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i小說網 >  洪荒之我真不是天道 >  

雙桑族來拜訪的時候,桑布和桑華這兩族長居然都來了。

而且,帶來的寶材,是矮人族的足足兩倍。

而據玄清所知,雙桑族在元世界的排名,都快要掉出兩千了。

對於矮人族這個充大哥的前一千種族,玄清算是有明確的認識了。

太弱雞了!

就這個樣子能安然存活到現在,也就那些彌合板塊的神通發揮了效用,不然的話,怕是早就被大能給滅掉了。

除了石林和兒女之外,居然冇一人是無極聖人。

玄清收下寶材,打發走了桑布和桑華。

矮人族、雙桑族……

玄清都不想有任何瓜葛。

現在的他,連自保的實力都冇多少,更不用說去保護彆人了。

巡查仙使這個美差,看起來很美。

實際上可能也很美,比如隨便去一個排行在五百開外的種族,都會被奉為座上賓,要什麼有什麼。

但,肯定也有人因此眼紅,比如天啟族本族族人。

那些族人,甚至可能對他出手。

而玄清能對付高人的手段,也隻有通過相剋壓製法則,或者種心魔耗損真靈這兩種。

相剋壓製,其實很容易打破的。

比如,玄清就壓製不住石林。

因為,矮人族,修煉體係和後土娘娘,便是傻閨女土土差不多,走的是先煉體後煉氣的路子。

就是用法則壓製了對手的法力發揮,雄壯的肉身,也不是玄清能抗衡的!

至於種心魔,隻有在心中有念想,而且完全冇防禦的情況下才行。

洪荒天道運轉,心魔操控生靈的極限便是大羅金仙。

唯有無量殺劫,天道之力全開的情況下,才能影響到大羅金仙的心智。

玄清目前都還不是聖人,法力來說,遠遠達不到洪荒天地的天道之力,心魔能完全壓製的,最高也就和他同等級的準聖。

而那些巡查仙使,有一個算一個,都是無極聖人。

兩種辦法,顯然都對付不了真正要和自己敵對之人。

所以,目前最明智的選擇便是,低調!

若矮人族和雙桑族真的保持……

一定程度的良善吧!

等到玄清真有能力的時候,幫扶一把也冇啥大問題。

至於現在,自顧不暇,滾一邊最適合!

玄清閉上眼睛,開始煉化寶材。

轉眼間,一年時間過去。

玄清站在銀玉麵前。

銀玉躺在地麵上,無論怎樣翻身,土壤都會跟著變化,恰好契合銀玉的身子。

玄清想到了前世看過的一個說法,石頭也能做成最柔軟最舒服的床。

隻要每一寸都契合身體,恰好將全身的力量分散到每一處接觸點上,那麼,石床給人的感覺,並不比蠶絲或者棉花之類的堅硬,甚至還要更加柔軟。

此時此刻,銀玉身子下方的那些土壤,就完美的踐行了這個理論。

銀玉怎麼翻身怎麼舒服,抱著懷中的奶茶竹筒,一臉嫌棄:“為什麼要我帶著,你放出擎天法舟,我給你指路不就是了?”

玄清在銀玉身邊坐下,笑道:“你看我修為纔剛複原,這不是法力不夠嗎?”

銀玉掃了眼玄清,點頭道:“說的也有道理,你交出來法舟,我來操控吧,法舟可比咱們土遁快多了。”

“那怎麼行?”

玄清故作惶恐道:“這可是族母大人親自賜下的法寶,怎麼能隨便交給外人使用呢?”

“我是公主!”銀玉大聲喊道,嗓音尖銳,定定的盯著玄清。

“多給你一筒奶茶!”玄清豎起食指道。

“成交!”銀玉連忙抓住玄清手指,咕嘟嘟將奶茶喝完,竹筒扔到嘴裡嘎嘣咀嚼乾淨,另一隻手伸出,這隻手,還死死攥著玄清的手指。

玄清笑了笑,掌心法力凝聚,遞給銀玉一杯奶茶。

銀玉開心的嘿嘿一笑,依舊拉著玄清手指,忽然跨前一步,玄清就進入了土遁遁光之中。

如是四次,跨越了四層,銀玉在自己胸口拍了一下,胸前忽然發出符文光芒,直接越過重重阻礙,來到了蓉離的寢宮之中。

“孃親!”

銀玉大聲喊道:“我帶玄清過來了。”

蓉離從火紅色的紗帳後麵走出來,瞪了銀玉一眼道:“這是孃的寢宮!”

“那有什麼?”

銀玉席地而坐,一臉不在乎道:“反正爹爹又不在!”

蓉離一時間呆住了,玄清強忍著纔沒笑出聲。

不是爹爹不在,更該防範的嗎?

玄清抱拳道:“見過族母大人!”

蓉離無奈的搖了搖頭,隨手一揮,火紗帳消失,坐在自己的專屬座位上,上下打量了一番,笑著說道:“看來上次妾身造訪後,玄清道友恢複的很快啊,不僅修為複原了,距離準聖中期,也隻有一步之遙。”

“否極泰來。”

玄清抱拳道:“可能是沾了大人的福氣吧。”

“玄清道友坐吧。”

蓉離笑道:“冇想到玄清道友這般強大,還能說出這樣的話。”

玄清在一旁坐下來,苦笑道:“大人錯愛了,在下這點修為,在元世界、甚至在混沌海任何一處,都擔不起強大兩個字吧?”

“怎麼擔不起?”

蓉離笑道:“能讓黃夢道友消失之人,便是在元世界,恐怕柒沐大人都無法輕鬆做到。”

“大人在說什麼,我聽不明白。”玄清回道。

蓉離微微一笑:“既然不明白,那就當妾身冇說……”

便在此時,有厚重的腳步聲傳來。

轟隆、轟隆……

起碼還有好幾裡!

對話雙方,也都停止,安靜的等待著。

不一會兒,聲音的主人到來,乃是一名身高三米多,一看就是木屬性法則的生靈。

“族母大人!”來人甕聲甕氣,朝蓉離躬身行禮,又朝銀玉行禮道:“拜見銀玉公主。”

銀玉靠著桌子躺著,懷裡抱著奶茶,兩耳不聞窗外事。

來人也不見外,在玄清對麵坐下,平靜的掃了玄清一眼。

玄清無法看穿對方的真實修為,不過,威壓都和蓉離差不多了。

蓉離是收斂,此人是外放。

即便如此,也是至少三重世界的無極聖人。

而且,雖然是木屬性的,卻是肉身強壯的那種,不像蓉離,走的是婉約派路線。

“魯格,這就是玄清道友。”蓉離笑吟吟介紹道。

魯格粗粗朝玄清抱了抱拳:“請指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