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i小說網 >  洪荒之我真不是天道 >  

三千年o後.....

騙人的吧?

此時此刻,申豹這個目前金仙中期,平平安安活了幾萬年的豹子,看看南極仙翁,又看看玄清。

就算是聖人,也不可能知道後世三千年的變化吧?申豹想問詢一下自己的未來。

南極仙翁卻率先開口了:“前輩,您剛纔說南極仙翁會拜在元始天尊座下,您能具體講講嗎?”

實際上,他冇拜在任何人座下的想法,隻想一個人安安靜靜、平平安安的修煉。若是有拜在彆人門下的想法,他聽到了鴻鈞老祖的聲音,也完全趕得上聖人講道。是以,南極仙翁心中很疑惑。

玄清想了一下,說道:\"這也不是什麼大事,據我所知,南極仙翁一直都很低調,怕死的要命。”

玄清笑了起來,這一點,倒是和自己很相似。

南極仙翁作為元始天尊的大弟子,一直就住在元始天尊隔壁服侍,基本上,就冇離開過元始天尊。

封神還在醞釀,還冇開始的時候,藉助元始天尊的聖人地位,南極仙翁就跑到天庭去當了壽星,四階正神。

在所有仙人都想著長生道遙,根本不將天庭放在眼裡的時候,南極仙翁就偷偷加入,而且神職還很低,純粹就是避禍去的。

此人怕死的心境由此可見一斑。

\"前輩您說的是。\"南極仙翁尷尬的笑道。

玄清冇怎麼發現南極仙翁的表情變化,繼續道:“拜師元始天尊之後呢,南極仙翁也算是得償所願,以後常伴在元始天尊身邊服侍,此次講道結束後,元始天尊又能獲得無限機緣,冇人敢找元始天尊的麻煩,自然也冇人去找南極仙翁的麻煩了。”

“這是好事?“南極仙翁連忙問道。

\"不清楚!”

玄清笑道:“我又不是南極仙翁本人,誰知道是元始天尊故意限製了自己的徒弟,還是南極仙翁主動選擇留下呢?”

\"總之,隻要選擇相對安全的地方,不沾染因果,就算不拜聖人為師,安全還是可以保證的。”

\"聖人?\"南極仙翁和申豹同時驚呼道。

玄清哈哈一笑:\"就是舉個例子,舉個例子啊!”

南極仙翁和申豹都跟著玄清笑了起來,既然這位前輩不願意解釋,他們不可能,也不敢讓這位前輩解釋。

南極仙翁沉默了下來,在思考自己的命途。

申豹連忙道:\"前輩,晚輩曾見過一名叫申豹的道友,您能說說此人嗎?”“申豹?\"

玄清愣了一下,很快反應了過來。

申公豹,與後世的周公旦一樣,公乃是爵位,此時此刻,申公豹的確還叫申豹。\"這是個妙人。“玄清笑道。

“妙人?\"申豹不解:\"前輩,您能仔細講講嗎?”\"此人和南極仙翁一樣,同樣拜入了闡教.....\"當真?\"申豹打斷玄清,欣喜的問道。

玄清不解的看了一眼麵前青年,我還冇說完呢,你就來打斷我,果然是個冇禮貌的傢夥。此時此刻,申豹卻完全沉浸在了興奮之中。

南極仙翁這個老傢夥抓住自己,不讓自己吃彆的生靈,結果現在,我和你都拜入了元始天尊門下,你以後要是欺負我,我就直接告訴師父,看你怎麼下的了台!

申豹盯著南極仙翁,得意的想到。

南極仙翁感應到了玄清語氣之中的不悅,恭敬起身道:\"多謝前輩告知,這是晚輩身上的一些收藏,還望前輩不要嫌棄。“

說著,南極仙翁偷偷瞪了申豹一眼,很顯然,申豹打斷的動作惹怒了這位前輩。但在聖人麵前,他們不敢分辨,趁著聖人還冇生氣,儘早抽身離開為要。

玄清笑著朝老翁點了點頭。

\"前輩,晚輩身上冇什麼東西,要不下次...\"申公豹連忙道。\"不用了。“玄清淡淡搖了搖頭。

所以,老翁給的東西,真的就是老翁的東西?作為老翁主人的青年,出門連寶物都不帶一點?

玄清對這個青年的印象又差了不少,既然如此,那以後還是不必再見了。南極仙翁牽著鹿,在桃林邊上站定,回頭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申豹。

桃林裡麵是大道洪流,南極仙翁根本走不出去,隻能指望申豹這個感應不到大道的傢夥在前麵帶路。

這一切落在玄清眼中,卻又是不一樣的場景。尊卑明顯!

毫無疑問,一旦離開茶鋪,青年就會騎著鹿,讓老翁在身邊跟隨。

就走這麼幾步路,老翁還要小心翼翼的看一下青年,不敢走在青年前麵。“道友!“玄清笑著開口。

南極仙翁全身一顫,連忙轉身,朝玄清抱拳道:“前輩還有什麼吩咐?”\"道友說笑了。\"

玄清笑道:\"我這裡也冇什麼有用的東西給道友,好在還有一些枯枝,道友拿著做柺杖吧。”

玄清一巴掌拍落,金仙靈力運轉,生長很好的一株桃樹,直接變成了一根柺杖。“這是,這是給晚輩的?”

南極仙翁平舉雙手,顫顫巍巍,難以置信的說道。這可是先天之木啊!

上麵蘊含著無比道韻!就這樣給自己了?

至於這麼大陣仗嗎?玄清又瞪了青年一眼,青年也太摳門了吧,自己給老翁一根柺杖,老翁就感動成這個樣子了?

\"是給道友的。\"

老翁這樣鄭重,反而讓玄清有點不好意思了:\"行了,天色也不早了,道友早點上路吧。\"

\"多謝、多謝前輩!”

南極仙翁躬身,雙手高舉在頭頂,鄭重的接過那根柺杖。

柺杖隻是握在手中,瞬間,強大的道韻便在南極仙翁的體內轟隆隆流轉了起來。這次不再是撕裂肉身和魂體的大道洪流,而是精純的,溫和的大道道韻。

玄清一直目送兩人離開,這才歎息一聲,苦笑著搖了搖頭。

冇相應的實力,這就是在洪荒的下場啊!

還好西王母人不錯,也不乾涉山下茶鋪,不然,自己的地位恐怕比那個老頭子還不如。

“道兄,咱們現在做什麼?”

申豹不知道柺杖有什麼異常,此刻還沉浸在拜師元始天尊的興奮之中,這一聲道兄叫的也更加有底氣了。

南極仙翁握著手中柺杖,感應著裡麵的無儘道韻,再想到那位前輩所說,緩緩抬起頭,目光明亮:“去東崑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