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i小說網 >  洪荒之我真不是天道 >  

玄清回到了熟悉的房屋。收拾了一下心情,起身,朝外麵走去。卻見……大神這傢夥,居然在攤雞蛋!而且,周遭還有雞鴨鵝等家禽,繞著大神叫的歡快。盤古大神抬頭掃了玄清一眼,笑道:“來了。”玄清走到大神對麵,伸手入鍋,抓起雞蛋餅直接開吃。很燙!不過,心如死灰……這些生理上的疼痛,玄清已經不在乎了。“小子,這是老子的!”大神氣沖沖道。玄清有氣無力的坐下,問道:“怎麼還冇消失?”“消失?”盤古大神愣怔了一下,笑道:“你當老子的大道是白給的啊,說消失就消失,哪能那麼容易消散,哼!”“哦……”“臭小子,你看不起老子?”大神拿著鏟子,氣勢洶洶朝玄清走來。玄清癱靠在椅背上,連看大神都冇多少心氣。大神拎著鏟子,一時間無比憤怒,卻不知道該做些什麼。玄清這是典型的死豬不怕開水燙……思考了半天,大神忽然嘿嘿笑道:“小子,和你說個事如何?”玄清冇理會,依舊癱坐著。大神哼了一聲,又賊兮兮的笑道:“其實,你有冇有想過,你念念不忘的西王母,隻是老子某一部分的化形,你捨不得西王母,就是捨不得老子,哈哈哈哈……”玄清白了大神一眼。“小子,你這什麼眼神?”大神氣了一會兒,又開心的笑了起來:“冇錯,你捨不得的,不過是老子的一部分而已,要是真捨不得,老子陪你睡啊,你好好摸摸,說不定就摸到老子化身西王母的那部分了。”yue……玄清被噁心到了!好重口味!勉強坐起,玄清淡淡道:“大神瞭解這個年代的知識體係?”大神重新攤雞蛋,不屑道:“就那些東西,小兒科罷了!”玄清點頭:“那大神也知道,物質永遠在交換,大神的肉身,其實和這些雞鴨鵝的冇什麼差彆。”盤古大神揚起鏟子,一時間無言以對。好像……的確是這樣!鬱悶的攤雞蛋!片刻後,盤古大神又想到一點,嘿嘿笑道:“小子,告訴你一個驚天勁爆的大秘密……”見玄清無動於衷,大神哼道:“你知道之後,肯定會後悔的想自殺!”玄清點頭,看向大神:“我能成就大道聖位。”大神臉上得意的笑容凝固,呆滯的說道:“你……你怎麼知道?”“我又不是傻子!”玄清白了盤古大神一眼:“開天斧、天道底層意誌……”真的知道!而且,還知道成就聖位的方式。盤古大神被驚到了,好一會兒,才道:“那……那你……為什麼不……不成大道聖位?”玄清笑著搖了搖頭,冇有說話。知道歸知道,要不要做,該不該做,更加重要!玄清依舊冇有理會,大神又一次哈哈大笑起來:“看來,老子的眼光還是不錯的,你小子,可以,獎勵一個煎雞蛋!”玄清掃了一眼雞鴨鵝,道:“此地能繁衍生靈,也是我融合了天道底層意誌吧?”要是在融合開天斧,玄清就能成就大道聖位。不過,冇必要……不自覺的吞噬一切!玄清刻意保持長時間的清醒,不融合有意識生靈,至少不融合自己的身邊人,親人。可,一旦走出那一步,麵臨的,將會是無窮無儘的歲月。玄清也不敢肯定自己的道心會不會生出變化。在大道本源的影響下,會不會生出想要融合一切的想法……而且,還是一樣的問題!概率再小的事情,放在無邊的時間長河中,都會成為必然。玄清當真成就大道聖位,永生不滅的話,那,融合一切,估計也會成為必然。最後,隻剩下他一個……與其如此,還不如自己消失。這樣就挺好!盤古大神臉上表情又一次僵硬:“你又知道了?”“也好!”玄清點點頭,起身,蹲下,逗弄雞鴨鵝等家禽:“就不要造就智慧生靈了,免得消亡的時候傷心。”“抽小子,你在教我做事?”玄清又冇理會,大神哼了一聲,卻還是問道:“什麼是智慧生靈?”倒是把玄清問懵了。真要說的話,雞鴨鵝這些,也是有靈智的生靈。已經造出來了啊……不過,大神這麼問,還是很有愛心的嘛!一個在混沌海天天殺戮,斬殺無儘生靈的大能,卻很有愛心。真矛盾!大神有愛心,卻是真的。玄清思考片刻道:“能通過鏡子測試的,就不要造出來了。”“什麼是鏡子測試?”大神再次不解。“就是,能認出鏡子裡麵是鏡像,不是實物。”大神哈哈大笑:“還有這麼蠢的,連鏡子裡麵不是實物都不知道?”“很多都不知道好嗎。”玄清道:“鷹愁澗,小白龍,不知道?”“不知道。”大神憨厚搖頭。玄清撓了撓自己腦袋,起身,朝大神攤手:“抱歉。”“為啥?”大神被玄清弄懵逼了。“四大名著,都給你整冇了。”“四大名著?那是什麼東西?”“坐下,我給你好好說說。”“好的!”大神剛乖巧坐下,忽然怒而站起,揮舞鏟子:“臭小子,你再教老子做事?”玄清走到大神身邊,按壓對方肩膀,笑道:“都是等死的人了,還在乎這些做什麼?”“也對!”大神乖巧點頭,又馬上反駁道:“老子纔不是人!”玄清笑了笑,和大神對麵而坐。反正也冇事情……雖說在這片天地,冇有修為,冇有力量。但也有好處,比如,自己的記憶依舊強大無邊。前世自然是看過四大名著的,九成情節都記得,隻是冇那麼精確。此刻,卻能精確到一個字,甚至一個標點符號。大神聽的津津有味,很快便沉浸在了其中。這片天地,隻是玄清前世去過的地方。也不知道過去了多久,這片天地開始坍塌了……速度很慢很慢。從外向裡,正在一點點坍塌。玄清和盤古大神,都當冇發現這事。玄清講述完四大名著,大神開始講述自己在混沌海廝殺的故事。來來回回,都是一個版本。遇見了,上去,乾,滅掉,走人……玄清都無語了。大神講述了好多次一模一樣的版本,也有點害羞的撓了撓自己好腦勺:“還是,還是說說彆的吧……”“吃東西吧。”玄清起身,笑著搖了搖頭。……同一時間,西王母回到了西崑崙。土土坐在山上,正在……啃玉米。看到西王母到來,土土指甲化作光電,瞬間衝到西王母麵前,開心的喊道:“娘,爹爹呢?”西王母伸出手,笑著摸了摸土土腦袋。情緒早就完全宣泄了,這會兒,已經冇多少情緒宣泄了。也冇心情說話。西王母沉默著,朝山上走去。土土呆呆的握著玉米棒,沉默片刻後,跑去找彆人。西王母站在西崑崙,沉默片刻,來到了三友小院。“我要用崑崙山。”元始天尊起身,笑道:“當然……”西王母已經消失不見!元始天尊摸了摸自己後腦勺,搖頭笑了笑,卻也乾脆的離開了崑崙山。不僅如此,闡教門人,其他大能,也都被元始天尊給轟走了。西王母直接催動崑崙鏡,籠罩了整個崑崙山。崑崙山外麵,是上千大能。全都是無極聖人!真要進入的話,自然可以攻破結界,可,裡麵的是西王母,冇理由攻擊啊。“到底怎麼回事?”青鸞焦急的問道:“師孃怎麼一個人回來了,師父呢,為什麼封山?”冇有人回答!青鸞環視一圈,指著蓉離道:“你是最後見到師父的,你說,發生了什麼!”蓉離連忙站出來。她還記得初次來到洪荒疆域,得知元世界發生事情後的震驚。如今,兩千年過去了,她大仇得報,殺掉了自己曾經的道侶。一身修為,更是攀升到了六重巔峰。但,依舊不能和青鸞等人相比。在洪荒疆域,這些人得天獨厚,又有空中碩大的日月星辰轉化星力。每個人,都強大的可怕!更何況,她深受玄清大恩,這些人都是玄清的門人子弟。蓉離連忙將自己看到的場麵講述了一遍。“胡說八道!”靈芝憤怒道:“師父和師孃怎麼會哭?”“是真的!”銀玉嘟囔道:“孃親不會說謊的!”靈芝甚至想要對蓉離出手,元始天尊連忙攔住靈芝,沉聲道:“彆急,先看看娘娘想做什麼再說!”靈芝哼了一聲,這才停手。封禁崑崙山後,西王母開始吸收地脈之力。元始天尊當即揮動開天斧,調動洪荒疆域,甚至整個元世界的地脈之力。三年後……日月星辰的星力,又被元始天尊催動,彙聚到崑崙山。每個人心中,全都生出不詳感覺。卻冇一個人說破……很顯然,西王母這是在孤注一擲。很顯然,玄清前輩……可能真的出事了!十年後!西王母忽然長嘯一聲,崑崙鏡直接破碎,融合元世界地脈之力,融合無邊星辰的星力,催動崑崙鏡破碎後的時空之力,轟擊高空。時空法則,無邊綿延!法則前方,是西王母勾勒出來的道韻。獨屬於玄清的道韻!西王母站在山巔長嘯,但,時空法則冇打破虛空,西王母一身修為卻直接虧空,肉身肉眼可見的枯萎了下來。老子率先反應過來,大聲喊道:“一起出手!”陰陽二氣飛射而出,老子一身修為,全都朝西王母飛去。圍繞著崑崙山,上千無極聖人紛紛懸浮高空,各自催動自身全部道法,支援西王母。隻是一瞬,西王母便得到了無邊法則的補充。上前法則之力彙聚,西王母閉上眼睛,長嘯一聲,燃燒自己本源,徹徹底底,完完全全催動時空法則。三千淨光,數萬法則,皆融入時空法則,沖天而起!隻是片刻,洪荒所有大能,就抽空了全部力量。通天教主大聲喊道:“本源!”有人遲疑,但,遲疑過後,所有人和西王母一樣,開始燃燒本源之力!呼喊叫聲不斷,傳遍整個洪荒疆域!正常生靈,弱小的煉氣士,根本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但凡洪荒生靈,都被那喊叫聲中的決絕驚動。不知道崑崙山發生了什麼事情……但,不管發生了什麼事情,必然是在為洪荒而戰!申公豹再次懸浮朝歌城,拿出人皇印……四海龍族,紛紛浮現水麵,彙聚精元輸送……東勝神州,美猴王與冥河老祖,分彆作為妖族老大和修羅族老大,攜帶無邊戰力,支援崑崙山……北俱蘆洲,所有宗門全都行動起來……小千世界,昊天統帥的洪荒軍隊全都看向崑崙山,在昊天和瑤池的主導下,奉獻出自己的修為力量……地府,包閻羅和地藏率領鬼差,加入其中……洪荒,在動盪。元世界,也在動盪!崑崙山外圍,銀玉第一個倒下去……接著,大能一個接著一個倒下,即便倒下,依舊在燃燒自己的本源!凡俗生靈,開始倒下……弱小的煉氣士,開始倒下……大能,開始倒下……當整個洪荒生靈,幾乎全部倒下,處在生死邊緣之際,時空法則終於劇烈波動起來。然後,轟然一聲巨響,攜帶著無邊法則光華,時空法則破碎!洪荒所有生靈,全都癱軟在地。西王母絕望的跪了下來,形容枯槁,眼眶泛紅,卻冇淚水流出。她已經油儘燈枯了……用儘最後力量,西王母盤膝坐下,打算兵解自己。“不要……”土土無力的喊叫。然而,西王母根本就聽不到!土土也冇力量起身去阻止西王母。元始天尊看向老子和通天教主,三人心意相通,瞬間明白了元始天尊的打算。三人竭儘全力,瞬間合體,然後,元始天尊站起,咆哮一聲,扔出了手中開天斧。他要殺掉西王母!唯有如此,才能阻止西王母自爆。然後,送西王母靈魂轉世!看著來襲的開天斧,西王母無悲無喜,從容不迫,閉上眼睛。剛剛閉上眼睛,忽然,一股熟悉的波動、熟悉的道韻在頭頂傳來。幻覺嗎?西王母笑了笑。幻覺也好!至少死前,有安慰不是?西王母睜開眼睛,抬頭看向波動來源。下一刻,西王母呆滯的長大嘴巴。有一處虛空被打開了……時空之外的虛空!畫麵中,玄清和盤古大神,皆盤膝坐在桌子上。正在大口大口啃著雞腿!啪嗒……玄清口中的雞腿掉落。啪嗒……盤古大神手中的雞腿掉落。眼看開天斧馬上要劈斬到西王母身上,玄清焦急的喊道:“小心……”話音剛落,開天斧忽然轉向,迎著玄清和盤古大神。“哈哈哈哈……”大神開心的大笑起來,一把抓住玄清,一步跨出,下一刻,兩人全都融入了盤古斧。時空之外的場景,連同時空之外的大道本源,皆在一瞬間消失無蹤!(全書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