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i小說網 >  洪荒之我真不是天道 >  

大事不妙?

飛舟上麵,西王母、椒圖等人臉上皆出現緊張神色。

這樣一位普普通通的神使,修為就是混元無極聖人。

而且,好像比應明還要強大。

真正強大的,還不是這位神使,而是神使身後的勢力。

這才一開始,玄清就直接露餡了?

西王母認出了剛纔那道傳送光芒的作用原理。

這艘飛舟,乃是一件道器!

道韻產生契合者,就會納入光芒範圍,完成傳送。

洪荒天地,其實也有這樣的法寶,便是老君煉製的金剛鐲。

金剛鐲隻能對器物起作用,更準確一點來說,隻能對五行器物起作用,品質一旦在靈寶之上,金剛鐲就會失去效用。

所以,金剛鐲充其量隻能算作一件比較特殊的法寶,主要針對的,還是武器。

生靈和靈寶,都有一個靈字,都有了一部分自我意識。

靈寶雖然是死的,不過不代表冇有自我意識。

就好比天道就要自我防禦、降下無量殺劫的意識一樣。

靈寶,也有主動保護自己的意識。

這一點點意識,便讓靈寶不屬於五行範疇,超脫了金剛鐲的收攝範圍。

再比如,喊一聲你敢答應嗎的葫蘆,其實借鑒了人書的一部分威能,也是法寶範疇。

結果,這艘飛舟居然直接是一件道器!

能直接以道韻法則能收攝彆人。

抗衡的話,西王母是能夠抗衡的,這艘飛舟收攝的範圍,應該隻限於聖人以下。

剛纔是事情倉促,西王母也冇想著抗衡,便和所有人一起來到了飛舟之上。

結果,玄清居然冇上來……

西王母比誰都明白玄清身上的道韻,所以,不是這件飛舟道器冇起作用,而是,玄清身上的道韻太重,飛舟的收攝能力提溜不起來?

這是西王母的猜測,從西王母的見識來看,這便是真相。

她能推測出來,來人應該也能推測出來的吧?

夫君的底牌,就直接這樣泄露了?

成為大羅金仙後,夫君都能收攝自己身上散發的道韻了,結果這纔剛剛開始啊!

西王母儘量平複著自己的心神,看向神使。

神使臉上閃過愕然之色,定定地看著地麵上的玄清,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玄清倒是好端端的站在地麵上,但不遠處的應明等精靈族,一個個臉上卻充滿了緊張神色,生怕因為這個小變故,拒絕精靈族聖女入學。

這一刻,所有人都在緊張地等待神使接下來的反應。

神使身後四名隨從,已經走向神使,雖說看起來一切平靜,那四人身上也冇散發殺氣。

但,四人皆是聖人巔峰,距離混元無極聖人不過一步之遙的存在!

“哈哈哈哈……”

忽然,神使哈哈大笑起來,朝地麵上的玄清抱拳道:“剛纔飛舟出了些差錯,還望玄清道友莫怪,道友不介意的話,便自己飛上來如何?”

玄清抬頭看了一眼,笑著點點頭,飛到了飛舟之上。

神使朝玄清抱拳道:“貧道天啟一族滅炎,見過玄清道友。”

名字有點奇怪!

玄清笑著抱拳道:“給神使增加麻煩了,不過神使此來,是為了招收聖女入學吧,我們都是聖女的隨從。”

神使愣怔了一下,哈哈笑著擺手:“可不能這般說,我們早就收到訊息了,聖女能在混元層次,體內就孕育出完整的世界,全都是玄清道友的功勞,聖女能這般出色,道友這個老師可功不可冇啊,哈哈哈哈……”

“道友客氣了。”玄清笑著說道:“如果我冇猜錯,接下來我們會進行傳送吧?”

“正是。”神使道:“道友可有什麼意見?”

滅炎已經得出了西王母得出的結論。

此時此刻,玄清站在麵前,平平無奇。

但在剛纔,玄清冇被提溜上來的瞬間,玄清身上一股奇怪的氣息一閃而逝。

要說多強大多厲害,並不見得。

可勝在濃鬱厚重,宛若實質一般。

而且,那股氣息,莫名地便讓滅炎心中生出親近,好似玄清身上,有著自己的終極追尋一般。

再結合應明送上來的情報,可以合理地得出結論,玄清,不簡單!

到底怎麼個不簡單,氣息消失得太快,滅炎也不清楚。

他本來的任務是招收靈芝入學,順便看看玄清,冇問題的話就不要理會了。

元世界如此強大,天啟一族能在元世界中心立足,能統攝無儘混沌生靈,要是一丁點小事情都管的話,怎麼可能管得過來?

實力為王!

隻要柒沐前輩高坐在天啟一族的族長位子上,高坐在整個元世界的最高處,那麼,天啟一族,就穩如泰山。

然而剛纔那一下,使得滅炎心中明白,他在體內營造了兩個小世界的能力,恐怕不足以考察出玄清的真實本領。

玄清身上,似乎充滿了謎團。

接下來他能做的,便是好好將玄清送到學院,然後將此事上報上去。

斬殺,並不是目的。

包容,纔是元世界強大到眼下這般程度的原因。

何況,神使也擔心自己斬殺不掉玄清。

“冇有。”

玄清笑著:“道友儘管趕路便是。”

滅炎點點頭,吩咐眾人催動陣法後,忽然回頭問道:“道友,我們這次傳送,也是通過法則之力,道友不會落下來吧?”

“當然不會。”玄清笑著說道。

滅炎朝玄清笑著抱了抱拳,進入了飛舟的主控陣法房間。

房間裡麵,幾名陣師連忙站起,便要朝滅炎行禮。

滅炎擺擺手,在一旁椅子上坐下道:“開始吧。”

然後,滅炎閉上眼睛,強大的神識釋放了出去。

不僅監控著飛舟上的每一個人,神識還和陣法釋放的法則力量融為一體。

陣師催動陣法。

法則嗡鳴了一下,飛舟瞬間原地消失。

再出現的時候,已經是億萬裡之外!

陣師停下來,看了眼滅炎。

隻是,滅炎依舊閉著眼睛,一動不動。

陣師便開始繼續操控飛舟,繼續催動法則之力,進行傳送。

玄清和門人弟子,都在甲板上麵。

飛舟外層自有防禦,傳送之時,飛舟一動不動,除了會感覺到強大的法則忽然籠罩了一下之外,再無其他感覺。

然而此刻,從西王母開始,到宙斯和勞菲這等大羅金仙,臉上的神情越來越震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