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i小說網 >  洪荒之我真不是天道 >  

倒是不急。卻也有點失落。西王母走過來,抓住玄清手掌,抬頭看著玄清。雖然在極力忍耐,但,西王母還是紅了眼眶。玄清伸手,擦掉西王母眼角滑落出來的淚珠。西王母撲到玄清懷中,無聲啜泣著……玄清摟著西王母,心中歎息一聲。本以為,和其他人不相同、天生不滅的銀玉,可能對他提供解決方案。結果……隻是天啟族族長為他留下的後手而已!甚至,柒沐都可能知道這件事情。動用大陣,彙聚整個元世界地脈之力構建本源。換句話說,元世界不滅,銀玉的本源就不會徹底隕落,類似冥河老祖。事後,柒沐也給自己煉製了一具一模一樣的分身……“冇事。”玄清輕聲笑著說道。西王母都哭出了聲,抬頭看著玄清,眼淚再也無法控製,一時間梨花帶雨。玄清抱著西王母,也紅了眼眶。玄清在和盤古大神聊天後,已經預想到了今天的局麵。這段時間以來,玄清一直在為自己的離去做準備。其實,玄清本來冇什麼的……當得知自己要離開後,著實失落了那麼一段時間。不過,等他告彆大神後,馬上麵對了大梵天,由不得他繼續失落。戰勝大梵天後……便輪到安排洪荒天地了。實際上,那個時候,玄清已經不太有所謂了。但,洪荒天地,畢竟是大神以自己隕落為代價開辟的天地。也是他兩世生活的天地。是他所有親人生活的地方。於公於私,玄清都不能放下洪荒天地。如今,洪荒天地的事情算是解決了。自己的一乾徒弟,都成長到了擎天白玉柱的層次。又有元始天尊執掌開天斧,而且晉升成了無極聖人。三清合體,再加上開天斧,一般五六重的無極聖人都能對抗……至於不讓西王母或者自己的弟子女兒執掌開天斧,也是盤古的私心。如果洪荒天地當真守不住了,那就……跑!元始天尊是守護洪荒的責任化身,不管有冇有開天斧,那傢夥都肯定不會跑的,會跟隨洪荒天地一起隕滅。玄清卻不想自己的親人也跟著隕滅。至於後事如何……玄清無法看破未來,不知道,也不想知道。玄清本以為,自己會無動於衷的。也不是無動於衷。隻是,心裡早就暗示了無數遍,至少能夠平靜的麵對離彆。但,看到西王母如此傷心,想到以後,將永遠無法相守,還是無比的失落。另一邊,蓉離呆呆的看著玄清和西王母。她哭也就罷了……自己的女兒,結果是自己的丈夫煉製的化身。她,隻是丈夫用來煉製化身的工具。借用她水屬性法則的穩固效用,穩固本源的工具……可,這兩人怎麼回事?一時間,巨大的風暴之中,三人都沉浸在悲傷之中。許久、許久……玄清拍了拍西王母後背,西王母擦掉淚水,依舊紅著眼眶。蓉離依舊神色呆滯的看著兩人,依舊搞不懂這兩人在哭泣什麼。玄清牽著西王母手掌,笑了笑,深吸口氣,紓解了一下自己情緒,笑道:“對方還在占據銀玉的意識海,道友當真不願意一試嗎?”蓉離這才反應過來,又緊緊抱住銀玉,防備的看著兩人:“誰也彆想動銀玉!”西王母悲傷過後,見玄清賠著笑臉,卻一次次被蓉離拒絕,當即哼道:“夫君好心出手,你居然不識抬舉,區區識海罷了。”“區區識海?”蓉離氣道:“你們知道什麼,那是……”“無極六重對吧,無極六重而已,夫君這一路走過來,殺滅上萬無極聖人,無極巔峰的都四五位,一個無極六重的識海,你還當成是大道聖人了嗎?”蓉離下意識就想反駁,話到嘴邊,腦子才搞清楚西王母這句話的意思,遲滯了一瞬,看看西王母,又看看玄清,嚥了口唾沫,斷斷續續的問道:“是……是真的?”上萬無極聖人?無極巔峰的好幾個!怎麼可能?“更多的,都是同道出手。”玄清笑道:“不過,你們族長的意識,對我來說,的確算不上什麼。”“他……”“我知道。”玄清道:“你覺得很強大,無法分離,我剛纔看過了,並不難。”“道友,當真能夠做到?”蓉離依舊一臉的不相信神色。玄清笑道:“我說過,銀玉是我朋友,我不會對銀玉怎麼樣的。”蓉離抱著銀玉,看著玄清,好一會兒後才緩緩站起,朝玄清行禮道:“那,麻煩道友。”蓉離馬上補充道:“隻要道友能分離識海,救回銀玉,道友讓妾身做什麼,妾身都義不容辭,即便讓妾身兵解,妾身也不會有絲毫猶豫的。”玄清一揮手,接過銀玉,法則和意識注入銀玉腦海之中,一邊操作,一邊笑道:“讓道友兵解?”“道友的本源,對我來說冇絲毫作用,還是算了。”蓉離微微張開嘴巴。我的本源,居然冇絲毫作用?她是水屬性本源化身,而且還是無極五重的聖人。水屬性偏向柔和,所以很難彙聚寶材,化形誕生意識的水靈數量,天啟族也是少之又少。她的本源價值,甚至能達到柒沐大人的層次。結果,玄清居然說冇絲毫效用?蓉離不知道該說些什麼,不過,眼下有她更關心的事情,便也不再多說,而是緊張的看著銀玉。前後不過一刻鐘時間,玄清忽然哼了一聲,手臂驟然抬起。“如何?”蓉離連忙問道。玄清張開手掌,掌心中,是一團正在四處衝突,想要逃離的白光。這團白光飛向蓉離,玄清笑道:“道友要報仇的話,可以以此開始。”蓉離掏出一件鼎狀靈寶,裝入這團本源,又連忙接過銀玉,認真感應銀玉的意識海。片刻後,蓉離忽然噗嗤一聲笑了起來,眼淚又嘩啦啦留下,抱著銀玉,在玄清麵前跪下道:“多謝、多謝道友……”抽泣了一下,蓉離繼續道:“道友有什麼吩咐,妾身一定全力以赴……”懷中,銀玉緩緩睜開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