩的尊重。如此一來,生靈強者,必然會悉數前來。

若是講道過程中,生靈得悟大道,修為突飛猛進,超過了洪荒天地承受力量,貧道就親自出手,滅殺一些生靈,免得打抗到那位前輩的休息。

.….

“大兄?“這一次,卻是元始天尊率先出口,驚喜的看向老道。

“走!“老道語言非常簡潔,身上流轉出陰陽二氣,直接開出了一道天塹,裹著三人飛向紫霄宮。

..

東海,蓬萊島。\"聖人講道?”

女媧娘娘喜道:\"恰好,我可以搞清楚三光神水和九天息壤的具體機緣,而且,大兄也會前去,我就能見到大兄了!”

女媧娘娘起身,蛇尾一擺,映著海水,發出美麗的光澤,直衝九天之上。

西方、極樂世界。

\"走!\"接引道人和準提道人互望一眼,兩人眼中冇絲毫遲疑,更冇管剛剛建設完成的西方極樂世界。

接引幢和七寶妙樹發出仙音和光芒,變成了兩道流光。

....

不周山。

身材高大的伏羲從洞府裡麵遊了出來。立在洞府外麵,伏羲的蛇尾在緩緩擺動。

甚至,靈力已經運轉到了蛇尾上麵,隻要他一個念頭,就能前往紫霄宮。又想起之前西崑崙那位的話,歎息一聲,伏羲轉身返回洞府。

不過,想到妹妹的美好前程,伏羲嘴角又浮現出了笑容。這就夠了!

對他來說,完全足夠了。.....

北方天空。

\"聖人講道?”

聲音從一朵紅雲裡麵傳出來,這朵紅雲大喜,直接化作一道紅光。

..

天闕。

“兄長、嫂嫂。“東皇太一端著混沌鐘走了出來。\"去不去?~帝俊笑著問道。

\"為什麼不去,你傻啊?\"羲和白了帝俊一眼。

\"哈哈哈哈...…\"帝俊大笑著,腳下浮現出一本書的虛影。三人站在書上麵,離開天闕,衝向九天。

...\"

中神州,五莊觀。

一陣清風吹過,一名老道手握《地書》出現。\"聖人講道!“

老道呢喃幾聲,飛天而起。

.-

北冥。

一聲嘶鳴從下方發出。

緊接著,銀灰色光芒照亮了北冥。

萬丈巨大的遊魚浮現,很快變成了一隻飛鳥。

飛鳥啼鳴聲中,身上銀灰色光芒炸開,劃開一道絲線消失。..…

冥河。

坐在冥河上麵,隨著冥河流轉而流轉的老道忽然睜開眼睛,然後,冥河翻滾,這名老道直接原地消失。

…-

東海。

\"父王,那可是聖人講道,難道我們當真不去聽嗎?“一名龍族跪在地上道.敖廣掙紮著,甚至馬上要開口答應了。

就在這時,青光一閃,青龍現身:“傳我命令,擅離四海,殺無赦!”\"侄兒遵命!“敖廣連忙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