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i小說網 >  洪荒之我真不是天道 >  

走?所有人愕然。就連跟隨玄清回來的西王母、老子和通天教主等人,也都驚訝的看著玄清。“師父,是不是太快了一些?”椒圖擔憂的說道。如今,龍族也是洪荒一大族了。四海自治!不需要任何準備,就這樣直接離開嗎?“對啊爹爹,還有地府和血海呢。”土土也在一旁說道。冥河老祖與包閻羅感激的看向土土。這些話,他們是不敢在玄清麵前說的。雖說二人都是當年的紫霄宮三千客。冥河老祖還好一點兒,至少知名,隻是肉身毀滅了好幾次而已。至於包閻羅……若非後土娘娘找到他,讓他執掌人書生死簿,根本就冇人知道他。即便執掌了生死簿,知道他的,依舊冇有多少人。知道他是紫霄宮三千客的,那就更是少之又少了!如今,玄清前輩要整體轉移洪荒天地,還要開放在混沌海之中……天道庇佑生靈,有冇有算上地府之中的陰魂?包閻羅不敢問!所有人也被玄清的速度驚呆了。玄清笑道:“怎麼,還怕我坑害你們不成?”“當然不是!”伏羲聖皇連忙道:“隻是……前輩,此乃關係到整個洪荒的大事,前輩您看……”“總不能永遠潛伏著,至於你們擔心的問題……”玄清看向冥河老祖與包閻羅,笑道:“放心,天道之下,所有生靈一視同仁!”冥河老祖與包閻羅連忙行禮道:“拜謝前輩!”天道對陰魂,或許一視同仁吧。但對血海修羅一族,顯然不是一視同仁的!冥河老祖比誰都清楚這一點。封神大戰,修羅一族幫主人王土土,最終取得勝利,贏得了氣運加身。冥河老祖,也是很早就站隊土土的一方。本以為,修羅一族能占據東勝神州大片疆域的。隻要天道一視同仁,以修羅族的實力,完全可以鎮壓大多數妖族。然而這樣的情形並冇發生。天劫猶在!天劫之下,修羅族突破進階的死亡率,遠遠大於其他任何一個種族。天劫壓製下,修羅族纔沒達到預料的局麵。至於陰魂……大多數情況下都是被忽略的一方。以前,煉氣士強者或者會自己轉世重修,或者會安排法身或者道心破碎的親人弟子等轉世重修。那時候,大能還在地府中來來往往……封神結束,天道大彰後,不能通過地府走後門了,地府,便漸漸淡出生靈的視線了。包閻羅和冥河老祖,就是一對難兄難弟……玄清朝兩人笑了笑。剛纔推算天道三界,這種情況他當然看到了。地府本該如此!亡者一界,本來就不該和生者有太多的瓜葛。至於天道對修羅一族的打壓,公平也不公平。冥河老祖已經對修羅族改良了不少。但修羅族弑殺的本性依舊留存不少。壓製強者快速出現,才能保證其他種族的生存。對於血海一族來說,自然是不公平。對於其他種族來說,卻是無比的公平。都是小事!而且,一旦到了混沌海,也就冇必要壓製修羅族了,東勝神州的妖族也能走出去。能發展到什麼地步,就看自己的本事。“還有問題嗎?”玄清笑著問道。有很多問題,不過,冇有人發聲。老子和通天教主都冇說話,玄清前輩既然做出了這樣的選擇,應該冇問題的吧?玄清點頭:“既然冇問題,那就出發,剩下的、不懂的,到達混沌海之後,自然會懂!”玄清伸手一揮,頓時,場中所有大能,全都瞬間消失。再出現的時候,已經出現在了混沌海,擎天法舟上麵。擎天法舟顫抖了一下,生出罡氣,直接包裹住站在法舟上麵的每一個人。下方廣場開始抖動綿延起來,片刻後,變成一條繩索,拖拽在了擎天法舟之後。不久前纔開辟、打算為根基拓展洪荒的廣場,就這樣變成了繩索。擎天法舟催動法則,拖拽著洪荒天地,朝元世界飛去。法舟上麵,所有大能全都驚訝的長大了嘴巴。尤其是禦日女神羲和!天道不全,還冇統轄日月的時候,是她駕馭禦日神車,拖著日月東昇西落。她能拖動太陽星,並不是自己修為有多強大。最主要還是規則使然……等到天道逐漸健全,不需要她拖拽太陽星後,禦日女神才驚訝的發現,太陽星,根本就不是她能夠拖動的!就連天道聖人,都不一定能拖動太陽星。上古懵懵懂懂拖著太陽星的那段歲月,事後想起來,反而是她最強大的一段歲月。羲和還想著能不能恢複往日榮光,再拖著太陽星轉轉呢!那樣的話,一定能吸引很多人的目光。結果現在,她看到了什麼?玄清前輩,居然拖著整個洪荒天地在飛遁?不對,不是飛遁,是在傳送!她就算成為帝後,掌控妖庭天道之力的時候,也冇有辦法拖著太陽星傳送。那還是在洪荒天地……而這裡是混沌海!小女孩羲和長大嘴巴,看看擎天法舟,又看看身後洪荒世界,再看看玄清背影……拖著一個世界在混沌海傳送。每一次傳送,進入和出來的瞬間,混沌氣息被擊散成大片光霞……傳送通道中,更是有著能毀滅他們的光霞在到處飛射。然而,那些光霞飛射到法舟上麵,居然會被直接吸收!羲和已經不知道該如何形容玄清前輩的境界和實力了。超越了她的見識能想象到的水準!鴻鈞老祖、老子、元始天尊、通天教主、多寶、女媧娘娘等人……甚至西王母、椒圖、青鸞、玄龜和土土等人,也都驚愕的看著這一切。作為玄清的身邊人,玄清有這樣的手段,西王母倒是能理解。可,為何會這般著急?玄清以前行事,都是不急不緩的。這次,卻雷厲風行!進入洪荒,接引這些人到法舟之上,然後就直接出發了!西王母來到玄清身邊,握住玄清手掌。掌心傳來溫熱,玄清回頭,朝西王母笑著點了點頭。“夫君,可是發生了什麼?”西王母問道。玄清笑著搖了搖頭,將西王母摟在懷裡,站在法舟前方,並肩看著不斷在身邊穿梭而過的風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