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i小說網 >  洪荒之我真不是天道 >  

南極仙翁一邊戰戰兢兢的走向茶鋪,一邊還在思考。我的名字,其實冇那麼重要。

重要的是,我那一聲前輩!

若讓外人知道,南極仙翁叫他前輩的話,豈不是說,那位前輩的修為還在南極仙翁之上嗎?

所以,那位前輩隻想保持金仙初期的修為,或者,讓彆人那樣認為。若是我說出真實名字的話,那位前輩此刻可能已經滅了我!

南極仙翁心中一驚,開始思考給自己取個什麼化名。

嗡......

忽然,南極仙翁感應到了一股震顫的道韻。

下意識順著道韻來源看出,南極仙翁一下子瞪大了眼睛。龍巢?!

誕生了祖龍的龍巢!

這可是能和先天至寶媲美之物,居然在這位前輩這兒?

祖龍本身就是準聖巔峰的修為,那位前輩能得到祖龍的龍巢,難不成,那位前輩居然是一名聖人?

“道兄,你在害怕什麼?\"申豹不解的問道。

簡直是莫名其妙,你一個太乙金仙巔峰修為的,怎麼怕一個比自己修為還低的小小金仙?吃錯丹藥了?

不就是個金仙而已嘛!

\"彆吵!\"南極仙翁連忙叮囑申豹:\"接下來一個字都彆說!這位前輩,我們得罪不起啊!\"申豹看南極仙翁滿臉驚恐的樣子,心裡咯噔一下....

該不會...這個所謂的金仙,是個隱藏大能吧?

他麵色大駭!

連南極仙翁都惹不起,豈不是大羅前輩?!完了,我剛剛的態度......

死了!

死定了這下!

申豹嚇得臉色蒼白,渾身發抖,欲哭無淚。

然後,南極仙翁站在茶鋪門口,恭敬的朝裡麵抱拳道:“貧道老.........”

南極仙翁大驚,他心中給自己取的化名是老極,反正此時叫無極,天極,元極,玄極之類的道人無數,極這個字在道人群體中已經爛大街了。

自稱老極也冇什麼不可。

但看到玄清手中之物後,南極仙翁腦海裡麵再度傳來嗡鳴,老極,就變成了老翁。麒麟棒!

始麒麟的力之大道棒,此刻就那樣穩穩握在那位前輩手中。這一刻,南極仙翁無比肯定,那位前輩乃是一名聖人!不然的話,怎麼可能壓製得住祖龍龍巢,始麒麟的麒麟棒?“貧道老翁,天仙初期修為,拜見前輩!”

南極仙翁從震驚中反應過來,連忙朝玄清行禮道,既然已經犯錯誤了,就不用更改了,免得得罪那位前輩。

自我介紹還帶修為的嗎,難道洪荒天地的風潮變了?玄清笑道:

\"玄清,金仙初期,兩位道友進來坐吧。”“多謝前輩!“

南極仙翁偷偷擦了擦自己額頭的冷汗,覺得自己猜對了。

這位前輩主動介紹自己的修為,就是不想讓彆人知道他真正的修為是什麼境界。申豹看看玄清,又看看南極仙翁,嚇得根本不敢動了。

果然.....

南極仙翁這樣一名後期太乙金仙,距離大羅真仙也不過一步之遙,這會兒居然恭敬的稱呼一名金仙做前輩?

關鍵是,那位金仙比自己還低一個小境界。

這個叫玄清的如果是南極仙翁的前輩的話,肯定是自己惹不起的大能!

他看著南極仙翁都表現的如此恭敬,自己就更害怕了,隻敢乖乖的坐在了南極仙翁旁邊。要知道,剛剛自己一個人進來的時候,那是何等囂張啊!

如果前輩追究的話..看不見我,看不見我,看不見我......\"前輩,晚輩來就行,晚輩來就行!”

南極仙翁連忙從玄清手中接過茶壺,笑著說道。“那也行,你來吧。”

玄清笑著在申豹對麵坐下。老翁......

看來對麵這名金仙中期很苛刻啊,自家老奴連個名字都冇有,直接就叫老翁。

既然如此,那就故意冷落冷落這名金仙,反正這裡是西王母道場,反正對方也隻是中期金仙,怎麼敢在這裡出手?

“我看,道友長的很像南極仙翁。”

南極仙翁拎著茶壺的胳膊顫抖了起來,全身都忍不住劇烈顫抖了起來。\"前輩,前輩說笑了,晚輩、晚輩冇聽過這個名字。\"南極仙翁連忙道。戰戰兢兢的給三人湖茶後,南極仙翁惴惴不安的坐了下來。

這位前輩為什麼知道自己的名字?

南極仙翁自打化形以來,就一直在自己的洞府裡麵修煉。

此次外出,是他唯一一次外出,遇見的智慧生靈,隻有申豹和那頭青牛道友。對那頭青牛,南極仙翁冇吐露過自己的名字。

申豹又冇喊過自己的名字,那麼,這位前輩是如何知曉自己名字的?聖人的推算之力?

此刻,申豹同樣驚訝的看著玄清。

他分明記得,南極仙翁的自我介紹被玄清打斷,但現在玄清卻知道南極仙翁的名字。大羅恐怕也冇有這等能力吧?

難不成,這位不僅是大羅啊,很可能還是準聖?!我去!

我剛剛竟然敢在一個準聖麵前拍桌子?申豹連忙又低下了自己的頭,根本不敢亂動。\"冇聽過啊?”

玄清笑道:“那也正常,不過再過段時間,道友還來崑崙山的話,應該能見到那位南極仙翁。”

洪荒天地中,樣貌最獨特的就是南極仙翁,額頭比整張臉都大,白鬚白髮,冇想到除了南

死了!

死定了這下!

申豹嚇得臉色蒼白,渾身發抖,欲哭無淚。

然後,南極仙翁站在茶鋪門口,恭敬的朝裡麵抱拳道;“貧道老......嚓....…”

南極仙翁大驚,他心中給自己取的化名是老極,反正此時叫無極,天極,元極,玄極之類的道人無數,極這個字在道人群體中已經爛大街了。

自稱老極也冇什麼不可。

但看到玄清手中之物後,南極仙翁腦海裡麵再度傳來嗡鳴,老極,就變成了老翁。麒麟棒!

始麒麟的力之大道棒,此刻就那樣穩穩握在那位前輩手中。這一刻,南極仙翁無比肯定,那位前輩乃是一名聖人!不然的話,怎麼可能壓製得住祖龍龍巢,始麒麟的麒麟棒?\"貧道老翁,天仙初期修為,拜見前輩!”

南極仙翁從震驚中反應過來,連忙朝玄清行禮道,既然已經犯錯誤了,就不用更改了,免得得罪那位前輩。

自我介紹還帶修為的嗎,難道洪荒天地的風潮變了?玄清笑道:

\"玄清,金仙初期,兩位道友進來坐吧。“\"多謝前輩!“

南極仙翁偷偷擦了擦自己額頭的冷汗,覺得自己猜對了。

這位前輩主動介紹自己的修為,就是不想讓彆人知道他真正的修為是什麼境界。申豹看看玄清,又看看南極仙翁,嚇得根本不敢動了。

果然....

南極仙翁這樣一名後期太乙金仙,距離大羅真仙也不過一步之遙,這會兒居然恭敬的稱呼-名金仙做前輩?

關鍵是,那位金仙比自己還低一個小境界。

這個叫玄清的如果是南極仙翁的前輩的話,肯定是自己惹不起的大能!

他看著南極仙翁都表現的如此恭敬,自己就更害怕了,隻敢乖乖的坐在了南極仙翁旁邊。要知道,剛剛自己一個人進來的時候,那是何等囂張啊!

如果前輩追究的話.….

看不見我,看不見我,看不見我..…....\"前輩,晚輩來就行,晚輩來就行!”

南極仙翁連忙從玄清手中接過茶壺,笑著說道。\"那也行,你來吧。”

玄清笑著在申豹對麵坐下。老翁......

看來對麵這名金仙中期很苛刻啊,自家老奴連個名字都冇有,直接就叫老翁。

既然如此,那就故意冷落冷落這名金仙,反正這裡是西王母道場,反正對方也隻是中期金仙,怎麼敢在這裡出手?

\"我看,道友長的很像南極仙翁。”

南極仙翁拎著茶壺的胳膊顫抖了起來,全身都忍不住劇烈顫抖了起來。\"前輩,前輩說笑了,晚輩、晚輩冇聽過這個名字。\"南極仙翁連忙道。戰戰兢兢的給三人湖茶後,南極仙翁惴惴不安的坐了下來。

這位前輩為什麼知道自己的名字?

南極仙翁自打化形以來,就一直在自己的洞府裡麵修煉。

此次外出,是他唯―一次外出,遇見的智慧生靈,隻有申豹和那頭青牛道友。對那頭青牛,南極仙翁冇吐露過自己的名字。

申豹又冇喊過自己的名字,那麼,這位前輩是如何知曉自己名字的?聖人的推算之力?

此刻,申豹同樣驚訝的看著玄清。

他分明記得,南極仙翁的自我介紹被玄清打斷,但現在玄清卻知道南極仙翁的名字。大羅恐怕也冇有這等能力吧?

難不成,這位不僅是大羅啊,很可能還是準聖?!我去!

我剛剛競然敢在一個準聖麵前拍桌子?申豹連忙又低下了自己的頭,根本不敢亂動。\"冇聽過啊?”

玄清笑道:“那也正常,不過再過段時間,道友還來崑崙山的話,應該能見到那位南極仙翁。”

洪荒天地中,樣貌最獨特的就是南極仙翁,額頭比整張臉都大,白鬚白髮,冇想到除了南

極仙翁之外,還有這種樣貌的其他生靈,玄清心中笑著想到。

南極仙翁愣怔了一下,再過段時間,這是什麼意思?難不成,這位前輩是在指點自己機緣嗎?

“前輩,您這話的意思是?”

\"東崑崙那邊,有個三清小院,道友可曾知曉?\"玄清朝南極仙翁笑著說道,故意冇理會申豹這個苛刻的主人。

“晚輩曾聽說過一二。““那就是了!“

玄清笑道:“等此次講道結束後,南極仙翁就會拜在元始天尊門下,道友和南極仙翁長的如此相像,那個南極仙翁雖然怕死,但人還不錯,道友要是能攀上一點關係的話,怎麼也比給彆人當奴仆強。”

說話的同時,玄清淡淡的掃了一眼申豹。

南極仙翁心中苦笑,這位前輩連自己怕死都知道。

可是,現在講道纔剛剛開始,鴻鈞老祖說了,此次講道要維持三千年時間!也就是說,這位前輩連三千年之後的事情都知道?

這怎麼可能.......

\"喝茶,喝茶!”

玄清笑若朝兩人抬了抬手,打擊申豹到這個地步就足夠了,玄清隻是看不慣申豹對老奴的態度,並不想和申豹做敵人。

“多謝前輩。”

南極仙翁還處在震驚之中,緩緩端起茶杯,冇多少心情的品茗了一口。轟.....

一道大道道韻,忽然在南極仙翁體內炸開。悟道茶?!

南極仙翁驟然睜大瞳孔,差點驚撥出聲。

但想到這位前輩連修為都不讓彆人知道,肯定不願意彆人說出這是悟道茶,南極仙翁連忙閉上嘴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