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目光仍然堅定。

他在心裡已經打定主意了,哪怕是戰死在這裡,今日也要重創趙長生。

但,他們的人實在是太多了。

“刷!刷!刷!”

十幾劍,都刺向了獨孤青衣。

這讓他冇有辦法再向趙長生出劍。

無奈,他隻能後撤騰空。

但,那些人,緊接著跟了上來,誓要與獨孤青衣一戰。

眼看他們來勢洶洶,又從四麵八方來襲,他不得不抬劍格擋。

“鐺!鐺!鐺!”

電光之間,他連擋數劍,但仍然還有無數道劍,向他刺來。

他想躲已經來不及了。

隻能原地旋轉一下。

但,即使這樣,他身上有多了幾道傷口。

看到此幕,趙長生大喊道:“快,繼續攻擊他,他已經受傷嚴重,快要撐不住了!”

而且,趙長生更是首當其衝。

他身為雷火殿的掌門,剛纔被獨孤青衣嚇破了膽子,這讓他有些無地自容。

現在看到獨孤青衣受傷越來越嚴重,他自然要上前,趕緊找回場子,要不然的話,以後宗門內,誰會把他當回事?

想到這裡,他出劍非常的急迫。

範道成和陸星辰,還有其他宗門的掌門和長老,還有各族的長者,他們趙長生衝的如此勇猛,他們也都拎著跟了過去。

“刷刷刷!”

他們這些人齊刷刷的出劍,想要一舉拿下獨孤青衣。

獨孤青衣此時,渾身都被鮮血染滿了,他臉色蒼白,身形踉蹌,但他仍然不懼。

“來的正好!”他大吼一聲,手我長劍,橫在胸前,然後開始揮動著他的長劍。

一時之間,以他所站立的位置為中心點,無數的靈氣,在圍繞著他開始盤旋了起來。

“呼......”

靈氣與空氣碰撞,產生了波動,讓人有些窒息。

“你們全部都給我死吧!”獨孤青衣用出了他最強的一劍,為的就是跟他們同歸於儘。

趙長生衝的最靠前,但他看到獨孤青衣用出這一劍之後,他察覺到了這一劍的威力,他硬生生的停下了他腳下的步伐。

不!

不是完全停下來,而是放慢了自己的腳步。

範道成和陸星辰,還有各個宗門的掌門和長老,還有各族的長者,他們看到趙長生放慢了腳步,他們也很自然的放慢了自己的腳步。

一時之間,衝在最前麵的反而成了那些境界和實力較低的宗門弟子和家族子弟。

獨孤青衣隻覺的眼前烏泱泱一片人,根本分不清誰是誰了。

但是,他仍然怒吼著:“全部都給我死吧,全部都給我死吧!”

話音落下,他手中的長劍出手。

“轟!”

周圍的人隻覺的一股排山倒海的力量來襲。

跟狂風暴雨一樣,讓人窒息,忍不住的顫抖。

而且,這股能量速度非常之快,快到眨眼般的速度。

那些衝在最前麵的修煉者,根本還冇有反應過來,直接就被這股能量席捲到了空中,身上出現了無數道劍痕。

身死道消!

那些衝在後麵的修煉者,雖然冇有像前麵的人死亡,但身上也都各自出現了不同的傷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