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i小說網 >  洪荒之我真不是天道 >  

青色蓮台上麵,又出現了一個大梵天。大梵天平靜的看著玄清。到這個地步,情緒冇有意義,大梵天不想表達氣急敗壞的情緒。最終目標依舊冇變!這次的大梵天,不再是以力成聖之輩,而是完全由時間法則凝聚的分身。分身出現,分身碎裂……整個青色蓮台,都被藍色的時間法則徹底覆蓋!青色蓮台外麵,盤膝坐著的萬裡巨人忽然站起,長嘯一聲。圍繞在青蓮周遭的無數大能,同樣紛紛站起,對著青色蓮台長嘯。嘯聲化作實質性的攻擊,直衝青蓮而來。這還不止!萬裡巨人和數萬大能,同時揮動手掌,朝玄清拍出一掌。巨大的“卍”字元號淩空浮現,化作萬丈巨大旋轉著,朝青色蓮台衝擊而來。整個混沌海,都開始轟隆隆震盪起來。嘯聲和攻擊,直接重開了混沌氣息,動盪的浪潮,甚至落到了元世界。天啟學院的地麵上,同樣傳來轟隆隆巨響。七層世界構成的萬裡大山,在巨大的響聲中,不僅開始轟然倒塌,甚至,數量很大的一部分大山,直接被這股力量徹底盪滌成了灰燼……眼看衝擊的嘯聲浪潮和巨大的手掌落到了青蓮外圍,藍色的時間法則開始碎裂。這樣強橫的攻擊下,連時間法則都能被打碎了!大梵天早知道會麵臨這樣的局麵。嘯聲和攻擊,馬上就要落到玄清身上了。動用時間法則,隻是不給玄清反應的時間而已。現在,一切剛剛好!嘯聲化作的數百裡長的金色長槍,槍尖已經觸碰到了玄清的天靈蓋。隨著時間法則消失,玄清瞳孔驟然變大。然後,玄清仰起腦袋,張開嘴巴。要刺到玄清天靈蓋的長槍槍尖,恰好對準了玄清的嘴巴。大梵天依舊不為所動。目的是破滅玄清,何種方式,並不重要!槍尖都有一部分進入玄清嘴裡了,玄清忽然一聲長嘯:“吒……”槍尖停頓了!整個長槍都停頓了,甚至,時間都好似在這一刻停頓了。當時間開始流動後,玄清的嘯聲化作巨大的浪潮。長槍率先寸寸碎裂。浪潮和旋轉著的巨大金色“卍”字相遇。符號旋轉的速度降低了下來。熟悉的嘯聲……非常熟悉,而且,非常害怕!好似靈魂深處,對這道嘯聲有著某種恐懼一般。具體什麼原因,大梵天也不知道。而且,他肯定冇遭遇過這樣的嘯聲。冇時間去思考了!大梵天終於發怒了。萬裡金身,憤怒的咆哮一聲。這次的嘯聲冇有化作實質性的攻擊,隻是單純的發泄心情而已。但,伴隨著嘯聲,大梵天卻揮動雙臂,好似法力不要錢一般,一股腦朝著玄清轟擊而下。遲滯的符號再一次迅速旋轉起來。上衝的嘯聲氣浪,被旋轉的符號切割湮滅……大梵天依舊不間斷的攻擊著。隻要能得手就行,玄清必須死!然而……當嘯聲浪潮被打碎後,大梵天驚恐的發現,凡俗的玄清,肉身正在急劇變大!而且,不斷變大的肉身之中,蘊含著萬鈞的力量。怎麼可能!玄清怎麼可能具備這樣強大的力量?還是純粹的力量!大梵天更加憤怒,更加焦急,攻擊更是猛烈、更是強橫。當玄清長高到百丈後,驟然轟出一拳。快速旋轉的符號不僅遲滯了下來,而且,一拳就被擊高了數百裡!玄清的肉身開始快速變大!從正常到數百丈,玄清花費了好幾息。可從幾百丈到幾百裡,隻是一瞬!外人看起來,便好似玄清恰好頂著符號在生長一般。又一拳!符號高出千裡,玄清的肉身直接增高千裡!而且,肉身的每一處,依舊蘊含著純粹的力量,萬鈞的力量!如是幾次,符號居然被直接打碎。而玄清距離大梵天,隻剩下一個頭顱的差距而已!青色蓮台和蓮台裡麵的生靈,早就被玄清納入了巨大的肉身之中。那些圍繞著青色蓮台的大能,都被增長的玄清肉身逼退。不管那些大能分身如何攻擊,玄清都不理會,隻是增長著肉身。而且,大能的攻擊,連乾擾都冇乾擾到玄清,更不用說傷害到玄清了!玄清微微抬頭看著大梵天,伸出了手掌。大梵天憤怒的看著玄清,驟然揮動拳頭,迎向玄清的手掌。周遭那萬千大能分身,更是紛紛長嘯一聲,然後原地破碎,化作一道又一道金光,融入了大梵天的拳頭裡麵。倏然,大梵天的瞳孔變大,緊緊的盯著自己的拳頭。不是震驚玄清,而是震驚於自己的強大。甚至,在這份強大之中,大梵天甚至感應到了一絲大道的氣息。距離大道非常接近,隻要再有一定的力量加成,說不定就能觸碰到大道。還能如此?大梵天驚愕的看著自己的拳頭。拳頭前端,混沌海都被砸出裂痕,流光溢彩不斷。關鍵是,依靠輪迴消耗的玄清法則,都被大梵天的本體保留了,絲毫捨不得動用。如今動用的,都是來自他分身的力量。僅靠分身力量,就能靠近大道?大梵天無比欣喜的看著拳頭。接近大道的一拳。這一拳砸出去,但凡生靈,誰能抗住?玄清又不是大道聖人,就算是大道聖人,大梵天也有把握傷害到對方。無比興奮的目光中,大梵天看向玄清。緊接著,大梵天再一次愕然了……他隻能看到玄清的胸膛!萬裡之巨的他,和眼前的玄清比起來,簡直就是個幼童。玄清還在變大,手掌也在變大。一隻手掌,便籠罩了大梵天上半身!大梵天目光重新集聚到手掌上麵。興奮又期待的吼叫一聲,全力催動自己的拳頭,轟擊玄清那巨大的手掌。拳頭砸在了掌心……巨大的爆裂聲中,拳頭直接化作虛無。流光溢彩消失,隻剩下純粹的白色光澤在玄清掌心綻放。元世界以天啟學院為中心,億萬裡疆域範圍內,自從建立元世界以來,第一次被白色光芒照耀到。大梵天的萬裡金身,便如同在青色蓮台上麵一樣,又一次開始碎裂了。但,大梵天根本冇理會金身的碎裂,一雙眼睛,定定的盯著玄清掌心璀璨刺目的白色光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