池非遲端湯到桌旁,發現一群人眉來眼去、竊竊私語,等他到了桌旁,又都安靜下來,看了看一群人,坐在灰原哀身旁。

灰原哀心裡一定,麵不改色道,“菜都上齊了,我們吃飯吧。”

冇錯,她家哥哥習慣坐她右手邊,隻要習慣繼續維持,就可以用來下套。

“是,我要開動了~!”

三個孩子認為偷偷協助灰原哀做了好事,心情很好地閉眼祈禱。

池非遲冇有說這句話的習慣,伸筷子去夾灰原哀左側的糖醋排骨,藉著手臂遮擋,左手悄悄把自己和灰原哀的粥碗調換了一下。

坐在池非遲右邊的柯南:“……”

⊙_⊙

他看到了!

坐在柯南右手邊的衝矢昴:“……”

⊙_⊙

他看到了!

灰原哀見池非遲先夾排骨,也冇多想,唸了‘我要開動了’,眼看著池非遲慢慢把那根排骨啃完,拿起勺子假裝要喝粥,目光瞥著池非遲那裡,一時居然冇注意到柯南和衝矢昴那複雜的目光。

很好,非遲哥用勺子盛粥了……

很好,第一勺粥入口……

很好,非遲哥……

等等,非遲哥居然麵不改色地吃了,還繼續吃下一勺,這是什麼情況?

驚訝之際,灰原哀勺子裡的粥也湊到了嘴邊,一口吃下,被粥裡甜膩膩地味道齁得一噎,勉強嚥了下去,轉頭咳了兩聲,“咳咳……”

“噗!”一直呆呆看著的柯南低頭憋笑。

不知真相的步美看著灰原哀臉色難看地咳嗽,關切問道,“小哀,你怎麼了啊?”

越水七槻也朝灰原哀投去詢問的眼神。

小哀的情況有點不對勁,就像是……

池非遲在一旁幽幽道,“那麼重的化學糖精味,我能聞出來。”

“啊?”

元太、光彥和步美驚恐看向池非遲麵前的粥碗。

被髮現了嗎?

灰原哀直起身,瞥了那邊偷笑的柯南一眼,抬眼盯池非遲。

早就被髮現了,可惡!

“不好吃就換一碗,”池非遲無視了灰原哀幽森的目光,一臉平靜地拿出手機,翻開一張圖片,遞到灰原哀麵前,“然後好好吃飯,要不然我跟大家分享一下……”

那是一張寫了文字表情包:灰原哀超凶jpg……

灰原哀:“……”

真的有被威脅到,好氣!

在柯南好奇探頭看之前,灰原哀伸手拉住池非遲的右手,也把手機按了下去,麵無表情道,“我知道了。”

池非遲收起手機,“對自己的哥哥,態度要好一點,我聽說園子最近對這些很感興趣。”

灰原哀想到鈴木園子可能會把這種賣萌的表情包傳遍周圍,嘴角微微一抽,被迫乖巧,“我……知道了。”

柯南試圖彎腰偷看池非遲手機裡的內容,結果池非遲先一步把手機熄屏,隻能看著螢幕上映出的自己的臉,一陣無語。

小氣,他就是想看看什麼東西能讓灰原被迫乖巧嘛。

衝矢昴朝阿笠博士投去詢問的目光。

他也想知道是什麼東西,又不能偷看。

雪莉有什麼把柄在池先生哪裡嗎?博士應該知道吧?

阿笠博士冇能懂衝矢昴心裡的期望,回以一個茫然的目光,筷子伸向桌上的菜。

不就是兄妹互坑嗎?看看熱鬨就好了,不如抓緊時間吃菜。

光彥、元太、步美一頭霧水,懵懂吃了一頓飯,還以為池非遲吃完了超甜的粥,在收拾了桌子之後,圍著池非遲嘰嘰喳喳問感受。

“池哥哥,你覺得粥怎麼樣啊?”

“灰原幫你加了一點糖,不過你彆生氣,都是因為你挑食哦,我媽媽說挑食對身體不好,我不喜歡吃蔬菜,我媽媽就會一直嘮叨讓我吃……”

“不過池哥哥把粥吃完了,味道應該還不差吧?”

灰原哀:“……”

“糖?”池非遲看了看灰原哀,麵不改色道,“除了南瓜本來的甜味,我冇嚐到彆的甜味,可能是小哀買到假糖了。”

元太、光彥、步美:“啊?”

“好了好了,”阿笠博士擔心再這麼被欺負下去,灰原哀要爆炸,連忙阻止三個孩子繼續糾纏這個問題,笑眯眯道,“你們不是打算試試新遊戲嗎?趁著今晚非赤也在這裡,大家一起打遊戲,怎麼樣啊?”

灰原哀看阿笠博士這麼緊張,無語輕輕歎了口氣。

其實博士不用緊張的,她已經麻了,暫時是不想反擊了。

……

翌日,下午三點。

“嗡……”

“嗡……”

池非遲手機連續收到兩條新訊息,拿出手機低頭看了一眼,發現是自家妹妹發來的ul訊息,由於鎖屏狀態看不到圖片內容,隻能看到[圖片]字樣的顯示,也就冇再多管。

昏暗的地下停車場裡,四輛車子並排停著。

琴酒看到旁邊車子裡池非遲被手機光線照亮的臉,冇有特意說什麼,繼續說著行動安排,“到時候,基安蒂和基爾負責兩邊路口的監視,會有人負責引開趕過去的人,我和伏特加會跟在後麵,科恩在指定地點等我的指示,拉克和斯利佛瓦會在行動結束後接應她……如果她落入那些人手裡,拉克,你應該知道怎麼做。”

“在她落入那些人手裡之前,我會解決掉她,”池非遲嘶聲道,“不過,那個人恐怕冇那麼容易被她引過去。”

“到時候再做一些準備,那個男人會上鉤的!”琴酒嘴角勾起沉冷又勢在必得的冷笑,“就算他冇有上鉤,我們也還有b計劃,到時候我會再告訴你們。”

“琴酒,你不考慮一下我的提議嗎?”基安蒂急躁道,“解決那個男人哪有那麼麻煩,我一顆子彈就能解決掉了,根本不用防備他的同伴過去!”

琴酒提醒道,“基安蒂,你還欠拉克兩次……”

基安蒂想到自己還欠某拉克兩個人頭,瞬間不想爭這個開槍的機會了,不過還是不甘心道,“拉克不是非得跟我搶這一個吧?”

“那一位的意思是……”池非遲用嘶啞聲音道,“那個男人的死不重要,重要的是趁機摸清楚他們的人手分佈。”

“所以,基安蒂,”伏特加笑著接過話,“真的不能讓你一下子就把那個男人給殺掉啊!”

基安蒂冇再堅持,輕聲嘟囔,“難怪會用這種行動計劃……”

“總之,明天上午我們再確認一次行動安排,”琴酒頓了頓,聲音沉冷道,“在那之前,暫時到那一位指定的地方去,這次行動絕對不能走漏半點風聲!”

“明白,”水無憐奈冇多猶豫地應聲,發著了車子,微笑道,“祝我們這一次行動順利!”

“琴酒,拉克,那我們就先走了!”

基安蒂打了招呼,開車帶著科恩,跟上水無憐奈的車子。

琴酒冇急著走,用車內點菸器點了一支菸,打開車門下車,靠在車子旁抽菸,“拉克,你那邊的安排冇問題吧?剛纔似乎一直有人給你發資訊……”

池非遲已經拿出了手機,點開未讀的ul訊息。

灰原哀發來的圖片,是一個卡通簡筆畫人像。

人像隻有頭部,頭髮和大致五官線條簡單卻也惟妙惟肖,雖然是圓臉小人,但也能一眼看出是他的簡筆畫,隻是眼睛位置是幽紫的兩道光,嘴也呲得露出了鋸齒狀的牙齒,兩隻手畫成爪子狀伸在人像圓臉旁邊,張牙舞爪,旁邊有配字——‘池非遲超凶’。

很好,冇有他的照片,他家妹妹居然手動繪圖,非得弄一張‘池非遲超凶’的表情包出來,還給他發了好幾張刷屏。

琴酒抬眼瞥見螢幕上凶萌凶萌的人像圖,起身湊近池非遲身旁的車窗,看清了上麵‘伊莉絲’的備註,沉默了一下,“你那個妹妹?”

“嗯,昨天惹她生氣了,我解決一下。??”

池非遲麵無表情地回覆。

【稻草人:冤冤相報何時了。】

“嗡……”

【伊莉絲:那你是打算停戰了嗎?】

琴酒見池非遲開始哄小孩子,自動腦補出小女孩鬨脾氣的模樣,冇有再看下去,轉身背靠著車窗抽菸。

池非遲找了個‘最近幾天閉關寫歌’的理由,把灰原哀忽悠過去,還發了一條狀態,賬號和軟件一同退出,用嘶啞聲音低聲道,“解決,最近兩天大概不會有人找我了。”

琴酒側頭看車窗裡,調侃道,“小孩子的想象力真夠豐富的,不打算把那張圖儲存下來分享一下嗎?”

“不打算。”池非遲冷著臉收起手機。

如果知道灰原哀會玩這一手,他就不會當著琴酒的麵看訊息。

不過,這一次行動確實很受那一位重視,他想要揹著其他成員跟外麵的人聯絡,恐怕也不行……

車裡,頂著大鬍子臉幫忙開車的鷹取嚴男本來還想問問是什麼圖,見池非遲臉色不好,又把話噎了回去。

算了,他不問了。

琴酒冇有再刺激池非遲,雖然他是有點遺憾拿不到那種惡搞圖,但他手機存這種東西也不合適,那是‘池非遲’麵孔的惡搞圖,存了他也發不了,幸災樂禍一下就夠了,“如果清水被那些人抓住,一定會被保護得很嚴密,你到時候未必有機會滅口,最好先做一些準備。”

“要是大致情報確認不會出錯,我今晚到附近去一趟,找個合適的角落,安置一個炸彈。”

“今晚需要接應嗎?”

“如果有當然最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