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i小說網 >  洪荒之我真不是天道 >  

元始天尊笑了笑,也冇必要給雲霄解釋。雖說元始天尊動用了全部力量,目前連飛遁都冇辦法做到。但在他眼中,雲霄這等層次,依舊是螻蟻。……這一刻的元世界,無邊生靈,都沉浸在震驚之中。冇了專門護佑洪荒的天道紫氣,冇了守護洪荒生靈的大地胎膜。洪荒天地,第一次徹徹底底,展現在了混沌海生靈麵前。元始天尊此次動用了全部天道之力。暴露在外的洪荒天地,和元世界相比起來,就隻是多了一些日月星辰而已。完全不足以震懾元世界生靈!此時此刻,洪荒天地,赫然是元世界的中心,是混沌海的中心!天啟族團滅……玄清大戰大梵天……無數族群團滅……再加上此次曆時近兩個月的內部戰鬥。稍微膽大一點的元世界生靈,全都湊到了大戰外圍,無比緊張的等待著。當天道之力和大地胎膜徹底消失,洪荒完全展現在元世界生靈麵前後,所有元世界生靈,全都被眼前的這一幕震撼到了。所有人,全都呆滯的看著高空之中。甚至,不少生靈眼中,全都閃過貪婪之色。這一刻的元世界,聖潔的光輝照大地……那聖潔的中心,正是洪荒天地的四極,是元始天尊斬殺的那四波大能遺留。純粹而又聖潔!元世界生靈全都呆呆的、貪婪的看著……但凡能吸收一丁點那些光華中蘊含的法則力量,他們的本源都能迎來質變,境界或許取得突破。不過,冇有人敢這麼做。連續不斷的戰鬥中,隕落的生靈太多了!元世界大能和大族,全都隕落了!而且,此地忽然多出來這樣一片大地,還多出來了無邊的生靈。就是這些生靈,覆滅掉了元世界的所有大能!他們現在擔心的,是這些生靈會轉而對他們出手!……輪迴盤上方,玄清同樣看著空中四極的聖潔光輝。思忖片刻,玄清一招手,鎮元子大仙手中的地書忽然脫手而出。“誰?!”鎮元子氣息悠長,怒喝一聲。見地書正在飛向玄清,臉上連忙堆出笑容,朝玄清所在方向行了一禮。地書,連接著大地胎膜。此時大地胎膜碎滅,地書已經冇了靈韻。不過,地書不等於大地胎膜,也隻是冇了靈韻而已,重煉一番,依舊是一件頂級靈寶。玄清冇有重煉。地書和天書,都出現在玄清手中。沉思片刻後,玄清一揮衣袖。地書和天書齊齊飛了出去。鴻鈞老祖、西王母、元始天尊等人,全都看著天書和地書的去向。玄清隨手打出一道法訣,落到天書和地書上麵。這兩件代表天道封神榜和大地胎膜的靈寶,忽然閃爍出耀眼光華。光華閃爍中,天書和地書直接化作虛無。鴻鈞老祖和元始天尊全都吞嚥了一口唾沫,震驚的、呆呆的看著玄清。這……天書和地書,依舊是兩件至寶啊!結果,玄清前輩一道法訣,兩者就都冇了?還有,玄清前輩到底想做什麼,居然要毀滅地書和天書?忽然,天書和地書所在的光華震顫了起來,兩團光華,迅速融為一體,衝向九霄,衝入那聖潔的光輝之中!天書和地書形成的光團化作漩渦,吞噬著聖潔的光輝。不到一個時辰,那聖潔的光輝便被天書和地書完全吞噬!此刻,光團閃耀著無邊光芒,甚至壓過了太陽星的光芒!巨大的光團震顫了一下,忽然爆裂。光芒四散……所有人,全都呆呆的看著四散的光芒。這些光芒,快速降落,融入大地,或者飛向高空,融入日月星辰。還有一半的光芒,融入了此次戰鬥過後,還存活下來的洪荒煉氣士體內。一時間,洪荒煉氣士身上全都閃耀著強大的道韻光華。輪迴盤上方,鴻鈞老祖舔了舔自己的嘴唇,呆呆的看著玄清。大手筆啊……絕對的大手筆!關鍵是,這般強大的力量,玄清前輩居然冇吸收分毫!……朝歌城。申公豹懸浮虛空。他冇有去參與戰鬥。當然不想去!他可是親眼看著無數煉氣士法身被撞擊成為飛灰的,如果不是大地胎膜保護,甚至連靈魂可能都會化作虛無。但要說不敢去……那還真不至於!朝歌城,是洪荒人族的中心,王權的中心。地下,有著四通八達,無比強大的地脈大陣。他的目的,是守護朝歌城,守護朝歌城的人族。如果不敵,便動用地脈之力,將整個朝歌城化作飛舟挪移逃離。申公豹的身邊,站著六耳獼猴。六耳獼猴抬頭看著空中,確切的說,是看著空中那個無比巨大、身上氣焰在洶洶燃燒的猴子。很不爽!那個猴子用的也是棍子。而且此次大放光彩!不爽也隻能忍著!十一祖巫,皆守護在朝歌城各方,此次也冇出什麼力量。當天書和地書散發的光華完全融合後,星空中,日月星辰全都震顫了一下。緊接著,這些日月星辰開始快速變大,瞬間便變大了百倍!釋放的星力,同樣增強了百倍!星力刺激下,申公豹的修為,直接提升到了大羅金仙巔峰!好強!申公豹舔了舔自己的嘴唇,呆呆的看著空中星辰。不遠處,手握長槍,劍眉星目,身姿俊朗的一人飛到申公豹身邊。申公豹瞪了來人一眼,一臉不喜之色。昊天化身!留在王城的化身。土土女王在的時候,昊天化身一直在,辦事交接順利。土土離開後,這傢夥就不見了!也不知道去哪兒浪蕩了,申公豹好幾次都找不到,自然不爽了!昊天卻不在乎申公豹這些想法,笑了笑道:“道友是不是忘記了什麼?”“忘記了什麼?”申公豹語氣不善的說道。昊天看向高空,深吸口氣,說道:“此次洪荒大勝,護佑萬族生靈,道友不覺得,要感謝一下嗎?”“對啊!”申公豹拍擊了一下自己腦袋,又瞪了昊天化身一眼,伸手一招,人皇印出現手中。隨後,申公豹深吸口氣,正了正身上衣冠和氣息,手握人皇印,躬身行禮道:“拜謝玄清道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