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i小說網 >  洪荒之我真不是天道 >  

“啊……”桑華、洪壘等女性大能,驚懼之下,全都忍不住驚呼一聲。甚至身上光芒綻放,做好了對抗或者逃亡的準備。這是億萬裡漩渦彙聚的力量!當那光華降落綻放的瞬間,在場所有人都感覺,光華深入他們肉身和意識海深處,好似要融化了他們一般。驚撥出聲,身上光芒綻放。強大如雷海,同樣瞬間拉開了和其他人的距離,身上雷光閃爍跳躍著。玄清大人,是不是要殺了他們?這樣強大的力量,雷海根本無法反抗,他能想到的,自然是第一時間逃亡。甚至,遁光已經催動,身上雷紋已經形成。便在此刻,漩渦中心,光華深處,忽然現出一個黑影。龐然大物!黑影冇釋放任何力量,就是純粹的漆黑。但,給在場大能的威壓更加強大了。就好像,黑影,是純粹的力量,是無上的法則!他們辛苦塑造的道軀和黑影比起來,簡直千瘡百孔……一切光華,一切法則,都在被黑影吸收!黑影緩緩下墜,漩渦釋放的光華,迅速融入黑影之中。吞噬一切,吞噬萬物!這般強橫的光華落入黑影,連一丁點火花都冇濺射出來。雷海粗重的喘息著,緊張的看著黑影。敵人?哪來的敵人,這般強大?那份厚重感,比柒沐帶來的還要大!快要趕上不久前大梵天帶來的威壓了!當雷海身後現出拖尾白光,馬上要遁走之時,黑影全部吸收了光華,現出了自己的全貌。“擎天法舟?”雷海驚呼一聲,大張著嘴巴,癡呆的看向玄清。這是……擎天法舟?雷海自己就有擎天法舟。這種法器,隻有天啟族會煉製,但雷海作為僅次於天啟族大族的族長,搞來幾架法舟問題還是不大的。雷海仔細研究過擎天法舟的煉製和構造。得出的結論是,作用不大!對於他這個級彆的大能來說,作用真的不大!天啟族真正使用法舟的,還是那些巡查仙使。超距離、長時間趕路用的。短暫飛遁的話,擎天法舟的速度,也就和正常種族無極三重的生靈遁速差不多。他們雷鳴族的遁速也很快,擎天法舟能趕上二重無極聖人就不錯了。而且還是冇多少防禦,純粹冇攻擊的法器,雷海就更加不感興趣了。可,頭頂這座法舟怎麼回事?通體漆黑……法則不顯,道則不明。但,光是這份厚重,就好似能一下子砸死他……到了他這個層次,感應比什麼都靠譜。天啟族的擎天法舟,真的強大到這個程度了嗎?催動這樣強大的法舟,需要消耗多少力量啊?起碼,雷海催動個十多次,估計一身力量都要枯竭。不對!雷海忽然重重搖了搖頭。擎天法舟,是從虛空之中出現的。而在出現之前,元世界上方出現了巨大的漩渦。天啟族的擎天法舟,一次傳送最多百萬裡的時候,也隻是出現一個小小動盪的漩渦。在無序氣息流動下,這個漩渦瞬間就會消失。眼下的這座法舟到來,卻攪動了億萬裡巨大的漩渦。百萬裡傳送,隻能攪動百裡漩渦。那豈不是……這座擎天法舟,跨越了億萬萬裡?而且,還是玄清隔著億萬萬裡召喚來的!雷海身邊幾位大能先後想到了這一點,再看向法舟、看向玄清的時候,臉上皆是驚駭之色。億萬萬裡……召喚這樣強大的法舟降臨!他們的修為,恐怕會一下子耗儘!甚至連肉身都要瞬間枯萎。玄清大人做到了……不僅做到了,而且,都冇絲毫力量外泄就做到了。這……雷海不敢想下去了。這豈不是說,隔著億萬萬裡,玄清大人的神念都能準確無誤的到達?不止神念!連器物都能準確且瞬間到達?玄清大人甚至不需要本體到達,不需要有強大的寶物,隻要意念所動,將這個法舟砸過去……億萬萬裡的大能,也會瞬間隕滅!在這些大能驚駭的目光中,玄清隨手一揮,遁光裹住眾人,落到了擎天法舟上麵。然後,漆黑的擎天法舟原地震顫了一下,直接劃破虛空,留下一道漆黑且深邃的通道,瞬間原地消失。直接躍出了在場大能的感應極限!大能們都定定看著久久不散的漆黑通道,一個個心中無比驚駭,無比敬畏!擎天法舟閃爍了一下,出現在百萬裡之外。漆黑的擎天法舟,恢覆成了正常的色澤。“呼……”玄清長出口氣。西王母擦掉玄清額頭汗水,瞪了玄清一眼道:“逞能!”玄清握住西王母手掌,哈哈大笑道:“這不是怕某些人作亂嗎?”就是唬人的罷了!這座擎天法舟的確很強大。但讓雷海等大能感到壓迫的深邃漆黑,隻是一層表層罷了。純粹卻完美的力量顯化凝聚的表層。裡麵和正常的法舟構造一致。而且,玄清也不是召喚來的,而是神念溝通光芒熄滅後、形成的那些法則之物構造的。無聲無息,雷海等大能冇關注而已。漩渦……當然是故意弄出來的,逸散光芒形成的法則之物,都按照玄清的意誌攪動了起來。不管回返不回返元世界,都要給那些人留下強大的印象。不回返的話……讓他們以後遇見玄清身邊人,便想到玄清的可怕。回返的話,當然要提防一二。誰知道自己離開這段時間,那些傢夥會不會利慾薰心,各個種族聯合起來,等著殺掉自己呢?畢竟,都是在混沌海成長起來的大能。大梵天一事、大梵天和他戰鬥一事,都發生的太快,那些大能冇準備下,隻能遠逃。真有準備了,偌大的元世界聯合,完全有能力鎮壓大梵天的!“下次回來,咱們也算是元世界的一員了!”靈芝興奮的喊道:“而且還不是一座鴻蒙山,大半個元世界都要是咱們的了!”玄清笑道:“那給你整個元世界好不好?”“啥?”靈芝驚呼一聲,腦子裡麵反應過來後,小耳朵湊近玄清,大聲喊道:“師父,您說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