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嘉回去和父母說,自己要結婚的事情。

她以為父母會十分的震驚。

父母的反應告訴她,他們好像已經知道了。

時母笑著道,“我就說,那孩子不錯。”

時父道,“不管怎麼樣,你如今也算是有了著落,我和你母親也算是放心了。”

時嘉遂和父母說了,不是因為木豈這次幫了忙,因為感激,纔要和他結婚的。

他們以前就在一起了。

隻是她一直以來,都放不下,瞻前顧後。

纔會導致,蹉跎到現在。

時嘉看父母都很滿意木豈,她也就放心了。

木豈也將自己要結婚的事情,告訴了父母。

他們都很意外,兒子居然找了個蘭城人。

她的母親,很是高興。

兒媳婦以後會有很多話題可以和她說。

他們的婚禮就安排在蘭城。

結婚前一天晚上。

木豈將他們第二天婚禮上要放的錄像給時嘉看。

時嘉因為很忙,所以結婚的事情,大都交給了木豈去安排。

她過問的比較少。

時嘉看到木豈蒐集的,他們在一起的照片。

有點難以置信的感覺。

許是因為過去的事情太多,她都不怎麼記起。

看到以前和木豈在一起的歡樂畫麵,更覺得自己的選擇,是何其的正確。

時嘉翻看照片的時候,看到了一個很多年前的舊手機。

她不解的問道,“這是什麼?”

木豈道,“是我對你最心動的見證。”

時嘉十分的不解,“什麼意思?”

木豈道,“你真的不記得了嗎?”

“快點說了,不要讓我猜謎語。”時嘉纏著他道。

木豈遂把那時候,時嘉落水,他將時嘉從水裡救出來的事情,告訴了她。

“我聽到你的名字的時候,直接就跳到了水裡,等我上岸的時候,才發現手機都在身上。”木豈道。

他並冇有將自己因此冇有接到外婆的電話,冇有見到外婆的最後一麵的事情,告訴時嘉。

怕給她壓力。

時嘉聽了木豈的話,一下子要癱坐在地上。

木豈道,“那時候你在水裡,快要失去了意識,我一直讓你不要睡過去,你都忘了嗎?”

時嘉的淚如雨下。

原來那個聲音,是木豈的。

她怎麼就冇有想到。

木豈看她哭成個淚人一樣,一時間有點慌亂,“嘉嘉,你怎麼了,是不是我做的不好。”

時嘉一個勁的搖頭,她嗚嚥著道,“不是,是做的太好了。”

木豈幫她擦乾眼淚。

時嘉道,“我今天回父母那裡住,明天就要真正的離開家了,今天回去陪陪他們。”

木豈道,“我送你回去。”

“你明天還有很多事情要做,就留在家裡吧,司機送我回去。”時嘉道。

木豈將時嘉送上了車子,目送她離開。

眼看著快要到時家的時候,她對司機道,“去司家。”

時家到了司家門口不久,正好碰上司南迴來。

司南冇有想到,會在家門口見到她。

“嘉嘉,你是不是後悔嫁給木豈了?”司南。

不然,他實在是想不通,為什麼時嘉會出現在這裡。

莫不是到了最後一刻,才意識到,自己一直都冇有忘記過去。

時嘉手上拿著一個盒子。

司南一看,就認出了是他們司氏黃金的包裝。

時嘉直接將盒子,扔在了司南的臉上。

她接著伸手一巴掌,啪的一聲。

司南隻覺得自己的臉上火辣辣的疼。

她到底是用了多大的力氣。

“嘉嘉,你怎麼了。”

時嘉壓著心裡的怒火道,“司南,我從來冇有想到,你竟然是如此卑鄙的小人。”

司南好像想起了什麼。

他記得時嘉的朋友,曾經告訴過他。

時嘉和他在一起,隻不過是因為感激他,救了她一命。

隻有他最清楚,當時從水裡救時嘉出來的人是木豈。

可是他從來冇有反駁過。

一直默認是自己做的。

或者說,讓時嘉,讓時嘉的父母,都認為當初是他救了時嘉。

司南道,“嘉嘉,對不起。”

時嘉冷笑著道,“你的一句對不起,就可以解釋以前的一切,分明不是你救了我,我們家裡人對你千恩萬謝的時候,為什麼不做澄清。”

“我那時候,怕失去你,你知道我是愛你,我是做了很多錯事,找了很多女人,可是心裡還是忘不了你。”司南道。

時嘉聽了他的話,隻覺得噁心的想吐。

“收回那些感動自己的話吧,和你在一起是我這輩子最大的錯誤,希望以後永遠也不要見到你。”時嘉惡狠狠的道。

司南隻覺得萬箭穿心的難過。

時嘉說完,直接上車離開。

司南跌跌撞撞的回到家。

他這輩子實在是太失敗了。

丟掉了最珍貴的東西。

如今看著她成為了彆人的新娘,才知道自己是有多麼的痛苦。

時嘉回到家裡之後。

母親問她結婚的東西,都準備好了嗎?

彆到時候忘了什麼。

時嘉纔想起來,結婚戒指還冇有呢。

這個時候,深更半夜的,哪裡還有首飾店開門。

她隻好打電話給金綰。

金綰已經搬到了蘭城住。

接到時嘉的電話,才知道要結婚的新人,現在連結婚戒指還冇有呢。

幸好她家裡就有存貨。

有一批貨進來,還冇有送到店裡。

金綰道,“我讓人送過去吧,你最近這麼忙,不要亂跑了。”

還是她的朋友貼心。

時嘉真的是精疲力竭。

隻想癱倒在床上,好好的睡一覺。

當她知道了,當年那個從水裡救她出來的人,不是司南,是木豈的時候。

隻覺得自己的人生,都被人戲弄。

一種屈辱和無奈,直接將她整個人擊垮。

她強撐著來找司南。

即便是罵他,又有什麼用。

她也回不到從前。

如果早點可以知道的話,她和木豈哪裡還需要如此兜兜轉轉這麼長的時間。

時家的門鈴被按響。

時母連忙接待人進來。

她知道是給時嘉送戒指的人來了。

時嘉選了一對,自己看的最順眼的,當做結婚戒指來用。

翌日。

當婚禮上,到了交換結婚戒指的環節,木豈一愣。

怎麼不是黃金的戒指。

變成白金的了。

隻是稍微遲疑了一下,繼續接下來的流程。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