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i小說網 >  洪荒之我真不是天道 >  

勞菲以前叫玄清大人。

這個主人,純粹是自己改口。

實在是待在這裡的三年,雖然和玄清隔著一座洞府,但奇怪的法則之力散發得越來越濃鬱。

這些法則之力,都來自玄清身上。

簡直比勞菲印象中的尤彌爾大人,奧丁那個逆賊都要強大不少,是以勞菲便自己改口了。

洪壘臉上帶著悲苦和糾結,西王母不為所動。

元世界表麵看似平和,可各個種族之間小摩擦一直不斷。

可能隻有天啟族這樣超卓的種族,或者精靈族那般超弱的種族,才能保持相對安穩。

一個是冇人敢動,一個是冇人放在眼裡……

矮人族靠著幫元世界結合新來的勢力根基,才能排進前一千。

有人看不順眼,找矮人族算賬再正常不過了。

西王母又不是聖母婊,管那些乾啥?

便在此時,玄清從洞府裡麵走了出來。

“師父!”

洪壘瞬間衝到玄清麵前,跪拜道:“師父,求求您救救父親,救救兄長!”

西王母皺眉,青鸞和靈芝更是暴怒。

椒圖、塗山、玄龜等門人弟子,一個個怒氣沖沖地看著洪壘。

“怎麼回事?”玄清問道。

“是雙桑族,”洪壘連忙道:“他們說他們的聖子和弟子兄長一道去混沌海探險了,結果他們聖子的魂牌熄滅了,就來到我們矮人族問罪,要我們交出兄長,可兄長也下落不明,他們便鎮壓了父親,老師,求求您了……”

“雙桑族?”玄清問道:“很強大嗎?”

洪壘點頭又搖頭:“雙桑族本體是混沌海的桑樹,都是陰陽共生共進的,他們的族長是一對夫婦,都是三重巔峰的混元聖人,所以父親才……”

玄清笑著問道:“你看我現在什麼修為?”

洪壘掃了一眼道:“老師是準聖……”

的確很弱小,但洪壘還是驚駭到了。

三年準聖!

她和兄長的修煉,都是一路坦途。

在他們成為混元無極聖人之前,元世界有源源不斷的其他種族彙聚。

那時候,矮人族得到的報酬一堆一堆的……

她和兄長,可以說泡在寶材裡麵長大的。

即便如此,她和兄長從大羅金仙到準聖,也修煉了足有三四百年。

而老師,居然隻花費了三年時間?

玄清一揮衣袖,靈力凝聚出一個虛影。

“就是他!”

洪壘連忙喊道:“他叫桑明,是雙桑族的一名聖子!”

然後,洪壘呆滯住了。

老師纔來到天啟學院。

桑明和桑白這對聖子聖女的居所,雖說距離老師、部隊,距離靈芝師姐的地盤不過百萬裡。

可,老師從來冇離開過,怎麼會知道桑明長相的,難道老師能窺破一切?

玄清道:“當初是此人引誘的你兄長前去外界……”

然後,靈力凝聚出轟磊,兩人的對話內容顯示,是桑明說發現了混沌海一處異變區域,要和轟磊一起去探索。

轟磊正處在混元一重的巔峰,本來也在擔心自己準備的寶材不夠,族裡能提供的也越來越少,便欣然答應了下來。

“多謝老師!”洪壘看完全程後,朝玄清行了一禮,便要轉身離開。

玄清笑道:“你乾嘛?”

洪壘回頭道:“老師,是弟子不自知,差點連累到老師,不過有老師剛纔展現的畫麵,弟子去給雙桑族展示過後,他們就會放過我父親的!”

“白癡!”青鸞譏諷道。

洪壘怒視著一眼青鸞,差點上頭。

青鸞馬上挺起自己的小胸膛,身上都起火了……

“雙桑族和你們接壤?”

“老師怎麼知道?”洪壘驚道。

玄清都無語了……

“你冇經曆過戰鬥吧?”西王母笑著問道。

洪壘搖頭,她冇經曆過。

奧丁想要以一己之力鎮壓所有種族,和霜巨人、精靈族等大戰的時候,矮人族早就撬走一塊大地逃走了。

來到元世界,矮人族一直接受委托,也冇和任何種族爆發過沖突,今日還是第一次。

玄清在沉默著,思索著。

那些寶材,據洪壘所說,是從混元一重往二重突破用的。

寶材中蘊含的法則力量加起來,的確能開辟出一個小世界了。

可玄清全部煉化,才從大羅金仙突破到準聖,想要更進一步……還不知道需要耗費多少材料。

等著,肯定不是辦法。

主動出擊的話……他的能力也不是很強。

“行,我和你去看看。”玄清道。

“夫君……”西王母連忙上前,擔憂地看著玄清。

玄清的實力是個謎,到現在還是。

西王母和玄清都不清楚具體怎麼回事。

當初鴻鈞老祖給玄清來了一槍,玄清就直接冇了……

還好天柱煉製的塔樓溝通了天道之力,無字天壁裡麵又有玄清留下的氣息,兩者異變之下,玄清這才得以重生。

若此次生出什麼變故的話?

玄清伸出手,空中星辰,紛紛快速飛來,湧入了玄清袖中。

玄清握住西王母手掌,笑道:“我隻是去看看,再說了,我怎麼也是天啟學院的老師,雙桑族再厲害,也不敢對天啟學院的老師出手吧?”

“我和你一起去!”西王母堅定地說道。

玄清很快應承了下來,因為,她知道拒絕不會有效果。

“我也去!”靈芝、青鸞和碧霄異口同聲地喊道。

玄清清了清嗓子道:“當初我離開西崑崙的時候,忘記選一個當家人了,這次不能忘了,此次為師離開可能要很久很久,鴻蒙山,肯定要有一個主事者,其他人都要聽這個人的命令!”

頓時,靈芝和青鸞眼睛裡麵全都閃爍出興奮又期待的光芒。

就連玄龜這傢夥,都慢吞吞從一旁走了過來,還故意蹭了玄清一下。

……

半個時辰後,玄清、西王母和洪壘劃破長空,離開了鴻蒙山。

選擇鴻蒙山山主一事,玄清讓弟子們去鬥地主決定了。

他用自己的法則之力凝聚的撲克牌,弟子們也看不穿。

簡單說了一下規則後,一開始,弟子們都不屑,覺得就五十四張牌,他們聖人修為,隨便推算都能推算到無窮變化。

結果玩了幾把,一個個就都興奮地沉浸其中了。

玄清隻凝聚出一副牌,其他人都迫不及待,各自抱團,玩得很是歡樂,都冇發現玄清什麼時候離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