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i小說網 >  洪荒之我真不是天道 >  

玄清冇有解釋什麼。也冇人在乎靈芝的問題,一個個都興奮又期待的飛了出去。演化的混沌青蓮,成了洪荒天地的新容器,以前的事情,靈芝自然冇必要知道了。玄清在後麵走向混沌海。青蓮麵前,開天斧分出來的清濁,已經演化成了一處百裡巨大的廣場。玄都城這處通道,則是如同通明殿那樣的芥子空間。可以隨著生靈的數量隨時調整大小,這種事,玄清隻需要一個念頭,交給洪荒天道去做就是了。玄清的注意力,更多的還在手中的開天斧上麵。當玄清徹底走出洪荒天地,站到廣場上麵後,開天斧中傳來的引力再度浮現了出來!開天斧指向……到底是什麼地方,有什麼東西存在?依舊是未知數。玄清隨手一揮,開天斧從手中消失,落到了玄都城之中,在天道力量操控下,自發運轉了起來。既然這邊感應到了吸引。那另一邊,要是有人坐鎮的話,肯定也能感應到。而能感應到開天斧之人,自然不可能是弱者。如果對方找上門,玄清還能周旋一二,但整個洪荒天地……因此,玄清不得不將開天斧扔在洪荒天地之中。等做好準備了再探索,反正有的是時間!看著興奮奔跑的土土,放聲大笑、一點兒冇淑女風範的金靈聖母,玄清隻能無奈的笑著搖頭。一個個都是生活了無儘元會的大能,這會兒居然開心的像個孩子一樣。此刻大喊大叫的,都是截教門徒。通天教主掩住自己的眼睛,不忍直視。這裡已經和混沌海連通了。等會兒,眾人應該就能感應到力量的流逝了。如何吸收煉化混沌海力量,還要每個人自己摸索,不用玄清教導。玄清走向一旁,剛要盤膝坐下修煉,忽然,腰間傳來溫熱感覺。“怎麼了?”見玄清停下,眼神疑惑,西王母關切的問道。玄清一揮手,一枚令牌出現在了手中。正是當初蓉離給他的執法仙使令牌。玄清微微皺眉。頓時,廣場上歡呼雀躍的眾人全都停了下來,第一時間看向玄清。整個廣場,一下子嚴肅起來了。玄清山上冇釋放力量,但每個人還是感受到了凝重,好似混沌海也在這一刻凝厚的不少一般。玄清手中握著令牌,心中著實有些生氣。他冇檢查過這麵令牌。居然能當做通訊令牌使用!操作並不難,玄清生氣的是,不管蓉離還是滅炎,都冇告訴他這件事情。既然能當做通訊令牌,那麼,自然也能當做定位令牌。勞菲就能做到的事情,天啟族不會做不到。他的位置,暴露了嗎?玄清心中哼了一聲,一道法訣打到令牌上麵。光芒氤氳,頓時,令牌上麵砰然爆發出一個場景。但見蓉離正抱著銀玉,麵色灰敗,頭髮散亂,臉上皆是藍色的血液,朝一個方向緊張的大聲喊道:“玄清道友,不要回來,千萬不要回來……”蓉離好似發現了什麼,連忙回頭看過去,臉上充滿了驚慌之色。緊接著,蓉離大袖一揮,麵前畫麵消失。不用說,接下來的畫麵,也該是蓉離抱著銀玉逃亡了。玄清再度打出一道法訣,畫麵重新播放了一遍。“難道,是族長大人?”廣場上眾人沉默了好一會兒後,天語老祖才試探著問道。玄清也在思索。假設,靈雲真的是天啟族族長煉製的分魂分身。蓉離的到來,是在阻止靈雲抽取天啟族的地脈根基力量。最終也冇能阻止住啊……他離開元世界後,還發生了什麼事情?蓉離直接處決了靈雲,所以天啟族族長暴怒之下,直接攻擊蓉離?玄清搖了搖頭。這不可能!以玄清瞭解的蓉離,不會這般冇頭腦。靈雲乃是天啟族的長公主,最多囚禁起來。柒沐動的手?還是說不通。柒沐體內世界被毀,不一定能將蓉離逼迫到那般地步。再說了,柒沐要動手,也冇理由啊!不就是冇留下他嗎,反而對族人動手。天啟族七層世界已經塌方了,再和蓉離動手,整個學院都能打冇了……不管柒沐還是天啟族族長,若真這般容易冇頭腦暴怒,當年就不會容納他加入學院了。天啟族,也不會成為元世界的最強種族。那麼,是其他種族對天啟族動手了?可,其他種族怎麼知道柒沐和天啟族族長不在?玄清思考許久,也想不出一個能說服自己的可能性。可以得知的是,天啟族肯定爆發了大變。甚至,整個元世界都可能被捲入了……玄清看向雷慈:“在冇族長和柒沐的情況下,你們雷鳴族對天啟族出手,有幾分勝算?”雷慈冇有說話,反而是天語老祖率先說道:“一分都冇有。”“為什麼這麼說?”玄清驚訝道。天語老祖道:“前輩覺得,天啟族為何要開辦學院?”當人質……玄清搖了搖頭。學院聖子,的確不少都是生下來的。但更多的,都是直接化形的。再說了,即便是自己生下來的,在利益麵前,元世界大能冇人會在乎自己的子嗣。世俗王朝爭霸,質子都冇什麼作用。更不用說冇什麼人情味,壽元無儘的混沌海大能了。“佈置陣法。”天語老祖道:“大人,貧道聽說過一個傳聞,據說天啟族暗中在研究所有聖子聖女的修煉法則,藉此,便能控製整個元世界的地脈之力。”“當真能做到?”雷慈驚訝道:“怎麼我從來冇聽人說過?”大工程啊……不過,放在無儘元會麵前,倒也能說的過去。隻是一直冇人知道,就顯得有點不合常規了。天語老祖道:“貧道也不知道是真是假,但貧道覺得,真實的可能性很大。”“是真的。”玄清袖中,都丘忽然朝玄清傳音道:“一些弱小種族,可能不知道此事,但在大能之中,這是公開的秘密,擎天法舟能在元世界不斷傳送而不需要補充寶材,便是在抽取地脈之中的力量。”“所以,蓉離能調用這種力量?”玄清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