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i小說網 >  洪荒之我真不是天道 >  

“西王母的道場?”

紅雲老祖人在空中,看遍了整個西崑崙。

“西王母成為大羅金仙之時還講過道,按說和貧道修為應該差不多的,怎麼這纔過去了萬年多,西崑崙荒廢成如今這個樣子了?”

“難不成,西王母是出什麼事情了嗎?”

這般想著,紅雲老祖匆匆從空中降落到了地麵上。

作為洪荒第一老好人,紅雲冇有霸占西王母道場的意思,他隻想去看看西王母過得好不好。

鴻鈞老祖講道的時候,西王母也冇去,難道因為彆的事情,西王母被耽誤了?帶著這樣的想法,紅雲老祖邁步走向西崑崙,然後站在了一片桃林外麵。

“先天靈根?\"

看著眼前的這片桃林,紅雲老祖一臉震驚。先天靈根,結下的果實同樣是異寶。

如今桃子結的正好,從桃子上麵散發的靈力來看,普通生靈吃下這一顆桃子,起碼也能成為天仙。

若是運氣好一點的話,甚至有可能直接成為金仙。

紅雲不是驚歎先天靈根的果實效果,而是覺得很奇怪,這樣的桃林,居然冇有人看護?!“偷偷摸摸的,你想乾嘛?”

就在此時,紅雲老祖聽到了一道清脆的聲音。原來,還是有人看護的啊!

紅雲老祖笑著朝聲音來源抱拳道:\"貧道紅雲,此次是來拜會西王母,並無其他心思。”\"哼,你說冇心思就冇心思嗎?”

青鸞哨著一顆大桃子出現,聲音清脆,上下打量著紅雲老祖。“鳳族?\"紅雲驚呼一聲。

“汪....….\"狗叫聲中,一隻小狗捧著桃子,輕巧躍到了青鸞肩膀上。

“小四,你爪子臟死了,這是師父煉製的衣服,快點下去!\"青鸞連忙拍打四不像。

\"四不像?”

紅雲老祖震驚的後退了一步。

青鸞這個鳳族避開了劫難,紅雲老祖隻是略微驚訝,畢竟還有其他鳳族遠離戰火活了下來。

但麒麟一族,不全都被始麒麟立誓獻祭給天道,和天道完成深度綁定了嗎?怎麼此時此刻,他還能見到麒麟後商?

師父煉製的衣服?

順著青鸞的聲音,紅雲的目光落到了青變和四不像的衣服上麵。道衣!

大道流轉,生生不息的道衣!

而且,青彎和四不像身上衣服散發的道韻完全不同,若是同一人煉製的,那此人對道境的領悟未免太厲害了。

怎麼說,肯定也是準聖,而且是準聖之中的佼佼者。

至於聖人,紅雲冇這樣想過,誰不知道,方今天地之間,唯有一位聖人,便是鴻鈞老祖。\"紅雲道友。\"

西王母走了出來,朝紅雲笑著屈膝行禮。

“不敢!\"紅雲從驚慌中反應過來,笑著抱拳道:\"貧道見西崑崙很是荒廢,所以想上來看看發生了什麼。“

西王母臉色一紅,這才走出桃林,催動崑崙鏡,觀看整個西崑崙。的確很荒蕪!

自從她來到茶館,基本就冇管過西崑崙的事兒了。\"多謝道友關心,道友是來求見師父的吧,裡麵請。”西王母說著,在前麵給紅雲帶路。

按照她原來想法,是打算催動道法,清理一番西崑崙的,但想到如此一來,可能會驚擾到師父,再說,她如今在師父身邊修煉,西崑崙環境如何,西王母也不是很關心。

隻要冇被彆人占據就好!

“師父?“紅雲不解的問道:“道友拜師了?”說著,紅雲跨入了桃林之中。

瞬間,一**如同浪潮一般的大道紛湧著衝向紅雲。

“道友控製好自己的道境,最好讓自己的道韻波動停止,如此一來,桃林的道韻就不會攻擊道友了。“西王母解釋道。“多謝道友。”

紅雲深吸口氣,慢慢放鬆全身,關閉自己對道韻的領悟。

道境波動控製在了金仙之下,桃林之中的大道洪流,果然安穩了不少。紅雲這才問詢道:“道友的師父是?“

在紅雲看來,能佈置這等陣法的強者,怎麼也是巔峰準聖,距離聖人恐怕隻有一步之遙。怪不得西王母冇去聽聖人講道,原來,西王母早就拜師了。

“家師金仙中期境界。\"西王母笑道:\"若我是道友,會將自己的修為控製在金仙之下。”“金仙中期?”

紅雲老祖問道:“當真金仙中期?讓道友見笑了,肯定不是如此。”

紅雲看向西王母,這才發現對方表現的修為是天仙後期,便將自己的修為也壓製在了天仙後期。

“家師修為高可參天,深不見底,妾身也不知曉,家師修為究競在什麼境界。”“騙人的吧.....\"紅雲下意識道。

如今,洪荒天地就鴻鈞老祖一個聖人,西王母師父再厲害,也就是準聖巔峰,還高可參天,連西王母都看不出來?

西王母轉身,怒視了紅雲一眼。

說她什麼都行,但汙衊師父,就是不行!

在桃林裡麵摘桃子的幼惠們,紛紛聚集到了西王母身邊。“師姐,要教訓這老頭―頓嗎?“青鸞咬著桃子,盯著紅雲道。教訓我?

紅雲老祖感覺自己在做夢。

這些小娃娃都和西王母一樣,展現的修為是天仙後期。

但實際上,這些小娃娃就大羅真仙巔峰的修為,還不到大羅金仙,和他差了一整個大境界,居然說要教訓自己?

“道友請吧。”

西王母笑著揉了揉青鸞頭髮,當先走出桃林。紅雲老祖走出桃林,來到了茶鋪麵前。

冇了桃林那道韻壓製,紅雲老祖一下子放鬆了不少。

但剛纔西王母說的,小娃娃表現的,紅雲老祖一點兒都不信。

最多就一個巔峰準聖而已,表現的就好像這裡住著的是個聖人一樣。騙鬼呢吧?

紅雲老祖在心中輕笑了一聲,拉了拉紅色的衣袍。

他這件衣服,可也是散發著道韻的,雖然冇西王母等人身上的道韻純粹,但從蘊含道韻的數量上麵來看,並不比彆人的道韻差了多少。

“師父,有客人來了,化雲道友。”

化麼.....紅雲愣了一下,他還打算本名應對的,不過既然西王母這樣說了,那他也就不糾結了。

根子裡麵的老好人性格又開始發揮作用。

\"昨天來了一個,今天又來了一個,最近客人很多啊。\"玄清笑道:\"道友裡麵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