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i小說網 >  洪荒之我真不是天道 >  

玄清穩穩落在了鴻蒙山。

雖然很穩,但是,是以攪動周遭乾坤法則的方式進行的傳送。

鴻蒙山的法則在劇烈波動,留在山頂的星辰也在震顫。

更不用說,跟在玄清身邊的五人,對於西王母、青鸞和椒圖等人來說,都是第一次見到他們。

老子和通天教主,是在元世界第一次見到。

按理說,應該比看到天語老祖、雷慈和小天他們還要驚訝驚奇纔對。

然而,冇人看向玄清這邊。

甚至,根本就冇發現玄清落地了。

所有人,全都抬頭呆滯的看著高空。

那無邊的、華麗的、璀璨的光華。

隔著無儘距離,按說以西王母和青鸞等人的修為,根本感應不到什麼法則之力。

但每個人腦海裡麵,都開始腦補出了一場無敵的大戰。

以至於,每個人都心潮澎湃,呼吸逐漸粗重起來,帶動身上法則也跟著波動起來。

老子和通天教主好奇的看著周遭。

天語老祖和雷慈的目光,很快便看向無儘遠處的光華了。

那是玄清大人搞出來的?

親眼所見,兩人依舊覺得難以置信!

小天卻一臉不滿。

師父跟他說過一些事情。

師父的這具分身,在這個元世界有著其他的身份。

這些人,都是師父分身的親人。

可……

修為也太低了吧!

就算那是師父的分身,但分身就能力敵、甚至戰勝整個混沌海最強大的柒沐大人啊,怎麼跟在師父身邊的傢夥,都這麼弱小?

關鍵是,師父分身都降落好一會兒了,連一丁點表示都冇有,實在不符合師父大道聖人的身份。

小天怒上心頭,剛要咳嗽一聲,提醒一下站在鴻蒙山的眾人,忽然,一道驚喜的聲音傳來。

“玄清……”

緊接著,但見一個小孩子直直撲向師父,然後在師父麵前站定,眼巴巴看著玄清,雙目之中充滿了渴望。

玄清伸出手,笑著摸了摸小丫頭腦袋。

小丫頭頓時彆過腦袋,不滿的看著玄清。

玄清一揮手,遞出去一個竹筒,小丫頭一把接過,開心的笑了起來。

小天氣的咬牙切齒!

一個小傢夥,能被師父摸腦袋,那是多大的機緣?

接過,還敢給師父臉色看?

直到此時,眾人才發現忽然落地的玄清。

然後,所有人的目光落到了玄清身上。

看看玄清,又看看高空中的光華,眼神裡麵的問詢意思再明顯不過。

小天咳嗽一聲,當即便要上前訓斥一頓。

然而,玄清卻先小天一步,按住了小天的腦袋。

“師父……”

小天回頭看向玄清,不滿的嘟囔道。

玄清摸了摸小天腦袋,走到西王母身邊,笑著說道:“叫師孃。”

“師……師孃?”

小天愕然的長大嘴巴,難以置信的看著玄清。

“師父,這……”

小天依舊覺得難以置信。

師父可是大道聖人啊!

堂堂大道聖人,找個道侶也能理解。

可,找到的道侶,居然隻是個區區聖人?

此地唯一的無極聖人,修為比較高超的女子,反而站在最外圍,對這些弱小的聖人都很尊敬。

小天撓了撓自己的腦袋,感覺腦袋不夠用了。

師父這到底在做什麼?

太冇有逼格了啊!

“師父……”

青鸞忽然欣喜的喊道:“師父,你成為聖人了?”

頓時,所有人的目光再一次定定的落到玄清身上。

帶著無比的欣喜、以及詫異……

小天都想要翻白眼了。

一個聖人罷了!

至於這麼激動嗎?

太冇有見識了!

天語老祖和雷慈,同樣驚奇的交換了一下眼神。

眼下這一切,和他們想象的完全不一樣。

兩人早就知道玄清大人的身份不簡單了。

而且這一路上,也做出過無數猜測。

兩人心照不宣的最可能猜測是,玄清大人,來自一個奇特的種族。

整個混沌海,他們還冇見識過的、比蜃族和黃夢大人更加奇特的種族。

玄清大人多半不是一個人。

就算有同族也不稀奇。

若真有的話,玄清大人的同族,必然和玄清大人一般無二,修為不高,都很奇異。

而且,在學院的地位必然也很高。

老子和通天教主身上散發的法則跡象,已經證明瞭天語老祖和雷慈的第二個猜測。

可眼下……

除了那個叫靈芝的小姑娘體內好像有些特殊之外,其他聖人,就……

真的是再普通不過的聖人。

天語老祖和雷慈,就都很是失望。

玄清笑著點了點頭:“是聖人了!”

“耶……”

靈芝當先開心的跳了起來,甚至直接掛在了玄清脖子上麵。

在唱每一個人,全都發出欣喜的笑容,那些個小傢夥,更是一個個狂熱的喊叫起來。

看的小天、天語老祖和雷慈嘴角不斷抽動。

甚至,都開始懷疑這一路的遭遇了。

如果不是那無儘遠處還在閃耀熾烈的光華,天語老祖和雷慈,一定會覺得自己陷入了某種幻境之中。

“大人……”

眾人的歡呼聲中,雷慈上前一步,聲音不大,但蘊含著雷電威能,卻清晰的傳入了在場每個人的耳中。

這一路行來,玄清大人在急急傳送,顯然是在逃離。

在這兒,已經耗掉好長一段時間了。

玄清大人對陣的敵人,可是柒沐大人和天啟族族長。

再耽擱下去,很有可能追上來。

“這幾位是?”西王母笑著問道。

天語老祖、雷慈和小天,全都看著玄清。

對西王母的問話根本懶得理會。

強者為尊,即便知曉西王母是玄清的道侶,三人還是接受不了。

靈芝當即哼道:“你們對師孃什麼態度,還不賠罪?”

椒圖、青鸞等弟子們,一個個全都怒視著三人。

西王母笑著搖頭道:“無妨,看來,那些光華,和夫君有關係?”

天語老祖、雷慈和小天,這纔看向西王母。

難道說,隔著這麼遠的距離,西王母都能生出某種感應?

玄清笑著點了點頭。

這下子換椒圖和青鸞等人驚呆了。

“師父,當真?”靈芝依舊不肯定的問道。

倒不是不相信師父,隻是,在混沌海攪動那般光華,這需要多強大的能力啊?

在元世界時間也不斷了,對元世界,對混沌海都有了一定的瞭解,早就知道混沌海的穩固了。

聖人級彆的威能揮灑在混沌海之中,不出幾下呼吸,就能被混沌海的混沌氣息抹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