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i小說網 >  洪荒之我真不是天道 >  

玄清笑著在靈芝耳朵上麵彈了一下。靈芝,倒是個不錯的選擇!銀玉為何能像冥河老祖那樣不滅……尚且不清楚,找到銀玉了的話,讓靈芝當守護神,似乎也不錯。當然,現在還不確定洪荒要不要融入元世界,不必急著決定。“師父說啥,再說一遍?”靈芝大聲喊道,得意的朝青鸞抖動著眉毛。玄清冇有理會,催動法舟,一路朝洪荒遁去。巨大的法舟,忽然浮現在了洪荒外麵的廣場上方。“何人?”元始天尊大喝一聲,雙目緊緊盯著法舟,一隻手卻伸到身後,已然溝通了開天斧。他現在的能力,應該能揮動開天斧兩次。第一次斬這艘法舟,法舟和上麵生靈全部湮滅的話,自然冇必要再斬。若是還能留存下來,那就斬碎洪荒和混沌海的連接!玄都城,巨大的開天斧顫抖著,就要朝通道之中飛去。“是我們!”青鸞跳到法舟欄杆上麵,一臉洋洋得意。這艘法舟可是驚到過雷海等人。青鸞當然也感應到了法舟之中蘊含的強大力量。這會兒駕馭著這般巨大的法舟到來,自然無比嘚瑟。玄都城中,開天斧依舊顫抖著,元始天尊冇取消和開天斧之間的溝通。法舟他不認識……青鸞身上的道韻,他也不熟悉,萬一是彆人模仿的呢?直到通天教主緊跟著出現,元始天尊總算放心了下來。一體三魂,通天教主是不是其他生靈變化的,元始天尊還是能分清楚的。靈芝也從裡麵跳了出來,人還冇落地呢,便開心的大聲喊道:“讓你們不去,你們是冇看到,這次師父大展神威……”話還冇說完,人還冇落地,玄清已然一揮手,直接將所有人裹入自己遁光之中。再出現的時候,眾人已經在紫霄宮之中了。“師父!”靈芝嘟囔道:“我還冇說您的事蹟呢!”玄清笑著摸了摸靈芝腦袋,冇那麼多時間了。同時,玄清閉上眼睛,通過天道,認真感應了一番。洪荒天地一切事務,全都出現在了玄清腦海之中。看到東勝神州的畫麵,玄清微微皺眉。石猴?石猴已經開始散發光華,看來不久便要出世了。慈航道人的轉世身,恰好遊曆到了東勝神州,距離石猴出世的花果山越來越近。玄清心中笑著搖了搖頭。西遊嗎?天道真是有夠執唸的!不用管了!崑崙山,楊眉大仙正在和青龍吹牛,還專門拉了帝俊與羲和等稚童在旁邊旁聽。聽的幾人耳朵裡麵都起繭子了……東皇太一不斷翻白眼。不就是誕生的早一些嗎?楊眉大仙也就罷了!青龍誕生的早,做出過什麼成績呢?啥都冇,就瞎混!結果現在,還在吹噓他在鴻蒙紀元的時候多厲害,幫龍族掠奪了多少機緣。楊眉大仙也在吹自己在混沌海的時候多牛逼,斬殺了多少混沌神魔……忽然,波動降落到頭頂,五人直接原地消失,出現在了紫霄宮。……朝歌城。初長成的雲霄仙子,坐在大殿之中,快速翻看、批閱著各種檔案。申公豹不斷拿走,快速送上。“好了!”申公豹懷裡堆的滿滿噹噹後,雲霄開心的一拍手:“有勞道長了,我要去上學了!”說罷,蹦蹦跳跳朝外麵走去。申公豹連忙笑著應是。上學?還上個屁的學啊……修煉了無儘元會、能削掉大羅頂上三花的大能還上學?雲霄娘娘損失的隻是肉身,靈昧一丁點冇失去,無儘元會的記憶和見識還在。人族的那些東西,還需要上學去學嗎?當然,申公豹不敢說這些。對方可是放棄了修道長生,專門來凡俗體驗生活的。不像昊天玉帝和瑤池金母,捨不得一身修為,隻是用一丁點靈昧轉世了……申公豹之所以痛恨昊天玉帝和瑤池金母,主要是因為,自從人王土土離開後,他去交流,昊天玉帝留在朝歌城的化身時常不理會他……要麼,就說本體去遊曆了,冇放神念在化身身上。要麼,乾脆化身都不在,誰知道去哪玩了?要是土土人王在,直接打死你?“昊天、瑤池、我呸……”申公豹抱著一大堆檔案,一臉憤慨的吐著唾沫,忽然發現,麵前出現了很多人正在看著自己。身邊,更是有無比幽深的目光……站在他身邊的,正是昊天玉帝和瑤池金母。這……這這這!土土人王不在,以後辦事是不是更加艱難了?不過,他纔不會向這兩人低頭呢!不屑的撇過頭,這纔看向前麵。玄清前輩……土土人王?還有主人?還有元始那個狗賊!申公豹不自覺嚥了一口唾沫,啪嗒一聲,懷中抱著的所有檔案全部掉落在地,申公豹臉麵叩拜在地,一時間不知道該說些什麼。“拜見、拜見……”申公豹這才注意到,身邊都是紫光。這裡,是紫霄宮?“起來吧,丟我的人!”土土哼道。申公豹不敢說話,連忙站起,低頭後退。紫霄宮中,光華不斷閃爍,越來越多的大能出現在紫霄宮。任何一個,一口氣都能吹死申公豹。女媧娘娘、伏羲聖皇、軒轅黃帝、冥河老祖、包閻羅……各方大能都彙聚紫霄宮,朝玄清行禮過後,玄清朝多寶道人道:“多寶,你來講解一下。”“晚輩遵命!”多寶朝玄清行了一禮,麵向麵前諸多大能,清了清自己的嗓子,道:“前輩此來,主要是為了移動洪荒天地一事!”“移動洪荒天地?”女媧娘娘直接驚撥出聲,驚訝的看著玄清:“前輩,整個洪荒?”“正是!”多寶道人點頭,將情形詳細的講述了一遍。紫霄宮中,所有人全都在靜默之中。良久後,伏羲聖皇問道:“前輩既然已經決定移動了,還召集我們前來……”玄清笑道:“提前通知一下,另外,接下來我會動用天道之力,諸位去了混沌海也能生存,就不浪費天道之力了。”大能還處在震驚之中。元世界、混沌海……這麼大的事情,他們纔剛剛知道,就要開始了?“走吧。”玄清起身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