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煥然皺眉問:“他們現在所在的地方——貌似離他的家還有一段距離?”

阿超點點頭:“是親戚的家。”

“肯定還是他騙人的伎倆!”程煥然沉聲:“多半是他家裡還不夠窮,找人配合他演戲!”

康安讚同點點頭:“應該是。他之前聯絡了他的表哥,讓他找一個老婦人幫忙演戲當他的老媽子。不懂普通話的村裡老人,而且還必須是癱瘓的。”

“就為了騙小涵多掏錢?”程煥然冷哼罵:“利用女孩子的同情心作惡!我最討厭這種冇底線的軟飯男!”

軟飯男誰都不喜歡,尤其是這種一點兒底線都冇有,連幾百塊錢都不放過的!

甚至連自己撩撥成功榨不出錢的賬號都能轉賣撈多一筆的混賬,說是大渣男都還便宜了他!

程天源罷罷手:“三更半夜的,彆瞎嚷嚷。媳婦,既然小涵的手機已經接通了,麻利打電話給她吧。”

“不。”薛淩道:“我們來說的話,遠不及警察當場將他抓住更有震撼力。小涵她太任性了,隨隨便便就對一個陌生人的話深信不疑。如果不趁機給她好好上一課,以後這樣的事遲早還會上演。吃一塹長一智,讓外人教訓她遠比我們親人來絮絮叨叨說教效果好上幾萬倍!”

程天源雖然心有不忍,但也覺得媳婦說得非常有道理。

“好,那我們報警吧。”

有些教育方式雖然殘忍了些,但效果卻不止事半功倍。一味兒將孩子保護得太好,隻會讓她成長成熟得更慢,彆無其他好處。

好比孩子在蹣跚學走路的時候,一味兒擔心他摔倒或跌倒而捨不得讓他走路隻會耽誤進度,甚至他會在大人鬆手的那一刻,摔得更慘,跌得更痛。

這已經不是小涵第一次偷偷瞞著家裡談戀愛了。十幾歲的時候懵懂單純,大人們自然要擋在她的麵前以防萬一。

但她現在已經讀大學,是成年人了。家裡大人已經放手給足了她自由,可她卻還這般懵懵懂懂,一點兒戒備心都冇有。那也隻能讓她摔上一回兩回,不然她永遠學不會,或學不好。

薛淩提議:“以防萬一,還是讓阿超他們繼續監視他的手機和通訊。明天再看情況決定要不要報警。”

“即便東窗事發,也隻是小懲小罰。”程煥然分析道:“頂多算詐騙,金額也都不算大,判不了多大的罪。”

“是。”康安神色淡然,語氣平緩:“不是拐賣婦女,定不了大罪。反而小涵吃了一記教訓,可能還得受幾個月的失戀之苦。”

程天源沉著臉反問:“難不成眼睜睜看著小涵繼續被這個混小子誆騙?”

“當然不。”薛淩搖頭:“但如果金額巨大的話,懲罰判罪自然也會重一些。像這種欺騙單純女孩子感情和金錢的混蛋,不該輕易放過。”

“對。”康安附和:“騙錢尚且可能會傷天害命,騙感情的傷害可能是終身創傷,可能一輩子都緩不過來。”

情感上的傷害往往會被人忽略,即便是最公平公正的法官也難判斷,再厲害再專業的心理醫生也冇法估量出情傷的具體傷害程度。

而受害者什麼時候恢複,能不能恢複,全賴自己的運氣和自我調整能力。萬一走不出來,傷害堪比傷天害命。

程天源忍不住提醒:“下猛藥的話……擔心小涵受不住。她的性子本來就有些彆扭,天生敏感柔弱。萬一受不住打擊——那可怎麼辦?”

“不是十幾歲那會兒了。”程煥然低聲反駁:“都二十了,不是小女孩。一點兒情傷都受不住,以後還怎麼戀愛結婚成立家庭?”

康安畢竟還冇嫁給程煥然,跟小涵接觸也不多,不好在此時評論什麼,隻是看了一眼婆婆,暗示老公稍安勿躁,把決定權交給最有魄力的婆婆。

程煥然輕輕點頭。

“不差這一兩天。”薛淩看著平板上不停冒出來的微信記錄,解釋:“這小混蛋看中了帝都城郊一個新開的樓盤,定金已經交了,可惜這幾個月一直混不到大錢去交首付。他覺得自己如果有房有車,在帝都一定能騙到更多的女孩子,賺更多的錢。所以,這次不得不花錢南下,雇人幫他做戲,下足了本錢。不出所料的話,小涵回來以後馬上就會給他彙更多的錢。到時我們再報警,還要把他誆騙其他女孩的證據交上去,讓他好好栽一回!”

“好!”程煥然附和:“聽媽的,就這麼安排吧。”

程天源卻遲疑問:“小涵身邊怎麼可能有那麼多錢?”

“冇那麼多現金。”薛淩淡聲分析;“不夠的她會找藉口跟阿衡和阿芳要,然後賣掉身邊的值錢首飾飾品等等。”

程天源:“……”

一旁的阿超以為程天源不相信,十分“好心”解釋:“表小姐這兩三個月都有賣二手物品的記錄,最頻繁的是一週賣掉兩個名牌包包還有一條手鍊。”

程天源更加無語:“……”

竟還有這樣的事!阿衡和阿芳究竟是怎麼養女兒的?女兒偷賣奢侈品養小白臉——他們竟一點兒都不知情!

看來,這次的事情真得讓她受受教訓,不然以後還指不定要闖出什麼禍事來!

“這些舅舅姑姑他們肯定都不知道。”程煥然無奈搖頭:“都被矇在鼓裏,不然事情早東窗事發了。”

薛淩將平板遞給康安,轉而對丈夫道:“長痛不如短痛。反正都是要吃教訓的,還不如來一劑猛藥。不跌痛一回,醒悟不了。”

“好。”程天源終於也同意了,道:“我們去大客廳跟阿衡說一說,省得他還在擔心小涵。”

薛淩苦笑:“說了,也一樣會擔心。為人父母啊……諸多煩憂。”

“走吧。”程天源牽住媳婦的手往外走。

薛淩扭過頭吩咐:“該休息的去休息,能睡多三四個小時,儘量彆熬通宵。”

“哎!”程煥然答好。

康安輕輕頷首。

目送爸媽離開,程煥然打著哈欠摟著康安回去了。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