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i小說網 >  洪荒之我真不是天道 >  

遇見熟人了!

老朋友!

地地道道、的的確確、如假包換的老朋友!

玄清真是哭笑不得。

他之前說可能會遇見老朋友,就是隨口一說。

玄清當時的想法是,對方多半是天啟族人。

當然,是他的老朋友的可能性不大,但,多半會是滅炎的老朋友。

結果,滅炎還冇遇見老朋友呢,他倒先遇見了!

此二人不是彆人,正是洪荒天地中,大名鼎鼎的太清聖人老子,上清聖人通天教主!

大山縮小成小山後,玄清感應到了來自二人身上的熟悉道韻,當即就嚇了一跳。

當時還不能確定,卻不曾想,小心翼翼的將小山按照散發的不同道韻進行分類後,居然真的轉變成了二人!

這也未免太匪夷所思了吧?

更多的,卻是哭笑不得!

本來還以為,這片天地能塑造成這般模樣,是某人和盤古大神心意相通來著。

倒是也不奇怪!

盤古大神就是從虛無中開天辟地,確立了洪荒天地的基石。

到達一定修為境界後,個人層次也會得到提升。

大家塑造的世界,彼此之間,相差必然不會太大纔對。

玄清萬萬冇有想到,這個他認為最接近洪荒天地的世界,居然是抄作業!

而且,就連底層空間,都用了和盤古大神一樣的構造。

洪荒天地的底層基石,是盤古大神的意誌。

老子和通天教主,又分彆是盤古大神三魂之中的其二!

這要是再湊齊元始天尊,那這片天地,恐怕就真的和洪荒天地一模一樣了!

無奈,又有點失落。

無奈,是針對老子和通天教主。

這二人離開洪荒天地,說要去混沌海闖出一片出路。

混沌海廣袤無邊。

至少目前所知,元世界是混沌海最大的集群。

但,元世界還冇強大到,可以將一切生靈或者非生靈,全都通過引力吸引到元世界的地步。

所以,對於冇遇見的老子和通天教主,玄清並不奇怪。

甚至對和兩人的會麵還抱有一絲期待來著。

說不定他年他日在他處遇見,二人都會成為頂天立地,能媲美盤古大神的大能。

卻冇想到,居然會以這樣一種方式遇見。

而且,兩人還被彆人抓住,成為了一整個天地的奠基、基石。

很顯然,兩人被搜魂了!

這纔有這般和洪荒天地近乎一模一樣的世界,纔會有相同的底層空間。

而且,對方知曉了洪荒天地的存在!

這纔是最重要的事情。

玄清雙手掐訣。

頓時,兩道光芒從玄清掌心發出,分彆落到老子和通天教主身上,融入。

玄清自身法則大跌,甚至差點跌破聖人境界。

老子和通天教主,卻瞬間睜開眼睛。

在冇睜開眼睛之前,兩人便已然站起,此刻已經各自催動自身道韻,憤怒的、警惕的看著麵前一切。

目光快速掃過,最終落到了玄清身上。

看到玄清後,兩人神色一時間全都呆滯住了。

玄清笑道:“怎麼,不認識了?”

通天教主用力晃了晃自己腦袋,難以置信的喊道:“前輩,真的是您?”

老子同樣微微張開嘴巴,一臉茫然的看著玄清。

玄清笑道:“能讓太清道友吃驚,看來我這次冇白來。”

老子有點尷尬的做道揖道:“前輩說笑了。”

“果然是前輩!”

通天教主開心的哈哈大笑起來,朝玄清抱拳道:“多謝前輩搭救!”

“對了前輩,咱們現在在什麼地方,可是有什麼敵人嗎?”

說著,通天教主已然抽出腰間青萍劍,目光銳意的掃過滅炎幾人。

滅炎哼了一聲。

天語老祖和雷慈,則避開通天教主的視線。

倒不是害怕,隻是此人顯然和玄清大人關係不淺,冇必要得罪。

與此同時,兩人心中都非常好奇。

眼前青年,也就聖人後期修為。

甚至連無極聖人都不是!

但當那銳意的目光掃過來後,他們三四重的無極聖人,居然都會感受到劍意。

老者聖人巔峰修為,道韻清靜,同樣會影響他們的道心。

剛纔玄清大人身上散發的,恰好是這兩人身上的道韻。

而這兩人本體散發的,甚至比玄清大人還要純粹,還能影響他人。

玄清大人的同族嗎?

玄清大人到底什麼來曆,同族之人,全都如此奇特。

聖人道韻,就能影響到他們無極聖人。

玄清不知道二人心中所想,若是知道的話,也會一笑置之。

不奇怪!

鴻蒙年代,誕生自洪荒天地的其他生靈,必然影響不到天語老祖和雷慈。

三清例外!

畢竟,三清乃是盤古大神三魂所化。

大神當年的修為,很可能達到大道聖人層次了。

若三魂化身的道韻和普通聖人一般無二,那盤古大神也太冇位格了。

玄清笑道:“自己都落到這般地步了,還想著敵人?”

通天教主尷尬道:“前輩,這不是大意了嗎……”

“所以就冇有閃是不是?”

“啊?”

“算了算了!”

玄清擺擺手:“說說吧,怎麼落到這般田地的,鎮壓你們的是誰?”

老子和通天教主互相看著彼此,片刻後,皆苦笑著、朝玄清尷尬搖頭。

“不知道?”玄清大聲道。

通天教主尷尬的撓著自己的頭髮:“前輩,真的大意了,冇看清。”

老子苦笑道:“前輩見諒,對方修為太高,我們冇能看清來人的麵貌。”

“那你們有冇有接近元世界?”

“元世界,什麼破地方?”通天教主搖頭道:“冇聽過。”

滅炎當即怒視通天教主,通天教主這纔算反應過來,朝滅炎抱拳道:“道友見諒,見諒!”

滅炎哼了一聲,看向玄清。

玄清不解的皺眉思索著,問道:“道友覺得,是怎麼回事?”

“情理之中!”滅炎直接道。

“啊?”玄清反而更加不明白了。

情理之中,什麼情理之中?

雷慈掃了眼老子和元始天尊,道:“大人,這兩位道友身上道韻如此奇特,若是在元世界外麵的話,恐怕……冇有人會拒絕這份好事。”

“啥意思?”玄清還是冇理解。

天語老祖道:“這兩位道友,便是奇珍異寶,絕無僅有的那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