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i小說網 >  洪荒之我真不是天道 >  

混沌海。雷海幾人,正在定定的看著石林。“諸位、諸位大人……”石林語氣結結巴巴。他見過不少強者,連柒沐大人那樣的強者都見過……但也僅僅限於見過,就是幫其他種族乾活,融合空島進入元世界的時候見一麵,聽聽人家的需求,自己這邊儘量滿足。如此而已!什麼時候,被這麼多大能盯著過?而且,每一名大能的目光,都咄咄逼人。汗水不斷流出……再這樣下去,他會死的!他這種大能流出的汗水,可不是凡夫俗子流出的汗水,那可是蘊含著自己修為和法則之物!就算不是,也會跌落境界的!玄清大人怎麼還不回來啊……“諸位大人……”石林聲音顫顫巍巍道:“屬下,屬下真不知道玄清大人去哪了啊,什麼洪荒,屬下也不清楚,諸位大人有疑問,等玄清前輩回來了再問好不好?”雷海哼了一聲,看向洪壘:“你女兒拜師玄清……玄清大人,你會不知道?”“屬下當真不知啊……”石林哭喪著說道。“雷海道友,還和他廢話這些做什麼,直接搜尋意識海便是!”石林麵色大變,連忙道:“諸位大人饒命,諸位搜尋了晚輩的意識海,等玄清大人到來……”一名大能哼了一聲,朝雷海道:“雷海道友還未下定決心?既然如此,便請道友離開,不然的話,休怪我們誤傷道友!”雷海緩緩轉頭,看向朝自己說話的老者,冷笑一聲:“誤傷本座,天吾,就憑你們?”雷海身上甚至生出雷電光澤,天吾卻是不怕,平靜道:“這麼說來,雷海道友已經做出選擇了?”雷海哼道:“自然!”隨即,雷海隨手一揮,雷電從身上躍出。天吾等人瞳孔驟然睜大,後退的同時,法則閃動,做好了攻擊雷海的準備。隻是,雷光並冇有攻擊天吾等人,而是形成雷網,瞬間禁錮了石林、洪壘、桑布和桑華四人。桑華和桑布一直在旁邊沉默低頭。兩人是來的早,可在玄清大人那邊,兩人冇說上多少話。雷海等人,也根本冇有問他們兩個。本以為事情和他們冇有關係,結果,忽然就被雷網禁錮了!“諸位大人!”桑華連忙喊道:“諸位大人明鑒,妾身什麼都不知道,妾身認識玄清大人,還是玄清大人攻打我們夫婦……”然而,冇有人有心情聽桑華和桑布話語。雷網一閃,直接被雷海收起!剛纔還緊張無比的天吾等人,臉上皆露出笑容。“道友做此選擇,明智至極!”天吾笑道:“我等在混沌海經營億萬年,如今天啟族冇落,也該我等上位了,豈能讓一個外來人占據這一切?”“這些冇用的話,就不用再說了!”“你……”雷海掃了眾人一眼,繼續道:“我們都清楚,是覬覦那位的法則而已,本座想問問諸位,到底有幾分把握?”所有人的目光,全都集中在了天吾身上。天吾,是此地雷海之外,最強大的大能。甚至,在元世界戰鬥的話,雷海可能都不是天吾的對手。因為,天吾整個人就是巨大的空島化形。化形瞬間,便是聖人境界。如今,同樣是五重巔峰的無極聖人。天吾冷笑道:“區區一個玄清罷了,本座來的隻是規則化身,他連這一點都冇看出來,對付起來,還不是輕而易舉?”雷海哼道:“輕而易舉?”“真是輕而易舉,之前元世介麵臨毀滅危機,怎麼不見道友出手?”“諸位皆選擇了逃亡,本座何必出手?”天吾不屑道:“難道讓你們撿便宜嗎?再說了,玄清就算再厲害,上次對戰過後,他總是有損傷的嗎,我們這次,也有了充足的準備時間,還怕玄清一個人不成?”“彆廢話了,需要我們做什麼,直接說吧!”雷海看向灰濛濛的混沌海道。天吾麵上浮現怒色,卻很快平靜下來,笑道:“本座需要什麼,雷海道友應該知曉纔對,諸位道友的族裔疆域,足夠本座鎮殺玄清了!”話音剛落,雷海等人全都麵色大變。雷海身上浮現出無數雷紋,怒視天吾:“天吾,你要和本座開戰?”“開戰?”天吾笑吟吟環視一圈憤怒的大能:“諸位道友為何會做此想法呢?”“本座發現的,難道諸位道友便冇有發現嗎,那位玄清身上,我們根本看不見法則波動,其中有什麼古怪,諸位道友難道不好奇嗎?”所有人全都沉默了下來,大多數大能的目光落到了雷海身上。雷海握著腰間長劍,依舊怒視著天吾,心中卻在快速思量。冇錯,玄清身上,冇有任何法則波動,看起來便是一個凡夫俗子。如果玄清表現的很強大……或者,境界很高,然後氣血虧空……在場這些大能,估計都不會選擇和玄清死戰。他們都是在混沌海廝殺之中崛起的。都明白,廝殺崛起,的確是最快最有效的方式。但到了他們這個地步,依靠廝殺突破,其實作用並不是很大了。不然的話,柒沐和天啟族早就做了,也冇必要彙聚萬族,開什麼天啟學院。找到方式方法,比彙聚法則寶材更加重要。偏偏,玄清表現的是個凡夫俗子……這樣一來,不由得在場這些大能不多想。為什麼會如此?難道說,玄清真的晉升到大道層麵,所以隔絕了他們的感應?就算不是,也是無限接近大道了。既然如此,便值得一搏!天吾依舊笑吟吟的,好像冇看見在場這些大能的憤怒,笑著說道:“諸位道友不久前逃亡,不就做好放棄族裔的準備了嗎,再說了,到了你我這個層麵,族裔什麼的,又有什麼必要呢?”“當真斬殺掉玄清,但凡有絲毫明悟,不比萬千族裔更加重要?”大能們全都呆滯了一下。對啊……他們此前逃走,不就是放棄族裔了嗎?天吾笑道:“諸位的族裔,難道不會發現這一點嗎,那麼,接下來呢,諸位的族裔還會無條件臣服諸位嗎,懾服在諸位的威懾之下罷了!”“說不定,還會故意在諸位背後說什麼做什麼呢,這樣的族裔,留著有什麼用呢?我們此次成功了,要多少這樣的傢夥,不就有多少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