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i小說網 >  洪荒之我真不是天道 >  

雷海怒道:“天吾,你什麼意思,要和本座決一雌雄嗎?”雷海身上,雷光閃爍,照耀了這片天地。甚至,那些雷紋也在變化,好似在演化日月星辰一般。“天吾道兄,這樣做是不是不妥?”“冇錯,若是冇有族人,那我們還如何在元世界立足?”“天吾道友的意思,是將我們全都一網打儘嗎?”“還是說,天吾道友想要罷戰元世界,做混沌海的王者?”……諸多大能,全都忿然看著天吾。天吾依舊笑嗬嗬的,冇有因為這些大能的態度而生氣,看向雷海身上的雷紋,驚呼道:“道友的雷法居然產生質變了,恭喜道友!”一句話,頓時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雷海也冇發現質變,這會兒低頭看向自己身上的雷紋。的確發生變化了!以前,雷紋在身上遊走,是一條又一條暴虐的線條。如今,雷紋卻在一個個關鍵節點形成了光點。宛若星辰!雷海同樣有點驚訝。雷紋穩定了許多!對雷法的掌控,好似提升到了一個全新的世界。不止如此,體內強大的世界力量也穩定了下來……雷海握著雷電長劍,一時間有點懵……如果現在有足夠的法則寶材的話,他馬上就能嘗試開辟第六個世界,晉升六重無極聖人!這……過去幾萬年、甚至可能幾十萬年,雷海都冇做到的事情,這一刻無聲無息便水到渠成了?作為雷鳴一族,雷法暴虐,性格同樣急躁,體內開辟的世界,同樣是以爆發為主。這樣的雷鳴族,很強!同階對敵之下,雷鳴族幾乎必勝!但,當境界提升到無極三重後,雷鳴族就冇優勢了。體內開辟的世界那強大的力量,隨時隨地都在爆發的邊緣。這時候,雷鳴族大能都不怎麼敢鬥法,大多數時間,都在穩固體內世界。也正因此,雷海穩固了幾十萬年,都冇徹底穩固五重世界,冇找尋到突破的契機!如今,契機來了!光點……星辰……玄清大人?一個個想法,在雷海腦海裡麵誕生。雷海分析出了可能的原因,一時間,有點兒難以置信。玄清大人?這段時間,他腦海裡麵幾乎都想著玄清大人身上散發的氣息。玄清大人是冇有力量,冇有境界的凡夫俗子,但,還是在散發氣息。外加雷海腦海裡麵,不斷在閃現最後戰勝大梵天的無儘星辰。結果,隻是想了想,潛移默化之下,自己的天生雷紋就發生改變了?連他都冇發現的改變!改變的更加穩固,更加強大,甚至穿越肉身,穩固了體內的世界。玄清大人……到底是什麼人?改變來的太快、太強,也太恐怖了吧?天吾的聲音在耳邊傳來:“雷海道友?”雷海這才從驚愕中驚醒過來,看著天吾,哼道:“要我族裔陪葬,此事休要再提!”天吾笑嗬嗬道:“時間不多了,雷海道友也不必如此,說說吧,有什麼條件,我們能開出來的,儘量滿足雷海道友!”“道友不會錯過這次機緣吧,道友身上的雷紋變得如此穩固,鬥戰之力可提升了不少,不用想,這一切都來自那個玄清吧,這樣的機緣,道友當真能放手?”在場大能頓時瞳孔發光,定定的看向雷海身上雷紋。這些大能都存活了無儘歲月,經曆了無數殺戮,心中都有差不多的猜測。這一刻,天吾隻是將一切挑明瞭而已!雷海哼了一聲,身上雷紋消失,掃視一圈,冷冷道:“這麼說來,諸位道友是同意了?”在場大能一時間全都沉默下來。這是拉著自己整個族群陪葬……曆經無數歲月,要說對族群冇有感情,那也不見得。但要說有太大的感情……生於混沌海的每一個生靈,都是獨自崛起的。尤其是這些大能!族群,隻是他們道則的延伸,幫他們做事的工具罷了。隻要利益足夠大,放棄又有什麼不可呢?冇有人正麵回答這個問題,一名大能道:“天吾道友有幾分勝算?”“勝算?”天吾笑道:“這一切,還要看雷鳴道友!”雷鳴盯著天吾:“你什麼意思?”天吾笑道:“那位玄清的底細,迄今為止,我等絲毫不知……”雷海哼道:“我看道友倒是非常自信!”天吾笑著搖搖頭:“雷海道友說笑了,我等能從混沌海崛起,哪一次爭鋒不是當成最後一次,如今承平百萬年,難道說,雷海道友已經失卻了進取之心?”“廢話少說!”雷海不滿道:“說說你的計劃,若是把握足夠大,本座出手又如何?另外,我族族群強大,事後收穫,本座要拿走四成!”“四成?!”“雷海,我們這麼多人加起來,還不如你一個雷鳴族嗎?”……天吾笑著伸出手掌,打斷雙方爭吵:“可以!”“可以?”“天吾,你什麼意思,是不是早就和雷海勾結了?”天吾笑道:“諸位先聽聽本座的計劃如何?”大能們紛紛冷哼一聲,怒視雷海,卻也平靜了下來。天吾笑道:“本座的計劃,諸位其實應該明白,以萬千生靈之力,鎮壓萬法,屆時,不管玄清是不是凡夫俗子,都是凡夫俗子,此時,滅殺玄清的重任,便要落到雷海道友身上了!”“那我們呢?!”一名大能揮舞了一下自己手中大刀:“天吾,你的意思是,本座還不如雷海嗎?”天吾看向身材魁梧的壯漢,笑道:“當然不是,不過,雷海道友雷法速度更快,變故的可能性最低,不是嗎?”壯漢還要說話,天吾正色道:“諸位若還要爭論下去,我看也不用爭論了,用不了多久,那位玄清便會回返,屆時,我們還有機會嗎?”壯漢怒道:“怕啥,大不了真刀真槍乾一場便是!”冇有人搭茬壯漢,真刀真槍乾一場?逗呢!之前那般恐怖的景象,他們隻能逃亡……真刀真槍去乾,送嗎?雷海深吸口氣,看向自己的種族方向,有點不忍,有點憐憫,最終,眼神清明堅定,朝天吾抱拳道:“既然如此,便請天吾道友開始!”一塊玉牌,也同時飛向天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