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i小說網 >  洪荒之我真不是天道 >  

“申豹,這時候已經有了嗎?“

茶鋪裡麵,玄清嘀咕了一聲,也有點兒不解。記得封神的時候,申豹還是薑子牙師弟來著。

薑子牙,也是紫霄宮議封神之後,道祖催動天道,專門誕生的封神工具人。申豹是另一個工具人。

薑子牙負責聯絡闡教,斬殺截教陣營。申豹負責忽悠截教仙人上門送死。

不過,就算那個申豹真的是未來的申公豹,但數萬年之內,元始天尊肯定不會要。等封神需要申豹這個工具人了,元始天尊纔會將申豹收入門下。

元始天尊收徒標準,一定是福緣深厚,跟腳清正者,也就是說,先天生靈!

唯一一個不是先天生靈的黃龍,就因為元始天尊冇賜下寶物,縷縷被截教吊起來,成了闡教和截教二代弟子衡量戰力的戰鬥單位。

龍族都是如此,又何況申豹乎?

剛纔玄清想補全的話語便是這些,結果被那個冇禮貌的傢夥打斷了,玄清也就懶得繼續說了。

反正都和他沒關係,說那麼多做什麼?至於南極仙翁擺在桌上的那些東西.....

就是一些藥材,還冇玄清藥園裡麵的藥材質量好,玄清笑著搖了搖頭,伸手一揮,這些藥材全都在金仙靈力作用下化作了粉末。

隻有很小一部分靈力,融入到了玄清體內。...-

紫霄宮。

鴻鈞全身沐浴在紫色光芒之中,聖人道韻流轉,紫色光芒覆蓋在每一名生靈身上。在場生靈,大多露出恭敬而若有所思,有所領悟的表情。

此次所講大道,乃準聖之下,著重大羅。

在場生靈,均是大羅真仙之上。

非大羅,都無法進入紫霄宮。

所有的紫霄客,此刻都頻頻點頭,,臉上露出原來如此,深受啟發的表情。但是,鴻鈞很惱怒!

鴻鈞臉上看不出絲毫表情,依舊是聖人融入大道,無悲無喜的平靜笑容,心中,卻很生氣。

因為,他的弟子!

坐著六個蒲團的親傳弟子,冇一個在認真聽講!

就算此六人都是大羅金仙後期乃至巔峰的修為,但他此刻已經講到大羅金仙的修煉境界了。

難道說,這六人對大羅金仙這個道境的領悟,還要超過他這名聖人嗎?

鴻鈞一心二用,一邊講道,一邊操控手中造化玉碟旋轉,感應著六人身上散發的道韻。很快,鴻鈞就發現了異常之處。

此六人,全都拜訪過西崑崙那位前輩!原來如此!

找到根源後,鴻鈞平靜了下來。

他現在還不是那位前輩的對手,但對接下來的修煉,他已經有了自己的規劃。他不相信,自己永遠都不是那位前輩的對手!

蒲團上麵,女媧一雙美目悄悄看向周遭。

太清老子從一開始就是那個狀態,眼睛半睜不睜,一動不動,看不出任何狀態。元始天尊保持著恭敬神態,意守心神,看不出到底在想什麼。

通天教主,偶爾左顧右盼一下,偶爾會陷入遐思。

接引和準提......

女媧隨便掃了一眼,就收回了自己的目光。

這種人,她根本就看不起,也不想在兩人身上浪費什麼精力。兩人表現的都很尊崇,女媧覺得那表情很假,甚至很噁心!女媧娘娘在心中緩緩點了點頭。

看來,隻有我去拜訪過西崑崙那位前輩,彆人應該冇拜訪過。不然的話,也不會出現此時此刻這樣的表情了。

鴻鈞老祖講的修煉之法,的確有些用處。

但也就是有些用處而已,鴻鈞身上散發的聖人道韻,還不足那位前輩身上的百分之一,甚至千分之一,對人的道境啟發基本冇有。

看來,想要在鴻鈞老祖這邊得到九天息壤、三光神水是什麼機緣的訊息,暫時是不可能的了。

等講道結束,就去找那位前輩好好問詢一番!女媧娘娘心中有了計較,心身逐漸寧靜了下來。老子一動不動,此刻心中也在腹誹。

鴻鈞老師,看來和那位前輩相差甚遠,不過,此次講解的隻是準聖之下修煉法,或許將來,鴻鈞老師講解準聖、甚至聖人修煉法的時候,,會和那位前輩靠近。

暫時聽聽便是!

元始天尊很規矩的坐著,表麵不動聲色,對鴻鈞老祖講解的道法,同樣不覺得有多厲害,但鴻鈞老祖的很多主張,卻和元始天尊不謀而合。

通天教主心中歎息一聲,乾脆閉上了眼睛。反正大兄看起來也是閉著眼睛的,不要緊!何況鴻鈞老祖講解的道法,通天著實看不上。接引和準提,也有著和通天差不多的想法。但兩人想的更多!

起西方!

西崑崙那位聖人,顯然不願意插手外界之事。

西方想要崛起,隻能緊緊抱住鴻鈞聖人的大腿了,所以,兩人表現的非常恭敬!

……

日月流轉,洪荒不計年,茶鋪的蜜蜂都有成了地仙的,和幼息們分享了不記得多少次蜂蜜,三千年匆匆而過。

\"哎....\"玄清歎息一聲。

\"師父,怎麼了?\"西王母連忙問道,幼惠們也都關切的看向自家師父。\"你們這修煉的,真的太慢了!~玄清苦笑著搖頭道。

彆人冇有計算年數,但他心中一直在記錄著。

紫霄宮講道要結束了,他的修為還是金仙初期,這點玄清不覺得意外。可是,王沫和幼惠們還是天仙境界,玄清是真的非常擔憂。

西王母和幼患們麵麵相覷,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師父未免太高標準,嚴要求了吧?

如今,這些幼患們都到大羅真仙巔峰,距離大羅金仙一步之遙。西王母更是摸到了準聖的門檻,隻要稍微有點刺激,西王母就確定自己能進階準聖。這還慢?

不過,師父連那位叫鴻鈞的聖人都不放在眼裡,看來,還是他們的層次太低了。“師父,這不是有您嗎?”

青鸞笑著蹲在玄清身邊,和猩星分左右給玄清捶腿:\"就算髮生了天大的事情,也有您照看著我們,您說對不對啊?”

“再說了,現在我們都天仙後期了呢,馬上就趕上師父了,這樣的速度還慢嗎?我們要是趕上了師父,那師父豈不是很冇麵子?”青鸞嘿嘿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