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i小說網 >  王者戰神 >   第1章 歸來

第1章歸來一架隱形私人飛機上,一個身穿將星軍裝的青年端坐著,盯著窗外的雲層怔怔出神。

他那深邃的眼眸,如同容得下日月星辰,彷彿在睥睨天下。

年輕的臉上,複雜的神情,透著滄桑,和他的年齡非常不符。

六年前,他還在牢獄之中,因為出格的表現,被選中秘密訓練。

僅僅六年時間,他創造了太多的不可能。

如今,他一統為帥,掌控華原四區之二的南北兩區的兵員指揮,稱南北域主。

他是史上最年輕也是戰功最卓越的域主帥將。

他就是傳說,他就是江南!作為一方主帥,可謂是一呼百應。

任何事隻要他一個命令,就可以馬到功成。

今天,江南卻要親自去辦一件事,讓瞭解江南的人無論如何想不到。

“百靈,我讓你調查的事情,結果怎麼樣?”

旁邊立著的一位英姿颯爽的年輕女人,一身上將頭銜的軍裝。

“報告,已經找到了。

可是您一定要親自去嗎,這樣的小人物,根本就不值得你動手,您隻需要一個命令,我可以馬上去毀滅他們。”江南嘴角扯起一抹冷笑,眸中殺意凜然。

六年前,新婚之夜,他被設計陷害,汙衊他殺人藏違禁品,證據確鑿,判了死緩。

腦海裡揮之不去的,是他被抓走的時候,妻子林若蘭那含淚的眼神。

楚楚可憐的樣子……當時她已懷有身孕,眼神中流露出的是難過、委屈、憤怒……還有懷疑。

他經常在夢裡,回到了家,看見了妻子孩子,他們圍著他,一家人開開心心的。

“有些事,必須由我出麵解決。”六年前的恩怨,是時候做個了結了……“應該是這裡了。”江南來到了一棟老舊的房子前,久遠的記憶撲麵而來。

這是他小時候住過的房子。

從孤兒院被領養後,第一個真正意義上的家。

隻是奇怪的是,四周張燈結綵,裡麵也熱熱鬨鬨的,似乎在舉辦什麼宴席。

門口,一個男人正在獨自喝著悶酒,額頭皺紋很深頭髮花白,悶悶不樂的樣子,和這喜慶的氣氛格格不入。

“少喝點,這麼大年紀了也不知道愛惜身體。”“就老子這酒量,千杯不醉……”江功成紅著臉抬頭瞥了一眼,整個人愣了好一會兒。

他似乎難以置信,以為自己喝醉了眼花了,太想念多年未見的兒子。

他掐了自己幾下後,這才確信。

眼前這個偉岸挺拔的男子漢,就是他日盼夜盼的兒子。

雖然隻是養子,卻勝過了親骨肉。

“你個臭小子,你還知道回來啊,想死老子了,老子看看。”江功成在江南身上摸著,江南寬闊的胸膛,結實的肌肉,無不儘顯陽剛之氣,看著就精神百倍,如同人中龍鳳。

“好,好,太好了啊。”江功成眉開眼笑,眼睛濕潤了。

自從江南被抓走後,他忍受了多少冷漠和嘲笑啊。

可是,他深信江南的品德,從冇有放棄過。

“老伴,你快來看看,誰回來了。”江功成揉了揉眼睛,拉著江南的手進屋去。

屋內喜氣洋洋的,幾桌子親朋好友正在吃飯。

這讓江南有一些疑惑。

“你妹妹夢婷,快要嫁人了,今天你妹夫來送禮呢。

你媽非要顯擺一下,還請了這麼多人來湊熱鬨,你知道我這人不愛熱鬨,所以……”江功成欲言又止,提起這個,表情有一些不自然。

江南也是頗感意外。

他在人群中,尋找江夢婷。

六年前他離開的時候,她還是個亭亭玉立的少女,現如今,時光飛逝,她已經出落成一個楚楚動人的大姑娘了。

此時,江夢婷也正朝江南這邊看過來,她張了張嘴,欲說還休。

“這是喜事呢,值得慶賀一下。”江南表麵上波瀾不驚,腦海裡,卻是浮現起一些回憶來。

從小到大,江夢婷都是喜歡黏著他這個哥哥的,走到哪兒都要跟著的。

他結婚的那天,他記得,江夢婷躲在房間裡哭,不肯出來。

他也記得,他被抓的時候,江夢婷看他的眼神。

“丫頭,給你帶了一點小禮物,就當是恭喜你的吧。”江南走過去,剛要從包裡拿禮物,忽然一隻手過來推他。

多年來戰場上的殺伐,槍林彈雨的洗禮,讓江南條件反射的準備還擊。

但是抬頭,卻看見了養母張春秀那憤怒的臉,怨恨的眼神。

他立刻鬆開了手,有些激動的說道:“媽,我回來了。”“你進去才幾年啊,怎麼就回來了,不是被判了無期嗎,你該不會是越獄逃出來的吧?”

張春秀冇有江南想象的那種母子重逢時的激動和喜悅,甚至一句關懷也冇有過。

這讓江南有一絲失落和酸楚,雖然隻是養母,可是在他眼裡,卻早把她當成親媽了。

這幾年,他保家衛國,無法分身。

關於相見的場景,他甚至設想了千百遍,可是想到換來的卻是這句話。

“媽,我冇有,我是從軍中回來……”“彆叫我媽,我冇有你這樣丟人現眼的兒子,你還有臉回來呢,什麼軍中?你明明就是去坐牢了,還非要說自己當兵了,老頭子你趕快打電話問問看,他到底怎麼提前回來了?”

張春秀緊張兮兮,立刻拿出手機來,遞給了老伴江功成。

她是那樣的冷漠,趕緊離的江南遠遠的,生怕和他有任何關係似的。

江南被抓走的這幾年,她受儘了彆人的嘲笑和指責,很多人說她養了一個殺人犯兒子,簡直不得好死。

也因為這個,她在孃家人麵前都抬不起頭,孃家人笑話她活該,領養了一個白眼狼還不如一個野種。

不光如此,原本他們一家幾口人,受著江家大家族的庇護,日子過的風風光光。

卻在一夜之間,受到了排擠和欺負。

江家人認為江南給家族蒙羞讓家族受辱,把他們一家人趕到這個破舊的老宅子住。

看見江南的一瞬間,張春秀淤積已久的的憤怒和羞辱一下子被點燃,爆發了。

“你,你給我滾去外麵啊,彆在這裡站著,你要是個逃犯,那我們就會被你牽連受累的。”“你少說兩句好不好,兒子好不容易回來了,你就一點不想他?”

江功成有些急了,拉著江南,生怕他真的出去了。

“就你想他,你整天想著他,灌醉了酒就叫他的名字,當初要不是你發神經,非要把他領養回來,會有這回事嗎,我們一家子會這樣受苦受累嗎?”

張春秀徹底惱怒,又羞又急的直跺腳。

“好了,我懶得跟你說,總之兒子的話我是信任的,兒子你說你是當了兵是吧,你就給我爭口氣啊,不是有證件嗎,拿給大家看看。”江功成立刻在江南的包裡尋找,找到了一個奇奇怪怪的證件本。

“真的有呀,爸,快看看,哥是什麼級彆的?”

江夢婷眼前一亮,從小到大,她就崇拜軍人,這也是受了江家老爺子的影響。

雖然她也一開始不信江南會做出殺人犯法的事,可是幾年過去了,大家都這樣說,連母親張春秀都那樣認為,她的信念開始動搖了。

何況她也有了新生活,雖然她一直冇有忘記這個多年感情的哥哥。

那個她從小就黏著的,寵愛著她的哥哥,甚至她曾經想要找一個他這樣標準的男朋友。

現在,這個證件,似乎給了她一線希望。

“看不懂,也不知道是啥級彆,兒子你是什麼官兒?是個班長還是排長啊。”江功成撓撓頭,這證件他從冇有見識過,上麵的一些符號他都不認識。

“最少是班長吧,我哥都離開六年多了呢,按道理應該是。”江夢婷微微一笑,水靈靈的眼神,越來越充滿希望。

“班長的證件我見過啊,不像,起碼是個排長的吧,兒子你說。”江功成似乎有一些自豪得意。

“我現在是將軍,也管一些將軍。”江南站的筆直挺拔,眼神十分堅毅。

“什麼玩意兒,吹牛到天上去了吧,還將軍,我看你連一個小兵你都算不上,鬼知道你這是哪兒來的假貨,糊弄我們不懂是吧。”張春秀馬上就來潑冷水了,她一把搶過了那證件,隻是輕輕的瞥了一眼。

隨後,她連忙回頭朝著人群後麵喊了一聲。

“女婿,你過來看看,你見多識廣,看看這是個什麼東西。”江南順著大家的目光看過去,剛好,和一個年輕男人對視。

年輕男人眼神很高傲,一身精緻西服,手裡拿著手帕捂著鼻子,臉上湧現出煩躁的表情。

他就是江夢婷的未婚夫李耀光。

李家是南城的大家族之一,頗有聲望,家境雄厚。

在他眼裡,這群人實在是低俗和聒噪,尤其是準丈母孃張春秀那尖銳的聲音,透著巴結討好,讓他覺得更是下賤做作。

對於江南的到來,李耀光完全是不屑一顧的。

這個早就臭名遠揚,揹負著罪惡之名突然回來的江南,簡直是打擾了他的雅興。

而江夢婷能夠被他看上,無疑是她全家人都高攀了他李家。

當然,他之所以和江夢婷訂婚,一來是李家家族的要求,想要繼承財產必須要有對象。

二來,是因為他認識的女人中,江夢婷是最漂亮的。

“拿過來我看看。”李耀光裝模作樣的揮了揮手,坐著一動冇動。

張春秀急匆匆的小跑著過去,遞給了他證件。

李耀光看了看這張證件,手中的酒杯也有些拿不穩,眉頭頓時緊鎖!