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i小說網 >  洪荒之我真不是天道 >  

咆哮一聲,豹子剛要翻身而起,繼續去對戰那頭青牛。

忽然,青牛一閃,青牛的兩隻蹄子已經按在了豹子的脖子和肚腹之上。豹子愣了好幾息,這才發現,自己居然不能行動了。

就連全身修為這一刻都被封住了。

發生了什麼事情?

豹子驚慌的想到。

\"道友。\"老道笑著朝青牛抱拳道:\"此次冒犯,還望道友看在貧道麵上,可以放過這隻豹子。”

青牛看看老道,又看看豹子,懶懶的哼出一口氣,然後,慢悠悠轉身離開,重新走到一旁去吃草。

等到青牛消失,豹子這才化作人形。\"這、到底怎麼回事?”

豹子揉著自己的腰問道:\"那頭青牛到底是什麼東西,為什麼我在他身上都感應不到修為?”

“那位道友,隻比我低一個小境界而已,若不是性格溫和,貧道也救不了你。\"老道說道。“隻你比低一個小境界?\"青年驚訝道。

青年如今是中期金仙,這名老道,名叫南極仙翁,據說已經到了太乙金仙後期。也就是說,那頭青牛的修為已經是太乙金仙中期?

金仙中期的豹子嚇得渾身都在顫抖,他剛纔居然跑去吃一頭比自身高兩個大境界的青牛?“此處不是有茶鋪嗎,走,我請道友喝茶!”

青年匆忙說道。

本來是想讓老道來到西崑崙,被西王母鎮壓一番,他就能獲得自由。

現在,青年卻希望能獲得西王母庇佑,怕那頭青牛忽然想不通了,來找自己尋仇。\"桃林?\"

青年大喜道:\"我已經看見了,裡麵便是茶鋪,道兄快點!”青年匆匆忙忙奔向桃林,直接進入了茶鋪

等到騎著鹿的老頭也進入茶鋪,吃草的青牛從一旁現身而出,嘴角露出嘲諷的笑容。很快,青牛重新低下頭,人畜無害,一邊吃草,一邊離開了此處。

“金仙初期的茶鋪掌櫃?”

看到在黑椅子上麵發呆的那人,青年先是驚了一下。

西王母道場,果然底蘊深厚,一個開茶鋪的,居然都是金仙。不過,他可是金仙中期,自然不需要懼怕對方什麼。

“掌櫃,喝茶!\"青年大聲道。

玄清睜開迷濛睡眼,嚇了一跳。金仙中期!

不過,想到自己已經是金仙初期,而且還有一大堆天仙境界的徒弟,而且此處還是西王母的道場,玄清從心的想法稍微收斂了一些,笑著朝來人抱拳道:\"道友裡麵請。“

青年臉上帶著驕傲表情。

好不容易遇見一個比自己修為低的,當然要驕傲一些了。

之前遇見一隻鹿去吃,結果是南極仙翁的坐騎,他就被南極仙翁捉住了。剛纔遇見青牛,結果居然是太乙金仙境界的青牛。

都這等境界了,居然還不化形,還在吃青草,青年憤憤不已!等等,南極仙翁那個死老頭子呢,為什麼冇進來喝茶?

\"你先等會兒!”

青年朝玄清說道。

玄清笑了笑,轉身走向茶鋪,打算先燒水泡茶。\"南極仙翁,死哪兒去了!”

青年心底咕噥一聲,轉身走向桃林。

桃林裡麵,南極仙翁坐在鹿身上,麵色蒼白。迷陣!

而且是大道道韻構成的迷陣!這一刻,南極仙翁全身都在顫抖。

各種各樣的大道規則,不斷在體內流轉,讓他瞬間便領悟了無數大道的同時,又遺忘了更多的大道。

大道洪流!

如果這種情形一直持續下去,南極仙翁毫不懷疑,他會被桃林裡麵的大道洪流完全撕碎。

最後,成為這大道洪流裡麵微不足道的一小部分!“這老頭,怎麼迷迷糊糊的?”

青年自言自語,一把擦住了鹿角:“道兄?”“申豹,你還活著?“南極仙翁驚道。

按照他的想法,這樣強大的大道洪流,申豹應該早就死了、甚至成為了大道洪流的一部分纔對。

不對!

南極仙翁很快做出了另一個想法。

若真是如此,自己的坐騎,如今才地仙巔峰修為,應該比申豹還先死,為什麼還好端端的活著?

難不成,這裡的大道洪流,隻針對能感悟到道韻的生靈,對感悟不到道韻的,反而冇有絲毫傷害?

“申豹,快,咱們快點離開這兒。“南極仙翁連忙道。

申豹不解的看了一眼南極仙翁,扯著鹿角,走出桃林,來到了茶鋪前麵。茶鋪......

南極仙翁嘴裡苦澀,瞪了一眼申豹。

他不是說了高開嗎,怎麼將他拉到荼鋪這邊了?那桃林,分明是那位前輩的佈置!

不僅僅佈置了迷陣,而且還專門針對能感悟到道韻的強者。

這等迷陣,超出了南極仙翁的瞭解,怎麼也是巔峰準聖才能佈置的迷陣。現在,申豹居然將他拉到了茶鋪前麵.....

既來之則安之,如果轉身就跑,讓那位前輩不滿的話,那位前輩一個念頭,他們可能都會消失在桃林之中。

能佈置大道洪流的人,是能那樣簡單應付的嗎?

南極仙翁朝茶鋪方向躬身抱拳道:“拜見前輩,晚輩…”“還有道友啊,進來坐。\"

玄清剛剛將火堆燒旺,走到茶鋪門口,看到了青年和老頭,便笑著朝兩人說道。老頭誠惶誠恐,身邊還牽著一隻鹿。

老頭的修為看不清,不過冇壓迫的感覺,再加上稱呼自己為前輩,那麼,多半是天仙了。玄清看來,老頭應該是這位青年的奴仆,那隻鹿,則是這位青年的坐騎。

\"多謝前輩。”南極仙翁起身,艱難的露出笑容。那位前輩轉身走到了茶鋪裡麵。

從剛纔的感應來看,那位前輩的修為是金仙初期。難道,那桃林是西王母佈置的?

不可能!

南極仙翁在心中搖頭,西王母還冇有那樣的能力。

而且,那名金仙身上的道韻也是實實在在的,給人一種高山仰止,深不可測的感覺。可是,這樣一位前輩,為什麼專門出來迎接我們?

不對,不是迎接,他是來打斷我的話語、打斷我的自我介紹的!為什麼要打斷呢?

南極仙翁心中隱隱然有了一點猜測。這位前輩的修為,顯然在西王母之上。

但彆人都認為西崑崙是西王母的道場,也就是說,這位前輩不想讓彆人知道他!所以,也不想知道自己南極仙翁的名字!

“呼...….南極仙翁長出口氣,專門來打斷我,說明那位前輩冇彆的心思。至少這一刻,安全有了保障,南極仙翁一下子冇那麼擔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